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写给邦桑迪爷爷的一封信

NGA玩家社区    07-12 11:03

作者:NGA-别喝这么多

九岁的凡卡.茹科夫,三天前给送到祖达萨做学徒。圣诞节前夜,他没躺下睡觉。他等队友都到外边做世界任务去了,就从老板的立柜里拿出一瓶墨水,一支笔尖生了锈的钢笔,摩平一张揉皱了的白纸,写起信来。

在写第一个字母以前,他担心地朝门口和窗户看了几眼,又斜着眼看了一下那个昏暗的神像,神像两边是两排架子,架子上摆满了楦头。他叹了一口气,跪在作台前边,把那张纸铺在作台上。

“亲爱的爷爷邦桑迪,”他写道,“我在给您写信。祝您过一个快乐的圣诞节,求洛阿神灵保佑您。我没爹没娘,只有您一个亲人了。”

凡卡朝黑糊糊的窗户看看,玻璃窗上映出蜡烛的模糊的影子;他想象着他爷爷邦桑迪,好像爷爷就在眼前。爷爷是拉斯塔哈家族的守护者。他是个非常有趣的瘦小的老头儿,650岁,老是笑眯眯地眨着眼睛。白天,他总是在宫殿里睡觉。到晩上,他就从睡梦中醒来,带着灵魂,在匙石地下城里走来走去。复生之魂,被折磨的幽魂和失落的灵魂就跟在他后头。被折磨的幽魂是一种非常分散非常容易秒人的怪。它会读条技能,像暗影箭那样长长的,所以叫它读条怪。

现在,爷爷一定站在复活点,眯缝着眼睛看那冒险者的灵魂。他一定在说着尖酸刻薄的话,他的手扶在腰上,他笑的缩成一团,你刚才死的可真精彩……

凡卡叹了口气,蘸了蘸笔尖,接着写下去。

昨天晚上我挨了一顿毒打,因为我们在帷幕跳怪的时候,被反隐的虚空使者发现了。虚空使者呼唤着那群怪,把我冲锋到墙角里,狠狠地揍了我一顿。上个地下城,魔法使者跟怪群站在一起,我攻击小怪,她就给小怪上BUFF,拿反伤直戳我的脸。潮汐使者捉弄我,队友喊我上去控怪。结果呢,一点效果都没。早晨开库尔提拉斯火炮,中午是点金护符,晚上又是库尔提拉斯火炮;至于插槽,战火,都被艾萨拉使者收走了。使者们分散在地下城里,只要碰见他们,我就别想轻易过去,只好释放灵魂。亲爱的爷爷,发发慈悲吧,带我离开这儿回家,回到第二赛季!我再也受不住了!……我给您跪下了,我会永远为您效忠于你。带我离开这儿吧,要不,我就要死了!…"

《魔兽世界》写给邦桑迪爷爷的一封信

凡卡撇撇嘴,拿脏手背揉揉眼睛,抽噎了一下。

“我会替您献上灵魂,″他继续写道,“我会为您祷告神灵。要是我做错了事,您就大声的喊一句起来吧亡者好了。要是您怕我找不着活儿,我可以去求那位塔兰吉的,看在洛阿神灵面上,让我收集艾泽里特;要不,我去求沃顿狐人答应我帮他捡大便。亲爱的爷爷,我再也受不住了,只有死路一条了!……我原想BUG回第二赛季去,可是我没有办法,又怕封号。等我长大了,我会照顾您,谁也不敢来欺负您。

“讲到祖达萨,这是个大金字塔,人们总是喜欢跳楼,有很多恐龙,没有羊,狗一点儿也不凶。开低保箱子时,这里的冒险者并不跳着蹦来蹦去。有一回,我在一家铺子的橱窗里看见跟钓竿神奇一块儿卖的压缩海洋,能钓各种各样的鱼,很贵。有一种甚至钓得起200斤重的胖头鱼呢。我还看见有些铺子卖各种艾泽里特火药,有一种跟我们老板的火药一样,我想一撮火药要卖一百个金币吧。肉店里有咕咕啊,雷龙肉啊,龙虾人啊……可是那些东西哪儿打来的,店里的伙计不肯说。

“亲爱的爷爷,在你召唤亡者的时候,请您留一批怪,好让我毛伤害。”

凡卡伤心地叹口气,又呆呆地望着窗口。他想起到匙石地下城时活跃气氛的总是邦桑迪爷爷,爷爷给他耻辱BUFF。多么快乐的日子啊!团灭的时候队友骂骂咧咧,爷爷开心得哈哈大笑,他也跟着哈哈大笑……要召唤亡者了,爷爷先抽一斗烟,再吸一阵子鼻烟,还跟等着毛伤害的小凡卡逗笑一会儿……许多亡者蓄势待发,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等着看哪一个冒险者该死。忽然不知从什么地方冒险者凑够了进度,箭一样地赶着清下一波怪。爷爷不由得叫起来:“起来吧,亡者!哈,你刚才死的可真精彩!”

爷爷给超时的冒险者发耻辱BUFF,大家就欢天喜地地排队领取。

“快来吧,亲爱的爷爷,”凡卡接着写道,“我求您看在洛阿神灵的面上,带我离开这儿。可怜可怜我这个不幸的孤儿吧。这儿的怪都打我。我死到装备红了,又孤零零的,难受得没法说。我老是哭。有一天,BOSS把我们团灭了,我打不过,好容易才等到下一次英勇。我的低保没有指望了,连狗都不如!……我问候复生之魂,问候被折磨的幽魂,问候失落的灵魂。别让旁人毛我的收割怪。您的孙子伊凡-茹科夫。亲爱的爷爷,来吧!”

凡卡把那张写满字的纸折成四折,装进一个信封里,那个信封是前一天晚上花一个银币买的。他想了一想,蘸一蘸墨水,写上地址:

“乡下 爷爷收”

然后他抓抓脑袋,再想一想,添上几个字:

“邦桑迪”

他很满意没人打搅他写信,就戴上帽子,连破皮袄都没披,只穿着衬衫,跑到大厅上去了……前一天晚上他问过肉店的伙计,伙计告诉他,信应该丢在邮筒里,从那儿用邮车分送到各地去。邮车上还套的着三匹翼手龙,响着铃铛,坐着醉醺醺的邮差。凡卡跑到第一个邮筒那儿,把他那宝贵的信塞了进去。

过了一个钟头,他怀着甜蜜的希望睡熟了。他在梦里看见一座宫殿,里面坐着他的爷爷,耷拉着两条腿,正在念他的信……亡者在炕边走来走去,等待重生……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