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内德羽则说    07-14 13:59

作为一个在试炼窟抓过99条傀儡虫,也在百果园追逐过丁香与醋栗的古董玩家,我至今还很难相信电子竞技已经有了如此之大的市场规模和社会影响。不仅是年轻人里谈及LOL和《王者荣耀》的频率早已超过了足球篮球,甚至去年IG夺冠时,我那满是老家伙的朋友圈居然比世界杯决赛还更像过年。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电竞近几年愈发汹涌的浪潮面前,我不得不重新正视那个很多媒体谈论过的话题:电竞未来可能会超越足球,成为新的世界第一运动。

电竞到底算不算运动?

在思考电竞有没有可能超越足球之前,很多人估计都会反问这么一句:电竞真的能算体育运动吗?

支持者能举证出下面这一堆官方认证。2003年底,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正式确立为第99号体育项目。2005年和2006年,SKY李晓峰在WCG《魔兽争霸3》项目里连续夺冠,央视将其列入了06年的体坛十大风云人物候选名单。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图)很遗憾,随后的网络票选引发了“黑幕”争议,李晓峰最终未能当选

2013年,国家体育总局成立了一支17人组成的电子竞技国家队,参加了在韩国仁川进行的第四届亚洲室内与武道运动会。2017年,在国际奥委会第六届峰会上,代表们对电子竞技的快速发展进行了热烈讨论,最终以官方声明的方式认可其为一项正式的运动。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2018年,雅加达第18届亚运会将电子竞技纳为表演项目,中国代表团在《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和《皇室战争》项目里拿下了两金一银。2019年3月,《体育产业统计分类(2019)》经国家统计局第4次常务会议通过,电子竞技被正式归为体育竞赛项目。

总之一句话,无论是咱们国家还是国际上管体育的,现在名义上都认可了电竞是一项体育运动。

但这些认可并不能完全说服对此存在质疑的人们。在很多传统眼光看来,体育运动必须以身体能力为基础,你一个坐在椅子上握着手柄/鼠标/手机的消遣,不说强身健体了甚至可能对健康有害,也能说自己是体育项目?

传统体育项目的爱好者和参与者,内心对电竞的排斥只会更加激烈。在中国电竞队出征亚洲室内运动会之前,跳水运动员何超曾经发过一条微博:“电竞游戏也算体育???玩儿游戏都可以拿奥运冠军,那我们这些项目练得那么辛苦真白干了,干脆都好好玩游戏算了……”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ESPN前总裁ESPN总裁约翰-斯基珀也曾经说过:“电竞绝非体育运动,只是一种比赛。国际象棋是一种比赛,跳棋也是一种比赛。但一般情况下,我对参加真正的体育运动更感兴趣。”

他俩的言论后来都被网友骂惨了,但这其实仍然是传统体育和媒体圈内对待电竞的主流观点。CCTV5当年曾经推出过段暄主持的《电子竞技世界》,但一年后就因为广电总局的禁令停播至今。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国际奥委会虽然承认电竞是体育运动,却在2018年底以“我们不能在奥运会项目里加入一个提倡暴力和歧视的杀人游戏”为由,断然拒绝了电竞入奥的可能。

不过,究竟什么才算运动,“体育”的定义范围又到底是什么,其实也会随着时间而不断演变。赛车刚兴起之时,也有很多人以为这项比赛比起身体能力更依靠设备,压根就不能算作一项运动。斯基珀看不上的国际象棋等棋牌活动,也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同为体育运动的一类,只不过是有别于传统运动的脑力分支。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哪怕是今天成为运动王者的现代足球,诞生之初也只是一项严禁向球员支付工资、时刻以业余为荣的消遣,当时的爱好者们谁又能想到会有今天的规模?

电子竞技,现在也正处于整体观念改变的初期。伴随着新一代年轻人逐渐成长和接过话语权,说不定未来的主流观点就会发生彻底的改变。不过在当下,电竞的从业者们其实也都明白这个行业的定位仍然相当模糊,他们也并不太在意融入传统体育的大家庭,因为——他们自己已经拥有了广阔的市场。

电竞市场到底有多大?

对于电竞市场究竟有多大的规模,现在也有两种不同的观点。

从行业直接相关数据来看,电竞行业虽然有着极快的增长,但距离传统体育的规模还有着相当明显的差距。根据电竞行业分析公司Newzoo发布的报告,2018年全球来自于职业电竞赛事的门票、转播权和赞助等直接收入达到了9亿美元,继续保持着近年来30%以上的同比增长率。预计这样的增长势头还将长期持续下去,到了2021年电竞直接收入能够达到16亿美元左右。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熟悉足球俱乐部财报的球迷看到这样的数字,可能会露出不屑的微笑。因为哪怕不考虑转会费这种行业内部的来往,全球收入最高的俱乐部皇家马德里2017-18赛季的门票、转播权和赞助等常规业务收入就达到了7.51亿欧元,约合8.5亿美元,一家就能单挑电竞整个行业。

至于英超每个赛季单是转播权就能卖出45亿美元,整个欧洲职业足球的营收更是超过了300亿美元,对于电竞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

电竞赛事的奖金规模和明星收入,在足球面前同样也是小巫见大巫。2018年,全球电竞比赛的奖金总额达到了1.52亿美元,比前一年上涨了32%。其中《DOTA2》项目以4139万美元居首,《CS:GO》、《堡垒之夜》、《英雄联盟》分别以2262万、2007万和1445万紧随其后。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而在欧冠赛事里,每年从欧足联获取最高分成的俱乐部可以拿到1亿欧元上下,已经接近于整个电竞行业的奖金总额。这项最有吸引力的俱乐部杯赛2018-19赛季的总奖金达到了19.5亿欧元,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总奖金也接近了8亿美元,这些都足以说明足球为什么是现在的世界第一运动。

在业内明星的峰值收入方面,足球也能远远地把电竞抛在身后。C罗和梅西每年的个人收入都能超过1亿欧元,而顶级电竞选手的工资虽然并不对外公开,但根据国外一些调查机构的估算,年收差不多也刚达到百万美元级别。比起梅罗,还有着两个数量级的差距。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图) Esports Earnings统计的DOTA2和LOL选手职业生涯累计奖金总数,截至2019年2月

电竞行业的一般从业者,收入其实也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夸张。根据国内多家统计机构发布的数据,2018年中国电竞行业的平均月薪大约在11000元左右,其中也有四成不到8000元,仅有不到一成的人能超过20000元。

但极少数顶级选手的收入据各种爆料也已经达到了数百万年收,基本上和中超本土球员在一个水平。部分主播甚至已经达到了年收千万,也形成了“打职业不如退役直播挣钱”的奇特现象。

但电竞真正让传统体育人感受到威胁的,并不是现有赛事的收入水平和工资待遇,而是衍生市场的巨大规模和背后的无穷潜力。还是根据Newzoo的报告,2019年全球游戏市场的规模已经达到了1521亿美元,智能手机游戏已经成为了游戏行业最重要的收入平台,其549亿的收入接近于欧洲职业足球整体收入的两倍。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当然,电子游戏显然不能等同于电子竞技。像我这样每年在PS和XBOX买上十几个游戏,却对现在的电竞和直播几乎一无所知的老土玩家,肯定是不能给这个市场创造什么价值的。但年轻人们对于电竞的热情空前高涨,正在一点一点给这个市场堆高了等待开采的金矿。

很多家国内外调查机构都针对2018年中国的电竞市场发布过整体报告,详细的数据虽然各不相同,但总体来说包括电竞游戏内氪金、直播等衍生生态在内的电竞总体收入达到了900亿人民币左右,占到了全国游戏市场规模的近四成。

900亿人民币,接近130亿美元,这个数字是不是就可怕多了?

总而言之,电竞行业目前在商业运作方面还远远不能动摇足球的领先地位,但身后等待开采的市场规模,甚至有可能比足球还要更加广阔。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未来,终究是属于年轻人的

短时间来看,电竞行业的市场化运作还很难追上已有百余年历史的职业足球。不过说穿了,无论电竞算不算体育大家庭的一员,他们的核心竞争力其实都高度一致,那就是——爱好者的关注。我们常常听说“缺少了球迷,足球什么都不是”,但现在足球从业人员也和其他传统体育项目一样,开始感受到了爱好者平均年龄不断上升的担忧。

根据美国Magna公司的调查,全美收看各项体育赛事直播的观众年龄中位数在2000-2016年间几乎迎来了普遍增长。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收看奥运会的人平均老了8岁,收看网球ATP的人老了10岁,NBA观众的年龄中位数虽然只增长了两岁,但也达到了42岁的“高龄”。

而对于足球来说,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足球迷在各项传统运动爱好者里几乎是最年轻的。坏消息是英超观众的年龄中位数是43岁,西甲和国家队赛事(世界杯等)则都是39岁,在网络时代几乎都是被视为“夕阳产业”的存在。

或许有人会说,这些只是美国人的数据,那地儿的人本身就对足球不怎么感冒。但千万不要忽略美国人热爱了很多年的体育文化,以及北美四大体育联盟在商业模式上的成熟。“体育观众越来越老”不是美国足球的个例,也不是北美四大体育联盟的问题,而是覆盖全球的客观事实。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那么最近十几年成长起来的很多年轻人,原本看体育比赛的时间去干什么了呢?答案就是打游戏。如果时间再拉近到最近几年,还能再加一个:看电竞直播。

2013年,《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专题文章,称有3200万观众收看了LOL的决赛,超过了当年三大热门美剧《绝命毒师》、《24小时》和《黑道家族》最后一集的观众总和,也超过了NBA总决赛和MLB世界系列赛的美国观众总和。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2018年,LOL的S8全球总决赛吸引到了9960万独立观众,同时在线峰值达到了4400万,IG最后夺冠的决赛点击量超过了2亿。国内的《王者荣耀》KPL春季赛日均观众3400万,暑期举行的国际邀请赛更是达到了日均4400万。

这些数据虽然亮眼,但肯定还是无法与俄罗斯世界杯决赛10亿观众的数量级相提并论。不过,电竞直播的观众却有着让传统体育垂涎三尺的一项数据:暴雪公司《守望先锋》联赛发言人曾经公开表示,他们的收视观众里有45%是18-34岁之间的人群,远超过任何主流传统体育赛事。而NBA、世界杯等主流传统体育赛事的18-34岁人群收视占比是多少呢?答案是15%-25%,差不多只有电竞赛事的一半。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这个世界是所有人的,但归根结底还是年轻人的。

如今的数字化时代,网络舆论的主力都是15-25岁的年轻人。这个年龄段的人相对更有表达欲望,更喜欢追求偶像和群体认同感,虽然没有太强的消费能力但有着充足的时间与精力。他们可能无法接受付费看直播等消费形式,却很乐意在游戏里氪金,以及把自己喜爱的事物送上各种排行榜和热搜。

如果说电视时代成为了足球产业全球化的强力助推器,那么移动网络时代就是促进电竞发展的核反应堆。尽管这种在年轻群体里的影响力暂时还不能完全转换成同等规模的经济效应,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后呢?等如今这批收看直播的年轻人步入中年,有了一定的消费能力和更高等级的话语权,电竞是不是体育运动或许就不会再有争议,其市场规模也可能会迎来超越足球的那天。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不过,传统体育项目对于电竞也不是没有天生的优势。电竞作为体育运动最大的缺陷,是每一个项目都毕竟只是一个游戏,很容易受到版本更新、热度下降甚至厂商动荡的影响。无论LOL和《王者荣耀》等游戏现在有多火,谁都不敢保证下一代还能延续同样的热度。主要项目如果每隔几年就频繁更迭,对于粉丝的积累和长期热情都不是什么好事。而在这一点上,足球等传统体育就完全不存在问题。

因此,两者之间对于跨界合作几乎是一拍即合。《FIFA》系列本身就是老牌电竞项目之一,《NBA2K》和《F1》的电竞赛事也刚刚起步,这些都可以看做是传统体育在电竞圈的延展。尤其是《FIFA》系列,已经开始有了强强联合的感觉。在国内,多家中超俱乐部都组队参加了《FIFA online》中国足球电子竞技联赛(CEFL),甚至曼城、大巴黎、里昂、狼队等欧洲俱乐部也在《FIFA online》职业联赛(FSL)里占据了一席之地。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图)2018年中国金球奖颁奖礼上,卡卡和电竞选手打了场友谊赛

在海外,各种围绕着《FIFA》UT模式的职业赛季已经开始形成了长期职业化的雏形。

FIFA和EA合作重塑了“电竞国家杯”,2019年的首届新赛事邀请了20个国家的选手参赛,比赛分为1V1和2V2两种形式。长年受到网络等众多限制的中国队2胜2平8负未能小组出线,法国队赢得了首届杯赛的冠军。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各种俱乐部赛事则有着更大的规模,曼城、罗马阿贾克斯等俱乐部都建立了电竞战队签约了FIFA选手,沙尔克04瓦伦西亚、葡萄牙体育等俱乐部甚至还跨界到了LOL领域。

当然,《FIFA》在现在的电竞圈里只是小众项目,上述顶级赛事的奖金总额往往还不到《DOTA2》的1/100,观众人数同样和LOL差了好几个数量级。足球和电竞这两大行业的合作虽然理论上很美,也带有游戏里少有的“积极向上”天然优势,但还远没有形成1+1>2的规模效应。

不出意外的话,你还会在接下来的这些年不断看见足球俱乐部涉足电竞的新闻。没办法,电竞的强势崛起已经不可阻挡,作为现在的世界第一运动,与其把对方视为抢夺关注的敌人,不如看做是拉拢年轻观众的机遇。

时代不停在改变,愿我们对足球的热情永不灭。

电竞真的会超越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吗?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