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在遇到车手选择困难时是如何判断的

吐不尽的体    08-16 11:13

谁将会在明年与汉密尔顿一同在梅赛德斯驾驶F1赛车,到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这个问题在匈牙利站赛后接受采访的时候,还透露出暂时没有开始思考。

沃尔夫表示,决策过程将于匈牙利大奖赛后正式启动,结果应在夏休期结束前公布。到那时,2020年的车手市场谜团的剩余部分应该也会烟消云散。但外界都有所明白,梅赛德斯车队的2020年车手席位,可以选择的条件只有两个,与博塔斯进行续约或者是将年轻车手奥康转正。

关键问题是,沃尔夫希望队内有着最好的车手组合,而目前也有B计划的存在,因此对于这些也不会着急。

梅赛德斯有关车手阵容的恐慌,来自于2016年年底,当时的德国车手罗斯伯格,在与汉密尔顿缠斗了多个赛季后获得了年度总冠军,但在夺冠后,罗斯伯格直接选择退役。就2017年的车手阵容,沃尔夫选择了和自己有长期合作关系的博塔斯,同时博塔斯当时所在的车队也是梅赛德斯引擎的客户车队,这也让车手阵容的问题得到了解决。

但这也有了一个惨痛的代价,当时梅赛德斯青训体系的车手维尔莱茵正在为马诺车队驾驶赛车,车队选择了博塔斯间接的中断了维尔莱茵的上升之路,到最后回归DTM,再是离开奔驰体系,加入FE。

沃尔夫目前不希望再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同时他也直道,汉密尔顿总会有一天会退役或者离开,车队必须要有一位有实力的车手进行储备着。

 

沃尔夫在遇到车手选择困难时是如何判断的

 

当然,除了奥康和博塔斯之外,梅赛德斯没有其他的选项了吗?当然不是,在近几个月之中,沃尔夫也展现出了对于红牛车手维斯塔潘的兴趣,但由于在2014年的签约失败,维斯塔潘在红牛青训体系之中占据了越来越强的领导性作用。

当然要创造一个塞纳和普罗斯特一样的优秀车手阵容,是非常优秀的,能同时再去削弱其他车队车手实力,也是很好的机会。

汉密尔顿如果在同一支队伍中对垒马克斯·维斯塔潘,这将会引来轰动全世界的票房,即使刘易斯在退役一年或三年后,梅赛德斯仍将拥有那个时代的超级巨星之一。

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任何关于这样的谈话有多严肃。沃尔夫承认与乔斯·维斯塔潘在匈牙利友好地喝了一杯,但当马克斯获得第二名,并保证他在即将进入夏休期的F1世界锦标赛进入前三名时,这就成为了学术问题。这意味着他不能触发可能允许他提前退出红牛合同的绩效条款。

考虑到本田不断改善的状态,以及马克斯明确的一号车手的地位,人们不得不质疑马克斯是否已经准备好无论如何都要继续下去。在奥地利和德国取得胜利后,他知道一切皆有可能。

“他在红牛,他有一份合同。”沃尔夫在匈牙利指出,“他会致力于红牛,我喜欢看到他是怎么说的,因为我不想让我的车队里有任何车手越过围栏,看看那里有什么机会。”

“你必须致力于你所处的位置。他致力于红牛,这是他今年比赛的地方,这是他后年要比赛的地方。其他一切都非常公开。”

这些话不仅仅暗示了维斯塔潘将继续存在于梅赛德斯的雷达上,而且会是在长期的计划之内。他必须如此,就像每支车队都曾经关注过塞纳一样。

 

沃尔夫在遇到车手选择困难时是如何判断的

 

那么,乔治·拉塞尔呢?一位人脉广泛的消息人士告诉我们,沃尔夫的想法将不太可能是关于奥康与博塔斯的搭档,而更多的是关于奥康还是拉塞尔成为梅赛德斯未来潜在的超级巨星。当然,当汉密尔顿退役时,梅赛德斯很可能会为两个人都留有一个家。

然而,目前拉塞尔正在威廉姆斯效力,静静地学习。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没有什么可以失去,而一切都可以得到。沃尔夫正确地认识到现在把拉塞尔和汉密尔顿放在一起还为时过早,汉密尔顿绝对是比赛的顶尖人物。

夏尔·勒克莱尔在进入F1的第二年就去到了法拉利,他的工作做得很棒,但也有很多错误。在阿尔法·罗密欧的第一个赛季,拥有一辆经常处于中游尖端的赛车,本可以让他在2020年以更好的状态加盟法拉利,以应对马拉内罗车队在驾驶中固有的压力。梅赛德斯则更倾向于对拉塞尔采取更谨慎的路线。

“我认为你必须考虑到这些家伙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进入了F1。”沃尔夫说,“还有一些例外,比如马克斯·维斯塔潘,他在红牛得到了学习和犯错的环境,甚至在红牛也有犯错误的空间。”

“看到他在各个方面的进步令人印象深刻,作为一个个性充满特点的车手来说:关于本田没有一句不好的话,只有对他车队的好话,对车队的承诺。这绝对是一个车手的正确行为,我不指望其他任何事情。”

“但他也有可能学习,尽管他非常有才华,而且在环境中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沃尔夫在遇到车手选择困难时是如何判断的

 

沃尔夫承认,在梅赛德斯没有这样的蜜月期的空间,因为这样只会有太多的风险。

“我不认为你有机会在梅赛德斯的赛车里学习。因为你被放在一辆能够赢得比赛和冠军的赛车上,在一个高压的环境中,我认为对于一个有天赋成为世界冠军的年轻车手来说,如果他被扔进那个环境,旁边是他那一代最好的车手,他已经和我们在一起七年了,他可能会犯下严重的错误。”

“我不想牺牲乔治。我认为这会来得太早,最重要的是,我努力尊重我们签署的所有合同。我们签了合同,我们知道我们和威廉姆斯在做什么。这就是他将要学习的地方。”

至关重要的是,如果需要的话,拉塞尔在2021年或22年对梅赛德斯非常有用,而这一选择是正在进行的更广泛辩论的一部分。

但目前的焦点在于2020年。

“这将是埃斯特班和瓦尔特里之间的问题。”沃尔夫证实,“我们在车队内部已经讨论了很长时间,我一直在与自己斗争,什么是对车队的正确的事情,什么是对车手的正确的事情。”

“如果我们只有一个人,把他们放在车里是不需要动脑筋的。在某种程度上,两个人都应该得到这个席位。埃斯特班,因为他经历了艰难的处境,他当然有动力,精力和才华去开一辆奔驰。另一方面,瓦尔特里有经验,并再次证明了他的速度有多快。”

“他在与刘易斯一起发展车队方面给予了极大的支持。所以有很多优点,也有一些缺点,最后我们决定不再多想这件事,等待布达佩斯周末过去,整个夏天我们一起思考,然后做出一个对车队最好,对双方都最好的决定,因为我们关心两个人。”

有一件事是明确的,奥康必须在下个赛季为某支车队而比赛,因为又一年在场边只有模拟驾驶和让他忙碌的奇怪测试对于这位才华出众的车手而言远远不是最好的。

沃尔夫在遇到车手选择困难时是如何判断的

 

沃尔夫的问题是,他没有明显的机会利用他的影响力与两个梅赛德斯客户车队,以此来找到奥康2020年的车手席位。

赛点车队将保持兰斯·斯特罗尔和塞尔吉奥·佩雷兹,而尼古拉斯·拉蒂菲是最有可能与拉塞尔搭档进入威廉姆斯的车手,如果库比卡不被留住的话。梅赛德斯也不热衷于让拉塞尔和奥康在同一支队伍中互相竞争,因为其中一个可能会受到损害。

显而易见的问题是,没有与奔驰形成联系的车队不愿意接受与竞争对手保持合同关系的车手,这是可以理解的。

本质上,他们可能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即奥康仍与梅赛德斯签订管理合同,但他们不会同意与其他车队签订两三年的协议,他们会在其中一项条款规定,梅赛德斯可以在这段时间内的任何时候召回他。

对沃尔夫来说,更复杂的是,没有一支竞争对手车队可能只承诺一年的合同,如果梅赛德斯在2021年有席位可以填补的话,那么梅赛德斯就可以自由地收回奥康。如果一个车手在一个赛季后就离开了,为什么要把资源投入到他的职业生涯中去呢?

换句话说,如果奥康在2020年在其他地方比赛,他将离开两到三年,在他的合同到期之前,梅赛德斯没有机会把他带回来。梅赛德斯可能只是决定,它无法承受让他在那么长时间内无法回归的代价,而博塔斯必须为此做出牺牲。

如果他得不到奔驰的席位,奥康可以去哪里?他曾被雷诺提及可能成为尼克·霍肯伯格的替代者,去年在西里尔·阿比特博尔改变主意并与丹尼尔·里卡多达成交易之前,他已经接近加盟车队。如果罗曼·格罗斯让离开,他也有可能选择哈斯;如果安东尼奥·吉奥维纳兹不留任,他也有可能选择阿尔法·罗密欧。

 

沃尔夫在遇到车手选择困难时是如何判断的

 

“如果你不能为年轻的车手提供机会,那么你就必须做出妥协。”沃尔夫说,“当然,我不会阻挡埃斯特班,不让他在F1上驾驶,从而破坏埃斯特班的职业生涯。”

“他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因为他说如果我们这么做,他会理解,如果需要的话,他会留在梅赛德斯大家庭,和我们一起做其他的事情。但我认为他必须在F1获得机会,无论是我们还是其他车队,谁知道未来两年,三年,四年后会发生什么。”

“这些人都很年轻,他们都在22岁到24岁之间。这是刘易斯加入F1的时候。所以对所有这些年轻人来说,未来是光明的。”

当被问及车队是否只在他没有奔驰承诺的情况下才对奥康感兴趣时,沃尔夫说:“这不是关于从梅赛德斯那里解脱出来的,因为当你和另一支车队在一起时,你无论如何也不会为我们而比赛。是的,围场有兴趣拥有他。”

不可避免的是,我们关注的焦点是沃尔夫会对奥康做什么。而博塔斯呢?显然,梅赛德斯不可能带着这个年轻人,把博塔斯挂在外面晾干,因为他的未来并不安全。

他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处于与奥康非常不同的阶段,所以这是一组非常不同的参数。任何使用博塔斯的车队都有可能在他们想要的时间里拥有他,他不会在等待回到梅赛德斯的模式中等待。

沃尔夫在遇到车手选择困难时是如何判断的

赛车骑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