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欧美日青少年选手培养

《网球天地》杂志    08-14 22:36

东瀛望月 闪耀英伦

杂谈欧美日青少年选手培养

费纳德、巴蒂、哈勒普、高芙的卓越超凡给网球爱好者带来的赏心悦目已毋庸赘言。在专业人士的眼中,青少年赛场也不乏看点,日本刚满16岁的望月慎太郎(Shintaro Mochizuki)继法网青少年打入四强后,勇夺温网青少年男单冠军,在业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日本选手泽松和子夺得温网青少年女单冠军要追溯到1969年,相隔整整半个世纪!日本选手在本届温网整体表现不俗,4位男选手进入青少年男单64签正赛,3位进入32强;2位女选手入围女单正赛,小崎船进入32强,刚满17岁的川口奈津美(Natsumi Kawaguchi)先赢一盘后被赛会头号种子、刚刚夺得法网青少年亚军的美国18岁的艾玛·纳瓦罗逆转,止步8强。

ATP排名前200中,有6位日本选手,他们的最高排名都曾进入过前100,其中锦织圭最高排名世界第4,目前排名第7;WTA排名前200中,有10位中国选手,日本也有4席,其中大坂直美一度登顶世界第一,目前排名第2。中国一姐王蔷的世界排名跃升至第14位,她的成长有着深厚的日本渊源,与日本自由之丘网球俱乐部和清水智英教练密不可分。笔者在研究欧美青少年网球发展的同时,发现日本网球与日本足球一样,走出了一条坚实的“脱亚从美,盛田维新”之路。

吸纳融合,博采众长

望月慎太郎的成长轨迹与锦织圭如出一辙,都是索尼前总裁盛田正明先生的“45计划”培养出的优秀选手。他们都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IMG尼克网校,还经常一起训练。锦织圭对慎太郎十分关爱,给他很多宝贵的指导建议,让其受益匪浅且深怀感激。同在尼克网校成长起来的还有西冈良仁,也是13岁左右的年纪被选送到佛罗里达。西冈ITF青少年最高排名第12,ATP最高排第58位。

川口奈津美也是盛田先生赞助的众多青少年选手之一,她在培养了莎拉波娃的前尼克网校总监荷拉梅洛(Gabe Jaramillo)创办的地中海网校训练。大坂直美在辗转法国ISP网校(Mouratoglou网校的前身)和Harold Solomon网校后,选择埃弗特网校作为训练基地。

几乎所有的欧美著名网校都会有日本选手,而且是成双结对,训练中互相竞争,生活上互相照应。在法国、西班牙等网球发达国家训练比赛期间,通过与欧美日选手及其教练、家长的交谈,感觉不同文化背景衍生的对网球的理解迥然不同。

业余职业,天壤之别

网球起源于欧洲,盛行于欧美,必须承认欧美网球发达国家在该项目上的领先地位。李娜的辉煌成就与欧美顶尖教练团队和运动医学专家的合作也是密不可分的。虽然滥竽充数的教练和疯狂跋扈的家长也偶有遇见,但绝大多数欧美的教练和家长普遍持有比较现实的观念:把网球作为爱好,不但其乐无穷,而且老少咸宜;想成为职业选手,必须天赋禀异,还需勤奋机遇!

据ITF统计,世界排名前100的青少年选手仅有7%转为职业选手,而这7%当中仅有1%成为世界前十!换言之,即使18岁前打入ITF前100,成为世界前十的几率也只有万分之七!每年又有多少青少年在世界各地征战ITF呢?难怪纳达尔对声称自己的目标是成为世界第一的网校学员说,“把它忘了吧!你所需要做的就是脚踏实地!”

日本人对网球的理解更为理性,是否要培养孩子从事网球运动,通常是父系母系两个家族共同做出的慎重决策。笔者将欧美日的教练和家长对网球的理解总结如下,以供中国的网球家长参考:

①网球具有超级复杂性(在所有个人运动中仅次于自由搏击而排名第二),不像田径篮球排球项目那样容易判断一名少年是否具备成为职业选手的身体条件。这也导致了众多不具备基本运动员素质的少儿,怀揣着被缺乏职业素养的教练或缺乏专业知识的家长灌输的世界前十和大满贯冠军梦,结果是网球梦醒,学业已废。

②职业网球的高深和残酷绝非业余爱好者所能想象,对身体(肌肉、骨骼、关节)和神经系统(视觉/思维/反应/协调/抗压/耐久)的天赋要求极高,对教练团队(技战术/体能/理疗/营养/心理/知识)整体水平的要求极高,与运动员自身的性格和智商等遗传基因相关因素的关联度极高。一定要进行专业的综合测试确定具备天赋,一定要选择适配的教练团队提供全面保障。

③即使具备极高的天赋,5到12岁的七年基础训练的投入也是巨大的,绝非简单的团体授课可以敷衍!11岁开始的国际巡回赛费用将是教练/装备/场馆/营养等费用之外的又一大笔开支。如果是天赋异禀的球员,自然不用为此发愁,会有来自网协或运动品牌等多渠道的支持资助。如果全部需要球员家长自担,基本可以肯定成为职业球员的前景不甚乐观。

④即使万事俱备,但突如其来的伤病也可能会让多方的巨大投入付之东流。所以,文化课学习是万万不可掉以轻心的,更不要说放弃!而且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天赋为本,天道酬勤;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杂谈欧美日青少年选手培养

培养模式,不离其宗

纵观欧美的青少年培养机制,不难发现一个共同特点,正是为国人所诟病的“举国体制”!这反而成了法国、美国、加拿大等网球大国的网协在青少年培养方面的成功经验。在安德雷斯库、阿里亚辛的成长轨迹里,加拿大网协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即便是高芙的家庭作坊,也得到美国网协球员发展部的长期资助。法国网协会为优秀青少年选手支付教练费,球员有自己选择教练的权利。加西亚在12岁以后就一边接受法国网协的教练费补助,一边由非网球专业的爸爸执教,一度被媒体诟病,而今成为一段佳话。网球作为传统的贵族运动,已经不再是英法皇室贵族的专享,但贵是肯定的,需要网协的支持是必然的。加拿大网协成功运营罗杰斯杯,丰厚的收入为青少年的培养提供了资金保障。拥有四大满贯的澳法英美就更是财大气粗了,想必到访过奥兰多美国国家网球中心的人,无一不为先进的硬件软件、雄厚的球员梯队、强大的教练团队而赞叹。

再来看看日本,日本网球协会成立于1922年,次年加入国际网球联合会。日本网协原属于政府机构,但在上世纪90年代爆出贪污丑闻,赞助企业全部退出,使日本网球陷入瘫痪。危难之际,索尼公司前总裁盛田正明出手接管了网协,并个人出资创立了盛田正明网球基金,在时任IMG高级副总裁兼亚洲网球总监尼克·弗瑞尔(Nick Freyer)的协助下,“45计划”应运而生,锦织圭等一众少年成了受益人,开启了日本网球的新征程!

笔者有幸在弗瑞尔先生的香港办公室听他亲自讲述了这段难忘的历史。他对日本少年网球选手的培养和选拔也是赞不绝口。日本学校都有网球校队,顶尖球员都在校外的私立俱乐部接受系统培训。学校体育教师和俱乐部教练密切配合,前者主要负责心智辅导和意志品质,后者则主要负责技战术和体能。日本没有中国特色的省市专业队体制,青少年选手在俱乐部训练。日本教练普遍敬业钻研,教练水平非常高,尤其在体能训练和战术意识方面处于世界领先。6名ATP前100选手在12岁前都是本土培养,添田豪、杉田佑一和伊藤龙马三人除了国外参赛前后的短训,都是在国内的俱乐部训练。

日本的青少年比赛系统,层层晋级,进入全国级别要赢至少20场比赛。盛田治下的日本网协会密切跟踪优秀青少年选手的训练比赛,确保“45计划”的顺利实施。日本人天性严谨守纪,“年龄造假”是教练家长想都不敢想的罪恶,而青少年选手在信任制的比赛中误报都十分罕见。这就保证了选拔培养系统的公平、公正、公开,注定了“45计划”的成功。

培养职业网球运动员的投入巨大,伴随巨大的不确定性。发达国家的资金投入和科技投入在逐年提升,顶尖球员与普通球员的差距在逐渐拉大。中国若要巩固并提升在女子网坛的优势,若要追赶并超越日本在男子网坛的地位,离不开科学严谨的青少年培养系统。作为网球人,必须胸怀敬畏,心怀虔诚!

网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