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休特别企划:最难驾驶的赛车盘点

吐不尽的体    08-14 12:46
夏休特别企划:最难驾驶的赛车盘点

在我们许多人的印象里,车手可能都喜欢驾驶赛车,这点毫无疑问,但其实有些车手会在生涯的某个阶段遇上非常难以驾驶的赛车,这是我们除了克服自己的问题之外,还要跟操控性非常棘手的赛车做斗争。这就像托托-沃尔夫形容梅赛德斯的W-08赛车时所说的那样。这辆车的特性迫使你必须去专注挖掘你在座舱内部难以发现的东西。虽然W-08赛车在操控性上难以掌握,但他依然是2017赛季梅赛德斯车队获得车队和车手总冠军的最大功臣。这款车竞争力出色,且科技含量极高,而且我相信这台车可能会给绝大多数的车手带来极佳的驾驶体验,所以如果我们想选择最难驾驭的赛车,我们可能要继续深挖考古,在所有赛车的名单上继续研究。

 

现耐力赛老将前F1车手Pedro Lamy,在职业生涯当中经历过无数个极端,他不仅驾驶过标致908、玛莎拉蒂MC12这样的传奇那类车型,更驾驶过梅赛德斯那台臭名昭著的CLR赛车,正是这台赛车让马克-韦伯在勒芒飞天,从此永久被人们记住。但Pedro Lamy也不幸在我们的特别企划当中上榜,葡萄牙人把1993年所在F1中驾驶的莲花107B赛车提名给我们的榜单。在1993年,,葡萄牙车手接替了受伤的意大利车手埃里克-扎纳尔迪的席位,在比利时站的练习赛中,他第一次遭受了这台赛车威力。虽然当赛季莲花车队获得车队积分榜的第6名,但这并不能给葡萄牙车手带来良好的驾驶体验和愉悦的心情享受。

 

夏休特别企划:最难驾驶的赛车盘点

 

Lamy说:你不能完全相信主动悬架,或者说你完全不能相信他这辆破车会在一圈当中做出一种反应,在下一圈的比赛当中做出另一种反应,你完全不能够有那种全速前进或者充足的自信来驾驶它。

 

而印度车手卡西基扬也有同样的遭遇,印度人是2005年乔丹车队的正选车手,得益于自己的祖国企业塔塔汽车对于西班牙竞技车队(HRT)车队的赞助, 印度人选择在2012年回归围场, 并驾驶F1-12赛车。虽然得到了正选车手的席位,但   HRT车队那年的资金情况完全可以用揭不开锅来形容。他们在下压力最小的意大利蒙扎站比赛当中使用的是压力最大的摩纳哥站空气动力学套件,而据印度人回忆说,那辆赛车缺乏压力的表现相当可怕。我完全可以把它称之为灾难。我从来没有真正的去喜欢驾驶它,赛车的可靠性和动力表现很快就下降了,我经常问自己我为什么还要混在这里?

 

夏休特别企划:最难驾驶的赛车盘点

 

在2012赛季的揭幕战上,没有一台HRT赛车通过排位赛的考验,因为车队的DRS系统完全不工作,在韩国站赛车遭遇了刹车故障,在阿布扎比站遭遇了严重的,液压故障,这也导致了罗斯伯格那年对于印度车手的追尾。我非常害怕开那辆车,我认为那辆车在比赛后期已经完全变成一台定时炸弹,它对所有赛道上的车手都是安全隐患,因为我不知道这辆车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我压根没有把这辆车压榨出超过90%的速度。

 

布莱克莫伦这位出色的运动车赛车手也遇上过生涯当中难以启齿的糟糕情况,在2001赛季,布莱克莫伦这位荷兰车手第一次驾驶道奇蝰蛇GTS-R赛车征战FIA-GT杯的比赛时,那辆赛车的表现其实很好,但赛车所遇到的一个问题在数年后一直没有解决。因为做舱内的温度实在太高了,而且每一场比赛跑完之后你的赛车鞋就会报销,因为赛车的排气管离踏板位置实在太近了,而排气管正是赛车温度最高的地方。踏板实在太烫了,几乎每场比赛跑完之后,我的脚都会起水泡,甚至有的时候排挡杆都会很热,你跑完比赛之后都不敢用手摸。

 

在驾驶这些有先天缺陷或者说有问题的赛车时,车手的反馈和能力也会受到某种特殊原因的限制,毫无疑问,这样的赛车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成为领跑者,但车手的实力越强,车手越健康,你就会在赛车当中表现越好。卡西基扬曾经公开表示在自己的职业生涯早期对健身很不重视,但这样的做法在2001年转向Formula Nippon锦标赛时发生了改观,因为那边的赛车并没有助力转向。你必须有足够的体能和精神去驾驶这辆车,而我的队友就在当年赢得了他4个总冠军当中的第2个,这对我影响很大也受益匪浅。

 

卡西基杨说:为了保持足够好的转向表现,我费了很大劲,我总是能够在排位赛中跑出足够好的成绩,但在正赛当中无法保持,这可能就是我的力量问题,所以我必须泡在健身房去进行锻炼。而荷兰人布莱克莫伦也是一位非常棒的运动车赛车手,至今他都保持着很好的竞技状态。在早年的澳洲V8房车赛黄金海岸600邀请赛上,荷兰车手表现出色,并受邀获得参加巴瑟斯特24小时耐力赛的资格。在2013年的巴瑟斯特24小时比赛当中,他和V8房车赛冠军车手van Gisbergen获得全场第11名的成绩。

 

夏休特别企划:最难驾驶的赛车盘点

 

他将自己快速适应赛车的能力归功于当年驾驶道奇蝰蛇赛车时的积累和反馈,那是一个运动车赛车手能想到的驾驶的最困难的一台车,马力足够,但抓的力不够,而且座舱里还烫的要死,这也是我能够在保时捷超级杯上2005年首秀就登上领奖台的原因,那些特别的经历一定会在某些时候帮到你,有的时候,车手是可以优化赛车表现的,我一直相信这一点,刹车技巧是你在保时捷杯当中表现出色的基础,保时捷的陶瓷刹车非常容易锁死,这真的是一个非常艰苦的工作,你要在出色刹车表现的情况下保证轮胎不锁死。现在的很多跑车赛车手都有不错的履历,但他们就是跑不出来,适应力差可能就是一个原因吧。我生涯早期开过的赛车实在太多了,不光是跑车,甚至还有宝马mini的单项赛,还有A1方程式,这些经历都能让我在最快的时间内适应这辆赛车。

 

Lamy说:在我们的职业生涯当中,让我们驾驶过的每辆赛车都保有竞争力,这是非常困难的,但我不得不承认,当你驾驶过非常难以驾驶的赛车之后,你的驾驶水平提高一定是飞快的。我仍然对2001和02年,我们车队连续两次驾驶道奇蝰蛇赛车赢得纽博格林24小时耐力赛的全场冠军留有非常深刻的印象,可能那辆车在我的脑海当中只有美好的记忆吧。作为车手,你只要努力开车就好了,不管车好开还是难开,你一定要在脑海当中找到那些积极的层面和影响,不管是没有助力、手抽筋、还是赛车鞋磨穿,这都是有用的回忆和技能,只是这辈子可能千万不要让卡西基扬再开回他的那台HRT了,他会发飙的。

夏休特别企划:最难驾驶的赛车盘点

赛车骑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