中国女排二传看不到进步,究竟是江郎才尽,还是故不作为?

我名叫大空翼    05-17 13:45

中国女排二传看不到进步,究竟是江郎才尽,还是故不作为?网友热议一针见血地指出:看了瑞士精英赛,给我的感觉,就是前期训练在二传和接应位置的改造上是彻底失败的。我本来想写一篇帖子来阐述这个事情的,现在,很多既得利益者想方设法阻止我发言,加之我也不是体系中人,既然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又何必管那么多呢?虽然如此,我还是想说两句,关于刘晏含、郑益昕和王晓雅改接应,是我2015年在杨方旭受伤以后提出来的一个建议,而那个建议是在“当时的主力二传是沈静思,替补二传是丁霞,并且以丁霞为特点提出来的建议”,而现在早已是物是人非,刁琳宇也无法复制丁霞,就算刁琳宇可以复制丁霞,对球队的帮助也几乎为零。

中国女排二传看不到进步,究竟是江郎才尽,还是故不作为?

我在去年的评述中说,丁霞和杨方旭是最为成功的二换三战术配置,是基于丁霞的冲击力给世界排球带来的前所未有并且当时独步天下的,这也是2015年世界杯只要她上场就可以搅乱对手全部布局的原因所在。而今天的情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凭借着丁霞的强势加入,我们已经不惧怕快变和高快结合的队伍,但是,我们现在惧怕的是两翼强攻突出和网上拦网能力出众的队伍。由此,决定了接应和二传改造方向是强攻,改变我们的接应进攻总是在对手拦基线处的不利局面,而不是快变和高快结合,因为在快变和高快结合中,目前国内中,还没有谁可以强过曾春蕾和龚翔宇。

中国女排二传看不到进步,究竟是江郎才尽,还是故不作为?

结果安家杰为首的接应教练却将刁琳宇朝模仿丁霞的路数上逼,请问一旦丁霞在场上受阻,将一个丁霞的复制品且各方面都不及丁霞的二传换上场有什么作用?难道接应教练们就没有用脑袋想一想,不要总是用脚思考问题。我们提议要教练组培养陈佩妍,结果经过训练一段时间以后,不仅没有进步,而且还失去了原有的特点,所以,我一直在想,安家杰究竟是江郎才尽,还是故不作为,关于打造丁霞和杨方旭组合,他可是让我们眼睛一亮的。我们今天这么说,并不是说刁琳宇不努力 ,从瑞士精英赛上的表现来看,她很努力,尤其是后排防守可以同丁霞媲美,但是,作为二传的首要任务,还是如何将攻手的能量最大化,而不是简单的将球传出去就完成了任务。

中国女排二传看不到进步,究竟是江郎才尽,还是故不作为?

在前几天我曾经说过,传不好刘晏含,就意味着传不好朱婷张常宁和李赢莹,因为,这几个人在受球的节奏上是大同小异的,他们同跑动型边攻是有区别的。而跑动型边攻只能在亚洲玩一玩,无法同力量型的欧美强队抗衡。传好跑动型边攻对一个二传的传球节奏要求很低,因为,跑动型边攻可以利用自己轻盈的动作弥补二传诸多不足,高度、位置、距离、力道等。好在有一个喜讯,就是那个高个儿二传孙燕,虽然惊鸿一瞥,却给了我们很大希望,至少她很灵活。最终结果如何,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

中国女排二传看不到进步,究竟是江郎才尽,还是故不作为?

2015世界杯,沈静思的四平八稳,由丁霞的快变改变节奏,搅乱了对手的惯性思维;2016年的奥运会,丁霞的快变,由魏秋月的沉稳保驾护航,虽然艰难,总算捧回了冠军;2018年世锦赛,丁霞得不到帮助,一个人独自支撑,虽然战胜了往日苦主美国等强队,对意大利这样的两翼强攻却欠缺那么一口气。改造接应和二传配置已经成为中国女排不得不为之的事情,但是,任何事情不可能是绝对的重复,它需要依据于当下的客观条件,选择最为有利的方案。

中国女排二传看不到进步,究竟是江郎才尽,还是故不作为?

言尽于此,努力了也无怨无悔!

排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