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佩西退役,实际上是街头足球的告别

新京报即时新闻    05-17 18:06

本周罗宾·范佩西宣布退役,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一阵煽情。大部分人作为旁观者,借着范佩西的退役,怀念一下自己的过去。

范佩西退役,实际上是街头足球的告别

江湖再无“范大将军”。图/社交媒体

也有少数专家级旁观者,表露出对范佩西的喜爱,比如博格坎普。他说自从范佩西加盟阿森纳的第一天起,就喜欢这个合群、乐观的家伙。当然这话带有很强的主观情绪,毕竟博格坎普也是阿森纳传奇。

作为曼联队友的里奥·费迪南德,则从技术角度展现出了对范佩西的欣赏:他接球后从不丢球,而且经常能把糟糕的传球转化为漂亮的进球。显然这评价比单纯的煽情有料得多,在搜索引擎上排名也极为靠前——费迪南德懂得这一套,毕竟如今他也算半个媒体人。

相比擅长说漂亮话的前二位,鲁尼的祝福就和他的球风一样直截了当:永远不会忘记我们一同获得的第20冠(指曼联第20个联赛冠军)——是的,荣誉有时能把萍水相逢的两人紧紧捆绑在一起。看到这条祝福时,我猛然意识到:继鲁尼之后,欧洲又少了一位优秀的前锋。

诚然,欧洲集中了全球最优秀的豪门俱乐部,最富有的足球联赛,以及土壤最肥沃的青训学院;过去的5届世界杯冠军均为欧洲球队。但正如每个高度发达的文明都有其无法预料的短板,欧洲足坛的短板就在于:他们似乎很难再培养出超级前锋。一个能批量生产最佳球员的大洲,竟然需要在最靠前的位置上进口球员——通常来自拉丁美洲,这听来真有些魔幻现实主义。

随着范佩西等一批80后前锋的相继退出,我们甚至发现:欧洲已经很少有90后超级射手。英国媒体无底线地鼓吹热刺前锋哈里·凯恩,很大程度上因为他是鲜有的英格兰出产的优秀前锋。但他绝不是超级前锋,英格兰近30年来最有天赋的超级前锋——鲁尼,目前正在美利坚享受着退役前的美好时光;德国和西班牙有能力以流水线的方式生产天才,却在克洛泽和大卫·比利亚之后难觅继承者。荷兰足球直到2017年年底,最大的球星还是国家队史上最佳射手范佩西,如今他们的主力前锋是在欧洲主流联赛郁郁不得志的德佩。几周前的欧冠比赛中,阿贾克斯的范·德·贝克强势崛起。但他的能力,连在荷甲联赛都算不上顶尖——传闻巴黎圣日耳曼、拜仁和皇马在内的几大豪门想在今夏签他,更多恐怕只是经纪人的手段,意在卖个高价。

过去十年,欧洲强队的主要打法是传控,这战术的直接影响是:前锋数量从原本的两个缩减为一个,且最优秀的球员通常踢中场。阿森纳传奇主帅温格曾表示,欧洲的青训营大多强调模式和套路,但优秀前锋恰恰是套路的克星。早在2014年,他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关键:“踢街头足球,如果你10岁,有时会和15岁的孩子一起踢。这意味着你必须足够优秀,必须战斗,必须抢下一些原本不可能抢下的球。”

压力成就天赋,这话在前锋身上尤为重要。苏亚雷斯和阿奎罗都是街头足球的产物,他们有能力在任何角度完成射门,站桩和移动能力同样出色,这种全面很大程度上来自街头足球,因为这是他们的生存法则。

范佩西从小就和移民的孩子一同在鹿特丹社区,一片叫“笼子”的场地踢球。听名字,你就知道踢球环境有多险恶;亨利生长的巴黎郊区,情况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有时会为争夺一片场地的使用权大打出手;鲁尼得到国家队征召后的第一时间,就到街上找伙伴们踢野球去了,弗格森称他是“最后一个街头球员”;本赛季德甲意甲赛场上最耀眼的欧洲前锋均出自波兰:莱万多夫斯基和皮亚泰克,并非出于巧合——他们均出生于前欧盟时代、资源相对匮乏的波兰。

他们具有侵略性,有时还会不服管教,但职业足球最终会驯服住他们的野性。这其实也是一个优渥体系的短板:资源越多、条件越好,信息越复杂,越容易生产出趋同的复制品。

范佩西的离开,实际也是街头球员和街头文化的告别。

□朱渊 (旅欧足球人)

编辑 张云锋 校对 翟永军

热刺 阿森纳 英超 世界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