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魔兽世界怀旧服》吗?谁还没有个辉煌的时刻啊,说说你的吧

方糖文库    08-16 06:30
回《魔兽世界怀旧服》吗?谁还没有个辉煌的时刻啊,说说你的吧

引子:或许每个人都有个关于魔兽的故事

我一个人坐在死亡矿井的大水车上,下面有一堆颇为识趣的海盗,各忙各的,对我这个不速之客表现出了非比寻常的宽容。

就连我自己都忘记了,究竟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好像是一次濒临团灭的急中生智。从此,便在没事的时候,愿意来这里静一静,即便代价是点卡的流失。

红色的密语再次发了过来。

“女朋友不允许我玩游戏,我得AFK了。”

对于我们这种小公会而言,失去一个主力,不单单意味着进度,甚至有可能整个团队都会出问题。

但我一直提倡工作生活大于游戏,这点不会改变,即便仍然不舍。

我迟疑了一下,但回复过去的话,还算是温柔。

“没关系,希望你们幸福,有空回来看看。”

回《魔兽世界怀旧服》吗?谁还没有个辉煌的时刻啊,说说你的吧

有时候女朋友真的是毒药,但也是人生的解药不是吗?

我一直闹不明白的问题是,一个女朋友,真的要对自己喜爱的人的爱好赶尽杀绝吗?

最近一直在聊游戏自由,很多人觉得自己没有游戏自由,被女朋友,被媳妇管的很严。

更有很多女中豪杰站出来说,并不是不让男朋友玩游戏,而是讨厌男朋友玩游戏不懂得节制。说的好像你拿一大堆衣服就节制了似的……

据我所知,这种说法大多站不住脚,比如像我们这种休闲工会,每周的活动大都是开荒一天,3小时,Farm一天3小时,周五晚和周六晚,甚至时间紧,只参加开荒团即可。

每周三个小时,还不懂得节制?是因为大多数活动的时候,恰逢这些女性同学的逛街,看电影,吃饭,游乐场等等活动的黄金时间段,自然要争取权益,并且让你没有反击的机会。

断了游戏,似乎就是斩草除根!

因为你会发现,如果你上班时间玩游戏,女朋友才懒得过问。

微信又闪了一下:会长,要不要回来玩怀旧服,月底就开了。

对于我来说,游戏已经很难割舍了,工作有关系,生活中更是充斥着游戏的元素,就连自己的小公主,我也非常喜欢和她一起以电子游戏的方式,来共渡一些美好的时光。

回《魔兽世界怀旧服》吗?谁还没有个辉煌的时刻啊,说说你的吧

自然,我家里是没有人阻拦我玩游戏的,他们还都要担心,会不会被我拉下水。

最近,正在玩《火焰之纹章·风花雪月》,打的不亦乐乎。后面还有《哆啦A梦牧场物语》,小岛秀夫的《死亡搁浅》只要不跳票,肯定也得第一时间玩。为了体验更为精彩的游戏世界,LOL和DOTA2都逐渐被我边缘化了,因为她们真的太浪费时间。唯一让我有点无法割舍的,竟然是WAR3,随着Moon的WCG2019再一次遗憾落败,就连平时对韩国没什么好感的我,也都不禁惋惜,好在最终冠军是中国的,Infi在击败了蛋总以后,成功夺冠。

最让我激动的是Sky作为嘉宾打了2V2,顺便一提,Ted天天骚套路虐水友,也让我一直在幻想,是不是有一天,这两位曾经的王者会不会归来。

其实,即便是回归怀旧服,也不会像曾经那样疯狂了,那时候甚至连工作的时候,都很想上号去看看。

其实这条微信并不是第一条邀请,我还是认真的回了一下:你媳妇要还管你,干脆就别回归了……

回《魔兽世界怀旧服》吗?谁还没有个辉煌的时刻啊,说说你的吧

术士的困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

真正的接触《魔兽世界》,那其实还是表弟的怂恿,不过由于他用的是部落,我便没有跟他一个服务器,幸运的是,不久之后,他的那帮同学散了,他还归顺到了我这边玩了一阵。

原来,我以为魔兽只是一个游戏,后来才明白,社交的意义原来远远胜过了游戏本身,这个我们以后再聊吧。

第一个选择的职业是术士,因为和法师比起来,多一个宠物,显得厉害得多。

在铁炉堡附近做任务,是快乐的,但当时,我根本不知道,魔兽的地图究竟有多大。

有一次,莫名奇妙的发现了一条长长的楼梯,还兴奋了老半天,然后发现里面的怪又密又厉害,只好作罢。当然,后来才知道,这个地方叫诺莫瑞根,是个副本。

你可能无法体会我从铁炉堡做地铁到暴风城的心情,但作为一名侏儒术士,忽然来到了人类的世界,不可思议!

那还是几个不认识临时伙伴,一起组队做了个任务,可能是看到职业搭配和等级还不错,有人提议要去死亡矿井。

死亡矿井是什么地方?

当我第一次踏入副本,我甚至都惊呆了,这都是什么鬼!也太难了吧!

在死来死去之后,我们终于在莫名其妙的Add中,过了这个副本。若不是战士的等级已经较高,印象中好像已经20级以上了,我们肯定过不了,这是大家一致的结论。

那个时候,没有抱怨。

回《魔兽世界怀旧服》吗?谁还没有个辉煌的时刻啊,说说你的吧

直到我30级的时候,接到了联盟生涯中的第一个工会邀请,在那时我根本不知道工会的意义。

但我知道,会长是个妹子,这个理由已经够充分了。

在40级的时候,一根紫色的法杖吸引了,当时正好有个什么比赛,我得了5张点卡,花费了一张点卡的代价,换到了这根法杖。

那个人说这是术士的极品法杖,你看那生命加成……我神魂颠倒,只不过很久之后才知道,那是一根小德用的法杖。

当我满级了,正准备大展宏图的时候,我们的美女会长宣布AFK,但具体原因我并不知道,因为我那时候也不是工会的高层,只知道她将工会交给了一名老玩家,据说其他服有大号。

回《魔兽世界怀旧服》吗?谁还没有个辉煌的时刻啊,说说你的吧

很多人说,满级了之后,魔兽世界这个游戏才算刚刚开始。

我认为,当我的术士满级以后,别说开启新世界,就连副本都没人要。

组野队,法爷一脸的不高兴,甚至要求你不能抢他装备,否则还是换个盗贼或者猎人更为融洽。

就连10人副本,黑上吧我记得,都是法师的天堂,毕竟羊实在太过稳定,谁也不相信魅魔的魅惑……

那时候,团长组了两个术士,当然是另外一个术士的关系,我也是去体验一次,不拿任何装备的。术士必须要靠术士朋友的关系,是不是有点惨……但当时状况就是如此。

回《魔兽世界怀旧服》吗?谁还没有个辉煌的时刻啊,说说你的吧

斯坦索姆惊魂!新公会的建立与大展宏图

不过也就是那时,我的第一次副本巅峰时刻出现了。

记得那是斯坦索姆,新的会长带着我们一帮新人,耐心的讲解,加上谨慎的前行,我们都还算一路顺利。

要知道,斯坦索姆可不算简单,在某个地方,Add了,几个人乱做了一团。

会长大人说速度死,有灵魂石。

那时候还有三个敌人,希望渺茫,活着的只有我一个人。

不过好在那个房间也没有其他敌人了,我用魅魔魅惑控制了一个敌人,恐惧了一个敌人,在血量较少的敌人马上打到我的时候,用了死亡缠绕,然后一通输出给秒了。补恐惧,魅惑也继续,又把恐惧的那名敌人给吸死了……最后一名敌人,在恐惧的强大力量面前,也屈服了。治疗站了起来,因为绑了灵魂石,但这几个人对我的操作均表示目瞪口呆。

回《魔兽世界怀旧服》吗?谁还没有个辉煌的时刻啊,说说你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嫉妒我的才华,会长大人在这次旅程之后,就离开了。理由是工会满级的人,大都是术士和猎人,无法正常组织活动,另外服务器那边需要开荒高级副本,就再见了。

那时候,一起玩的几个小伙伴,全都惊呆了。

要说起来,要好的几个人里,只有一位妹子玩的是法师,剩下的……还真都是术士,和猎人,现在想想,当初要什么宠物啊!又不是玩精灵宝可梦。

在我与两名猎人的彻夜畅谈之后,决定自己成立个工会,尽管大家都没有经验,但可以学习,至少满级了,大家有副本打!

当机立断,我们三个人,由我负责玩牧师,而那两位俩人,一个玩战士,一个玩法师。

回《魔兽世界怀旧服》吗?谁还没有个辉煌的时刻啊,说说你的吧

铁三角,总归是好使的吧。

工会的名字也是我的主意,灵感源自于一场演唱会的名字。

说起来,有了队伍就是不一样,用大号轮流带其他人的小号,我们的成长速度惊人。

在对这个世界有了一定了解之后,我开始用拍卖行挣钱,那时候我特别爱去祖尔法拉克刷魔纹布,一个是怪多升级快,一个就是可以捡大量的魔纹布去拍卖行卖,那时候魔纹布的价格还颇高,赚了不少。

后来,我就发现了很多低收高卖的小伎俩,也开始关注一些东西的物价。

回《魔兽世界怀旧服》吗?谁还没有个辉煌的时刻啊,说说你的吧

还不是幸运!感谢那些陪伴我的朋友们

在我们几个人都到了60级以后,我们发现,我们想组熔火之心简直天方夜谈。

40人啊!哪去找这么多人啊!

经过讨论,我们决定以20人的副本祖尔格拉布开始打起。

即便是这样,凑来凑去,还少了5,6个人,而我们队伍里还有几个水平一般,装备也不行的小伙伴。

在鸽了两周之后,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和另外的小工会一起联合开荒。

没想到,还真被我找到了一个,尽管开荒的过程很快乐还很顺利,但对于归属问题,颇为头疼。对面希望我们过去,我们自然想要他们过来,谁都知道,这次吸纳将是壮大公会的良机,甚至一下子得到不少真正的干将。

但僵持不下,副本还是要打!

回《魔兽世界怀旧服》吗?谁还没有个辉煌的时刻啊,说说你的吧

对面会长似乎极为阔绰,这点也确实无法否认,只要拿金能办的事,他从来不皱眉。

他还找来了几个厉害的T,带着我们的一众山野村夫去打了熔火之心。

不过随着他的短暂AFK,对方的工会成员才全都转到了我们这边。

那时候,我们自己的人数,基本上就只能打祖尔格拉布和废墟两个20人的副本。

不过就连我也没想到,矮牧的特质发挥了意想不到的威力。

有个人和我聊天,没想到他竟然是某个团队的指挥,邀请我去打黑龙……

在用了一次灭团的代价,告诉我如何用反恐结界和如何应对Boss的不同阶段之后,我第一次看着黑龙妹妹倒在了眼前,当然尽管在能随便刷的年代,我仍然没能得到这只坐骑……

不知道是我的技术实在有点厉害,还是人格魅力的原因,竟然有个妹子牧师通过聊天,邀请我去他们工会的金团,不用改工会。

回《魔兽世界怀旧服》吗?谁还没有个辉煌的时刻啊,说说你的吧

就这样,我在黑翼之巢混了个毕业。

记得有一次最后Boss奈法我掉线死掉了,然后刚上线,就被团长叫人救活了,那次应该是开荒,第一次过。

最后团长总结胜利的点睛之笔,就是救活了我。

不过那次旅程,我也学会了最远距离加血的概念,比如我加血技能最远40码,敌人恐惧36码,如果我不在意细节,很可能就会中恐惧。

总之,通过在这个团队中,我的进步神速。

回《魔兽世界怀旧服》吗?谁还没有个辉煌的时刻啊,说说你的吧

短短几周时间,在工会成员大都还在废墟挣扎的时候,我已经T2套了。

不过那个工会的人,总认为那个妹子跟我有什么黑幕,为了避嫌,那个妹子跟我解释了一下,就不怎么叫我了,毕竟我也已经毕业了。

在我带着我自己的团队进入到黑翼之巢的时候,我真的感谢曾经的经历,以及那些幸运。

作为休闲工会,我们也并不想要再继续下去了,觉得我们工会整体的操作水平,打T2本已经是极限了,大家也都非常的开心。

但作为小插曲,就是有些老成员,因为交了女朋友或者是要结婚而AFK,但尽管不舍,那却是人家选择的生活,不能干涉,这本就没有对错。

当我在熊猫人的阶段AFK的时候,那些还在坚持的兄弟们,想必也是同样的不舍与费解吧。

回《魔兽世界怀旧服》吗?谁还没有个辉煌的时刻啊,说说你的吧

回首那么多故事,我还是最为怀念那精彩的60年代,这次我也想回去看看,尽管也只作为一个休闲的玩家。

我不会在乎月卡的性价比,我只想去看看那些青春,和那些曾经的战友,再聊聊天,这就够了。

回归后,我只有一句话想说:能不能先让你女朋友闭嘴!

方糖文库·怀利sama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