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宿执教正流行,当真用熟不用生?

足球小子    07-11 13:54

曼联切尔西危难之际,索尔斯沙尔和兰帕德响应召唤回归执教,成为足坛最新的“自己人”掌管俱乐部的案例。为什么这么多俱乐部愿意将帅印交给本队退役球星?他们有何优势?名宿身份又会带来哪些潜在弊端?这些问题值得捋捋清楚。

自己人之利:谈感情谈主义,还得熟人来

兰帕德不是切尔西的“亲生娃”,但论对切尔西的贡献和忠诚,他比“亲生娃”还亲。兰帕德原是西汉姆联学徒,被铁锤们嘘烦了(说他打主力是裙带关系,主教练老雷德克纳普是他姨丈),赶上拉涅利看得起自己,卷起铺盖从城东搬到了城西,结果以中场球员的身份成了队史射手王,车迷待他视如己出。要设一个标准,怎样才算名宿?兰帕德就是标准——时间长,成就高,唱主角。“神灯”执教生涯的第一步迈得不错,车迷们当然盼他回来,尤其是他们非常不待见之前的那个。

名宿执教正流行,当真用熟不用生?

索尔斯沙尔甚至不是英国人。但论对曼联的忠诚和贡献,丝毫不亚于兰帕德之于切尔西。索尔斯沙尔在曼联的成名经历比兰帕德略顺。加盟时,曼联已是英超冠军,正迈向霸主。但论地位,他在曼联不如兰帕德在切尔西,否则不会有超级替补的美誉。也因为他替补总能扭转局面,球迷更敬他甘当绿叶,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索尔斯沙尔可能不是曼联称霸年代的主角,但无愧名宿的称号。这哥俩都在俱乐部需要的时刻,响应召唤回归,又都和球迷感情很深,倾向于启用本土年轻人。从俱乐部的角度,此时此刻找名宿领航,合情合理。

名宿执教正流行,当真用熟不用生?

名宿促进团结

名宿带领俱乐部迈向辉煌的例子太多了。业务能力固然是前提,最管用的还是光环效应。兰帕德说“球员时代的好感最多挺五分钟”,这是客气话。球迷盼名宿回来,尤其是大众偶像回来,感情上多少会忽略他身上的弱点,即使知道也不太早说破。“给他时间!”球迷总是这么溺爱偶像。

请名宿,至少能在短期团结俱乐部的大多数拥趸,平息球迷倒戈。这是第一个好处:给自己争取时间。名宿先把危机化解一二,董事会可以静下心来,反思之前的选择什么地方不对,如果名宿是过渡性质,真神是谁?不只是英格兰的俱乐部队史上遍布名宿代理帅印的例子,大陆俱乐部也经常使这招。

有的俱乐部一开始就决定这么干。齐达内在皇马先后担任梯队教练和其它闲职,十年下来,把俱乐部里里外外摸得烂熟。弗洛伦蒂诺并不着急让他上位,危急关头将齐达内推上前台,多年栽培结出硕果。

名宿执教正流行,当真用熟不用生?

那十年,其实是齐达内“归化”为皇马人的过程。他只效力皇马5年,论资历比不得博斯克和卡马乔这些老臣,需要时间吃透皇马的文化和传统。弗洛伦蒂诺太早用这张牌,效果不理想就没有后手。十年浸淫,不仅让齐达内熟悉了皇马每个角落,还在学习和观察中做好了准备,一出手,立竿见影。瓜迪奥拉就是拉马西亚出身,无须“归化”。相中他的不是俱乐部主席,但胜似主席。还有谁比克鲁伊夫为你背书更有说服力?和齐达内相反,瓜迪奥拉在带巴萨带梯队之前,花了五六年时间四方游历和学习。皇马巴萨栽培,归化自己人的做法,值得同行借鉴。

熟门熟路,光复传统

无论是代理过渡还是早有预谋,自己人带队的最大优势还是熟门熟路。外人掌印,光是把俱乐部内部的人际摸清就要一年半载。弗格森在自传里说,曼联实在太大,熟悉上上下下的各路人马就花了几年。瓜迪奥拉、安切洛蒂、佩斯利以及博斯克都不需要适应期,早知道和谁打交道能达到目的,俱乐部早就存在的问题和有利条件也看得清楚,一升帐就直奔主题。短期内会极大提振士气,创出佳绩。

俗话有云:用生不如用熟。熟门熟路还有一个好处:让球迷回味过去的好时光。名宿之所以成为偶像,不就是当年有功勋有荣誉?让时光倒流,正是名宿的价值。除非个别情况,大部分名宿带队都尝试复刻踢球时的场面,这一招风险小,还讨好。索内斯在利物浦不成功,坏就坏在别出心裁,用力过猛。

球迷支持一家俱乐部,崇尚特定的打法,不是偶然的。这就像味觉,只要嗅到吃到熟悉的菜肴,立刻胃口大开,通体舒泰。自己人知根知底,名宿依葫芦画瓢,做出球迷喜闻乐见的“菜式”,即使成绩短期还不理想,球迷仍会全力支持。因为那个套路成功过,给人希望。

克洛普和利物浦过去没交集,但他的言谈举止神似开山鼻祖香克利,场面也高度吻合红军极盛时期的打法。球迷仿佛品到久违的佳酿,个个五体投地。达格利什如果是佩斯利的翻版,克洛普便是香克利这枚铜板的另一面。索尔斯沙尔上任头17场比赛,让曼联球迷看了大快朵颐;引援注重本土,强调速度,朝20年前的那支曼联靠拢。大部分人觉得该给他时间,都是时光倒流的效应。

熟门熟路,感情加持,维持传统,这三样就是找自己人带队的理由。这三件法宝,只是名宿成功的必要条件,不成功不能反过来赖这三大法宝。毕竟,成功还需要主教练看人的眼光,临场应变的机巧,以及什么时候都少不得的运气。

自己人之弊:迷信十无知,失败之母

兰帕德和索尔斯沙尔各自在效力多年的俱乐部上课,很有古风。让俱乐部名宿带队,曾是上世纪欧美足坛普遍的做法。自从贝卢斯科尼找了萨基带队,足坛有了另一种思路:“当骑师之前,你不必非得是一匹马。”这是萨基当时反驳业界质疑他的话。

名宿,当然是在一家俱乐部很成功才当得起。否则阿猫阿狗在一家俱乐部练过两天,都可以这么自我标榜。成功也分类型。有的人纯粹是功夫好,征服了球迷。但功夫好未必和成绩挂钩。在一家俱乐部效力多年,却啥冠军没有的人多的是。凯恩现在离开热刺,绝对是名宿,可他为热刺赢了什么?再往前一个著名的例子,是凯恩的国家队前辈希勒。名宿,很大程度上,和年资有关,不见得能力有多强,更不能说明他们有朝一日带队,能把事情办好。如果感情用事,盲目地将俱乐部的前途托付给名宿,那就更不妙了。

球迷迷信,名宿迷之自信

有多少个瓜迪奥拉、齐达内和安切洛蒂,就会有十倍于他们的迪斯蒂法诺、库巴拉、何塞普·塞格尔(后两人均是巴萨主教练)、索内斯、希勒和加图索,甚至更多。找名宿带队的弊端,和好处差不多。主要体现在迷信和无知。这两点,后者的危害更大。

先说迷信。迷信多来自球迷。球迷倾向于将球星的功夫和执教的能力划等号。球踢得好,怎么会带不好球队?霍德尔是因迷信而上任,因能力而失败的典型。霍德尔是英格兰历史上罕见的天才。有行家形容舒梅切尔的手抛球:“像霍德尔的长传一样准。”普拉蒂尼替霍德尔惋惜:如果他是法国人,岂止代表国家队60多次?

霍德尔获聘执教热刺,曾让无数热刺球迷憧憬。可惜,霍德尔是最不适合做管理的一类名宿。他回热刺带队前,曾掌三狮帅印。他既认识不到贝克汉姆的优点,又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因为和媒体说残疾人是前世的报应,文章一见报他就下课了。热刺给了他第二次机会。训练中,霍德尔爱秀脚法并依此批评球员做得不足,让很多队员感到羞愤。全队离心离德,直奔降级区而去。热刺不得已炒了他。霍德尔的业务能力并不差,但名宿的通病往往是以己之长度人之短,强求部下向自己看齐。这个世界上,像特里和基恩这样的硬汉毕竟是少数,挨了骂反而更激发自己的斗志。

高层无知放任名宿无知

更多的名宿,业务能力是短板。看看欧冠历史上那些率队捧杯的名帅,有几个是踢球时的牛人?像克鲁伊夫、克拉夫、哈佩尔和齐达内这样踢球和执教都一流的,凤毛麟角。

克鲁伊夫就不必多说了。哈佩尔带荷兰,不少国脚对这位奥地利人不服。哈佩尔也不废话,在禁区外摆上一排皮球,挨个将球踢中门楣。之后训练,国脚们再也不啰嗦了。克拉夫是英格兰历史上最快进球达到200的前锋,好在他手下的牛人也没几个。执教不仅考你的管理能力,更考你对打法和战术的理解。如果不是因为名宿们在业务上无知,国际足联和欧足联也不会推行考牌的制度。佩斯利等老派主帅没有牌照,但钻研业务,执教前还有很多其它方面的专业知识和训练。

大多数名宿在学习和钻研上不爱花心思。踢球靠天赋。天赋极高的球员在场上靠本能即兴发挥。执教是两回事。你不再是自己发挥好就完事了,而是要把十一人捏合起来,取长补短。更高的境界,是像克鲁伊夫、瓜迪奥拉那样,将自己钻研和思考(多数是失败之后)的结果在执教中实践,推陈出新。那些踢球不咋地的人,往往比天赋高的同行更有成就,正是勤于学习和思考。选择主教练的人,不大看到这些隐性的品质。

名宿执教正流行,当真用熟不用生?

这又牵扯到第二点:无知。绝大部分俱乐部的管理层,来自其它行业,尤以律师、会计师和银行家居多。他们对足球所知不多,对教练能力高下所知更少。

桑德兰名宿沙克顿在战后刷新大英转会费纪录,对俱乐部董事会不懂业务瞎指挥深恶痛绝。曾在自传中留出一章,名为:“董事会对足球的平均了解程度”。这一章只有一页,空白的一页。这本自传极受欢迎,三个月就再版了五次。像鲁梅尼格与赫内斯这类名宿管理俱乐部的例子,在足坛寥寥无几。大部分俱乐部在决定谁合适执教时,要么顺应球迷的呼声,要么倒向经纪人的兜售,或者圈内人士的推荐。至于选择的对象究竟是什么风格,管理技巧怎样,成功的秘笈是什么,他们没时间了解。这比起球迷的迷信,危害更大。基于无知,再盲目行动,还有比这更危险的吗?

无知盲目的决策,后果是名宿、球迷、俱乐部甚至决策者自身都会成为受害者。大家只能希望,仅仅是希望,聘请兰帕德和索尔斯沙尔,不在此列。

利物浦 热刺 英超 世界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