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今年暴雪嘉年华公布守望先锋2和暗黑4,暴雪能重回巅峰吗?

17173游戏网    08-16 12:12

上个月,暴雪三位创始人之一,现任首席开发官的弗兰克·皮尔斯正式宣布离开暴雪。这也意味着暴雪的三位创始人中只有中途曾出走十余年的阿伦·亚德翰仍然留在决策层,他负责着新项目的开发工作。暴雪的未来已经被交予到下一代决策者手中——然而摆在他们面前的,并非是一片坦途。

如果今年暴雪嘉年华公布守望先锋2和暗黑4,暴雪能重回巅峰吗?

Part.1 王权没有永恒

从去年的暴雪嘉年华开始,“王权没有永恒”这句《巫妖王之怒》中的台词总会在人们聊起这家公司时被提起。事实也的确如此:2018年是动视暴雪创下破纪录收益的一年,在年底也达到了长期以来股价的最高点。然而世事无常,动视暴雪似乎也走到了盛极而衰的时刻。

如果今年暴雪嘉年华公布守望先锋2和暗黑4,暴雪能重回巅峰吗?

2018年暴雪嘉年华是一个转折点

从去年年底到今年七月初,动视暴雪的股价跳水了35%。人人都知道2019年对暴雪来说不会是一段轻松愉快的时光,但没想到影响如此剧烈。在今年三月发布的一季度财报中,暴雪的利润出现大幅度下跌:从去年的4.8亿美元降到了3.4亿美元。

更加重要的数据是暴雪的营业利润从1.2亿美元暴跌到了5500万美元,说明游戏这一暴雪的主营业务产生的利润大大减少。虽然2018年的一季度有着《守望先锋联赛》和资料片《争霸艾泽拉斯》等消息加成,拿2019年的一季度与2018年比较略显不公,但是超过一半的收入减少仍然不是一件等闲之事。

如果今年暴雪嘉年华公布守望先锋2和暗黑4,暴雪能重回巅峰吗?

你们难道没有手机吗?

2018暴雪嘉年华公布的《暗黑破坏神:不朽》是暴雪一系列问题的引爆点。发布会结束之后关于这款手游的评价褒贬不一。其实客观来看,作为一家商业公司,暴雪看重手游市场,选择推出暗黑手游本身无可厚非,玩家也并非排斥这款手游,只是暴雪在万众期待《暗黑4》的时候推出暗黑手游,设计师甚至还冒出“你们难道没有手机吗?”这种容易激怒玩家的“金句”,也难怪会让玩家把矛头指向这款其实看起来还不错的暗黑手游。

如果今年暴雪嘉年华公布守望先锋2和暗黑4,暴雪能重回巅峰吗?

动视暴雪开始裁员

暴雪面对的另一场风波是2月的裁员事件,也许涉及到公司在战略上的调整。动视暴雪在四季度财报的电话会议上中宣布裁掉800名员工,其中暴雪裁掉了209人——尽管他们刚刚在过去的一年里取得了破纪录的利润。

动视暴雪CEO罗伯特·科蒂克在电话会议里表示,即使“我们坚信裁员计划会给有天赋的人带来更大的施展空间”,但是达到预期的利润是“许多因素共同决定的”,而且“没有办法保证我们的事业会随着裁员计划的推进而更具效率。”

如果今年暴雪嘉年华公布守望先锋2和暗黑4,暴雪能重回巅峰吗?

动视暴雪CEO 罗伯特·科蒂克

值得注意的是,科蒂克本人也颇具争议。他本人在密歇根大学就读期间曾拿到过史蒂夫·韦恩的投资为Apple II开发软件,随后他接受了乔布斯的建议,辍学创业。1990年,从未接触过游戏业也不喜欢玩游戏的科蒂克和朋友一起买下了动视25%的股份,于1991年担任CEO直至今日。他在维望迪掌控暴雪期间推进了动视暴雪的合并,且在2013年通过有争议的手段为动视暴雪从维望迪赎身。

2019年由非营利机构As You Sow评出的前100薪酬过高的CEO中,罗伯特·科蒂克榜上有名。排名的主要依据是CEO与普通员工的薪水比例,辅以股份等参考因素。而且在这份榜单中,科蒂克荣幸的成为了游戏业有史以来薪酬过高程度排名第一的人:根据2017年的数据,他有着175万美元的年薪——以及2600万美元的股权等收益。

如果今年暴雪嘉年华公布守望先锋2和暗黑4,暴雪能重回巅峰吗?

暴雪停办2019风暴英雄HGC冠军赛

暴雪今年的大裁员中,大部分为非开发部门的职员,覆盖面包括游戏发行、电子竞技、IT、市场营销等部门。暴雪与它的竞争对手相比在更新频率上处于巨大的劣势。虽然这和暴雪打磨完善再发布的一贯步调有关,但是在当下的环境中,暴雪的节奏对于提高玩家黏性无疑是个负面因素。

如果暴雪想要在开发更多游戏内容的同时保持支出不变,那么裁掉非开发部门的员工就是难以避免的。暴雪还在年初裁掉了《风暴英雄》的电竞团队,调走了一批开发者到其他项目上。每一支团队都是暴雪辛苦培养起来的队伍——但是暴雪突然发现,自己没有足够的项目需要这些员工了。

自暴雪前总裁麦克莫汉在去年离职后,动视对暴雪的干预程度在不断加深。这不仅仅是资金上的影响。在科蒂克的领导下,动视通过推出年货的方式取得了商业成功。而暴雪一直在以自己的步调稳步前进,专注于已有IP的同时,在打磨完善的时候推出新的作品。暴雪的节奏会被动视打乱吗?短短半年虽然不足以让我们看出答案,但是最终的改变,也许是玩家难以接受的。

Part.2 明者因时而变

如果你试着投资一家公司,最坏的情况不过是把本金赔的分文不剩。但如果你慧眼独具看中了一家蓬勃发展的企业,却可以获得本金数倍的收入——而暴雪就是这样的优质投资目标。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过去的五年中,暴雪的股价上涨了108%,翻了一倍有余。毫无疑问,暴雪现在正处于艰难时刻,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对他们失去了信心。

如果今年暴雪嘉年华公布守望先锋2和暗黑4,暴雪能重回巅峰吗?

早起的游戏公司只能通过制作游戏,发售游戏的循环得到回报,也就是说其利润完全与销量挂。卖出游戏给玩家是一种“一锤子买卖”,而现在的游戏公司可以通过更多的方式获得利润,通过提供源源不断可购买DLC的方式或加入微交易丰富游戏内容,延长游戏的盈利周期。虽然这种模式在玩家眼中褒贬不一,但不可否认这的确提升了游戏公司盈利能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服务型游戏”。

暴雪CEO罗伯特在谈及长期战略时表示,“在如今的境况下,我们专注于已有IP的做法非常合适。玩家在更少的游戏上投入了更多时间,而创造新的作品在娱乐业中,从来都是难度最高的任务。”

如果今年暴雪嘉年华公布守望先锋2和暗黑4,暴雪能重回巅峰吗?

我们能在今年暴雪嘉年华见到《守望先锋2》吗?

在各家媒体对今年暴雪嘉年华的预测上也可看出一二。除去《魔兽世界》新资料片,《炉石传说》新扩展包等“常规”更新外,《守望先锋2》和《暗黑破坏神4》这类已有系列的续作均被认为有可能在今年的暴雪嘉年华上公布。2019年11月对暴雪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过去一年所作出的战略部署结出的成果,将会在今年的暴雪嘉年华上初现端倪。

如果今年暴雪嘉年华公布守望先锋2和暗黑4,暴雪能重回巅峰吗?

市场对暴雪美股盈余的预测曲线

从大环境来看,暴雪的手中仍然握有充足的筹码。据统计显示,世界范围的游戏玩家将在2021年从22亿增长至27亿。在这个1400美元的产业中,暴雪尚有巨大的增长空间:动视暴雪总共约20亿美元的现金和每年约16亿美元的现金流,意味着他们有充足的资源投入在游戏开发和其他业务上挽回颓势。

Part.3 下一步,怎么走

在过去的五年中,暴雪在发布新系列这件事上尤为活跃:2014年的炉石传说,2015的风暴英雄以及2016年的守望先锋。很难想象暴雪能够继续保持这样的开发速度,因此正如CEO科蒂克所言,巩固发展目前已有的系列才是暴雪的上策。除去《暗黑破坏神4》和《守望先锋2》这两款也许会在2019年暴雪嘉年华上公布的新作,我们也要做好看到《暗黑破坏神:不朽》新消息的准备。

如果今年暴雪嘉年华公布守望先锋2和暗黑4,暴雪能重回巅峰吗?

2018年公布的手游《暗黑破坏神:不朽》

从中国到世界的手游市场对暴雪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动视暴雪旗下的King手游公司与其他两位比起来在PC玩家看来或许声名不显,但是你一定听过他们的招牌游戏《糖果粉碎传奇》。2019年一季度King的月活跃用户(MAU)相比于2018年有所增长,从2.68亿增长到了2.72亿。而且其广告收入翻了一倍有余。

与之相比,暴雪的MAU(月活跃人数)不仅没有增长,反而从3500万跌到了3200万。部分观点认为,暴雪增长乏力是因为缺乏对手游的关注——而且暴雪似乎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对于暴雪这样一家长期专注于PC游戏的公司来说,手游的确是发展的机遇,但这取决于暴雪能否巧妙的将已有IP与手游结合,避免再一次遇到“你们没有手机吗”的尴尬局面。

如果今年暴雪嘉年华公布守望先锋2和暗黑4,暴雪能重回巅峰吗?

《守望先锋》联赛激战正酣

另一处增长的关键所在是电子竞技产业。在“守望先锋联赛”创立之前,由于暴雪限制过多,大部分《守望先锋》的赛事长期处于尴尬的境地。2017年MY等大俱乐部由于入不敷出纷纷表示放弃《守望先锋》项目,其他小型俱乐部的生存状况更是不必多言。而暴雪对《魔兽争霸3》等其他游戏赛事的态度也大致相似。

如果今年暴雪嘉年华公布守望先锋2和暗黑4,暴雪能重回巅峰吗?

电子竞技赛事依靠广告和赞助盈利。如何获得更多赞助,这是摆在“守望先锋联赛”面前的最大挑战。得益于庞大的玩家基数和向传统体育学习的城市战队模式,“守望先锋联赛”的发展欣欣向荣,在第二赛季增加了新的对于。

然而,地理因素也使得暴雪需要说服那些在战队城市之外的广告商,电竞赛事广告是一笔划算的投资。不过从第二赛季百威啤酒和可口可乐的赞助来看,“守望先锋联赛”的发展未来可期。科蒂克在谈到联赛的适合就表示,可以从“守望先锋联赛”里看到“巨大的发展潜力“。

虽说“王权没有永恒“,但手里还握着大把好牌的暴雪依然还有机会。是的,它正经历着战略转变的阵痛——但玩家依旧希望看到暴雪的浴火重生。

电竞 守望先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