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拉罹难半年疑点未消,造访他的家乡能听到什么故事?

虎扑足球    08-16 13:22
萨拉罹难半年疑点未消,造访他的家乡能听到什么故事?

虎扑8月16日讯 达里奥-萨拉沿着楼梯走下去,当他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手上多了一双足球鞋。他相信这是哥哥埃米利亚诺-萨拉一月不幸离世前所穿的最后一双球鞋。

球鞋经过个人定制,上面印有阿根廷国旗以及“Tito 9”的字样,达里奥笑着说道:“Tito在西班牙语里意为叔叔,他这是为了他的小侄子奥古斯托。姐姐罗米娜让埃米利亚诺当了她儿子的教父。所以这双鞋能够代表足球与家庭、家族之间的联系。”

萨拉罹难半年疑点未消,造访他的家乡能听到什么故事?

今年一月,28岁的萨拉以1500万英镑身价从法甲南特转会加盟了卡迪夫城,打破了后者的引援转会费纪录。但对于这位阿根廷前锋和他的家人来说,喜悦太过短暂。

1月21日,在和卡迪夫城完成签约之后,萨拉准备返回南特与他的队友告别。当时英吉利海峡上空的天气并不好,但萨拉十分着急这次的形成,因为第二天早上他还要参加卡迪夫城的训练。威利-麦凯作为中间人安排了这次的航程,但他坚称飞机和飞行员大卫-伊博森都不是他挑选的。

这是一架型号为PA-46马里布的小型飞机。当晚19:15他们离开南特,但很快就与外界失去了联系。萨拉的家人经历了两周的痛苦等待,最终海洋学家大卫-默恩斯所带领的搜寻团队确认了打捞上来残片就来自于萨拉所乘坐的飞机,尸体也的确是萨拉本人的。

现年24岁的达里奥坐在餐桌前,指着一张张照片向我们讲述着哥哥的故事。他的目光不时转向壁炉架,萨拉的骨灰盒就安放在那。他轻抚一张萨拉和母亲梅赛德斯的合影,说道:“这是我母亲最喜欢的一张照片。有时你会感觉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早上或半夜醒来,有一瞬间我会感觉一切如常,然后我会意识到悲剧已经发生。说实话我睡得不好,总是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对我的母亲来说更是这样。我们不可能预料到这一切的发生,没有什么比失去自己的儿子更痛苦的了,我们每天都会安慰她。”

萨拉罹难半年疑点未消,造访他的家乡能听到什么故事?

上周,小奥古斯托度过了自己的一岁生日。“他给了我的母亲希望和生活的意义,就像一缕阳光。婴儿有让人开心的特殊能力,就像魔法一样。”

萨拉成长于阿根廷的布罗格雷索,这里距离英吉利海峡约6500英里。布罗格雷索只是一个朴素、不起眼的小镇,生活着3000多名居民。现在正值冬季,下着毛毛雨刮着大风,气温已经接近零度,镇上的两家餐馆并没有中央供暖系统,除此之外这里就没有其他真正意义上的社交场所了。萨拉所乘坐的飞机失事后,小镇居民曾在广场上为他祈福。镇上有个咖啡馆,退休老人会在这里喝咖啡聊天。广场一边是教堂,不远处还有一个壳牌公司的加油站。萨拉的朋友华金-卡雷斯蒂亚表示:“小镇的生活很简单,这是我们的家。如果要说有什么令人感到沮丧的事,那就是经济、是钱、是各种冲突。萨拉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他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想要讲出他的故事。”

马丁-莫尔泰尼卷起了自己的袖子,露出了自己上臂上的纹身,那是他最好的朋友萨拉为南特进球后的庆祝动作。他的手机背景也是类似的图片。上赛季进行到12月中旬时,萨拉和姆巴佩并列法甲射手榜首位,他的进球数甚至多于内马尔。

萨拉罹难半年疑点未消,造访他的家乡能听到什么故事?

当时莫尔泰尼曾前往法国拜访好友,他表示:“当时我的感受溢于言表。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在一座宏伟的体育场中进球,全场球迷都在歌颂他的名字,那种场面无与伦比。赛后我们一起去了酒吧,所有人都想要他的签名并与他合影。”

莫尔泰尼思绪万千,他回忆起了童年的点点滴滴。“我们经常会在下午跑回家,喝巧克力牛奶、吃饼干然后去踢足球,直到太阳落山了再回来。”

卡雷斯蒂亚补充道:“萨拉在学校里可是个坏学生,我们都是。我们只想玩,只想踢球。那时他每个赛季都能打进40球,展现出了恐怖的攻击力。我们每次训练为期90分钟,而他总是会拉着我们一起加练。他总是很有激情并且很亢奋。如果我们输了,他也会哭,并要求我们下次做得更好。大多数比赛我们都能以5-0的比分拿下,因为我们有萨拉。”

在布罗格雷索,人们都知道萨拉是与众不同的。15岁之前他一直在当地球队圣马丁踢球,之后他去了90英里以外科尔多瓦的圣弗朗西斯科俱乐部。在圣马丁执教过萨拉的迭戈-索利塔教练表示:“萨拉是个令人不可思议的孩子。在13至15岁期间他在我手下踢球,他力气很大,是个天生的运动员。他也是全队最高的,头球很不错。他经常能在禁区外任意球得分,当其他孩子都去参加聚会时,他会留下来加练。”

萨拉罹难半年疑点未消,造访他的家乡能听到什么故事?

弟弟达里奥表示:“四岁时母亲带着埃米利亚诺出去玩,回来后他就说自己想要成为一名职业球员。他总是说这句话。当时他游泳游得很好,还会参加1000米跑比赛。在圣弗朗西斯科踢球时,俱乐部把他送到了欧洲试训,他去了马洛卡、本菲卡和波尔多。这对于我的母亲来说很艰难,因为那时埃米利亚诺还很小。”

索利塔补充道:“在本菲卡,鲁伊-科斯塔告诉他,‘就像这样训练,你会成为一名球星的。’他显然感到十分开心。”

作为一个身处异国他乡的南美青年,要适应在法国的生活并不轻松。当萨拉最终和波尔多签约后,他雇佣了一名家庭教师,专门强化自己的法语。他一直在努力,在效力奥尔良、尼奥尔和卡昂期间,他逐渐得到了人们的认可。在87场比赛中,他一共打进了42粒进球。随后在2015年他以100万英镑的身价转会加盟了南特。

卡雷斯蒂亚说道:“我一直都觉得他的勇气令人惊叹。他就像是在一个弹簧垫上一样,每次都会跳得比之前更高一些。我们都称他为‘坦克’。在付出了如此多的努力之后,他配得上在英超踢球。他是圣马丁俱乐部百年历史上最成功的球员。”

萨拉罹难半年疑点未消,造访他的家乡能听到什么故事?

“在青年时代他一直在追求自己的梦想,他牺牲了许多,克服了很多困难。在他南特的家中还有一个健身房,为的就是能更好地进行身体训练。如果我们晚上一起吃了烧烤,第二天早上他就会去跑步。登陆英超是他职业生涯迄今的巅峰,但就在这时不幸发生了,这真是太不公平了。”

1月22日星期五,这一天会永远烙印在萨拉家人的心中。达里奥表示:“埃米利亚诺的经纪人梅伊萨-恩迪亚耶那天早上打电话给我,说飞机失踪了。六点钟我们全家都起来了。一两天前我还和他说过话,这真是令人感到烦躁。他刚刚和卡迪夫城签约,我们正在计划去那看望他。但现在我却不得不告诉妈妈这个悲痛的消息。”

卡雷斯蒂亚回忆道:“那天早上7:15我起床准备去上班,我打开电视,看到萨拉成为了新闻的主角,这条消息正在全国范围内播出。我们开始在朋友之间的WhatsApp群里议论这件事。这怎么可能呢?不要,不可能,求求你了,不要。我看了萨拉最后一次登陆WhatsApp的时间,随后感到心如死灰。我问过了他的兄弟,他的家人已经崩溃了。”

搜寻工作成为了全球热点。圣马丁俱乐部主席丹尼尔-里贝罗表示他当时收到了数百份媒体采访请求,来自美国、秘鲁、厄瓜多尔、法国、西班牙和阿根廷国内各省。摄像师也将萨拉的家围得水泄不通。萨拉的家人要求搜救团队不要放弃对萨拉和飞行员伊博森的搜寻。整件事令人心碎。BBC之后表示,他们关于萨拉失联事件的初始新闻报道浏览量达到了900万次。

萨拉罹难半年疑点未消,造访他的家乡能听到什么故事?

对于萨拉的父亲奥拉西奥来说,儿子的不幸离世是难以承受的打击。仅仅三个月后,4月26日,奥拉西奥在布罗格雷索的家中因心脏病发作而去世。

奥拉西奥和萨拉的母亲已经分居,他的新伴侣莉莲娜表示:“这件事对奥拉西奥打击很大,他很痛苦,完全变了一个人。他相信搜救团队能找到他的儿子并将其安全带回。他一直说,‘我的儿子正在受苦,他肯定又冷又饿。’”

“但随后搜救的结果并不如愿,微弱的希望破灭了,萨拉被证实已经去世。这对奥拉西奥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他再也没能从中走出来。他睡不好,总是会在半夜醒来。他没有健康方面的问题,只是因为这件事而感到极度痛苦。我联系了一位心理医生,但奥拉西奥无法将自己的感受告诉心理医生,因此心理医生也帮不了他太多。”

莉莲娜表示其实萨拉和父亲的关系并不好,近几年来两人的联系不多。但在面对摄像机镜头时,奥拉西奥表示自己在事发前的一周还曾和儿子有过交流。莉莲娜称这不是事实,奥拉西奥这么说只是怕媒体知道了他和儿子关系破裂后会改变对他的看法。

莉莲娜说道:“他的悲伤不只是因为儿子去世了,还因为随着萨拉的离世,他们再也不可能重归于好,他失去了所有的机会。”

萨拉罹难半年疑点未消,造访他的家乡能听到什么故事?

“奥拉西奥去世前的那天晚上,我们一起边吃饭边看球,一切正常。那顿饭很不错,他还喝了一杯红酒。但在凌晨四点,他突然醒来感到胸部剧烈疼痛。我们尽力抢救他,但最后很遗憾。”

莉莲娜的眼眶湿润了,她继续说道:“那段时间真是令人害怕极了。说实话我过得也不好。我有一个12岁的女儿,奥拉西奥很好地扮演了父亲的角色。她问我,‘爸爸为什么要走?’奥拉西奥是一个善良的人,一个完美的伴侣,过去五年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他22岁时我还不到20,我们相恋了,他是我的初恋。随后我们分手了,各自和不同的人结婚,最后我们又走到了一起。这是一个关于真爱的故事。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被公正地对待,包括萨拉、奥拉西奥,也包括飞行员。希望阳光能够照进黑暗。”

这些都是从萨拉亲友的视角对这场悲剧最直观和基础的感知。事故发生后,相关报道挖掘出了更多细节。威利-麦凯不是萨拉的经纪人,但他的儿子马克在这笔转会交易中扮演了中间人的决赛,这趟致命的航程也是由威利安排的。在飞行员人选上,他的首选是大卫-亨德森,但当晚亨德森无法执飞因此威利找到了59岁的伊博森,他同时还是一名兼职工程师。

伊博森并没有商业飞行执照,此外地方法院此前还判决他须支付2.34万英镑。据BBC报道,伊博森是色盲,因此他的执照只允许他在日间飞行。他的遗体至今也没找到。

萨拉罹难半年疑点未消,造访他的家乡能听到什么故事?

在萨拉的最后一条WhatsApp语音消息中,他告诉朋友:“我现在已经登机,这家飞机看起来很老旧,好像要散架了似的。”英国航空事故调查局(AAIB)已经问讯了飞机的所有方,但相关细节仍有待披露。多塞特郡警方后续将继续调查这起事故,AAIB会提供更多信息和情况。

萨拉的朋友们想要知道事故发生的原因。尼古拉斯-多布莱尔,萨拉儿时的一个玩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看看现在所披露出来的细节,萨拉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照料。如果一家俱乐部刚刚以创纪录的金额签下一名球员,那就应该尽一切努力确保他的安全和健康对吧?机场也有问题,那天晚上的天气情况十分糟糕,他们就不能等到第二天早上再起飞吗?好吧,如果这一切是发生在阿根廷的乡村,那还能理解。可是这发生在英超,在英格兰,那可是全世界足球的榜样。”

卡迪夫城坚称他们的做法非常职业,俱乐部向萨拉提供了一张商业航班的机票。但由于想要早些抵达南特,萨拉在接到威利-麦凯另一个儿子杰克的短信之后就改变了主意,决定搭乘私人飞机。

杰克-麦凯是一名球员,当时也效力于卡迪夫城。1月18日星期五,晚上7:56他给萨拉发了一条短信,内容如下:“我父亲告诉我你准备明天回家。他可以安排一架飞机把你直接送回南特,并在周一你方便的时候接你回来,这样你就能在周二参加球队的训练了。”

萨拉罹难半年疑点未消,造访他的家乡能听到什么故事?

卡雷斯蒂亚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更生气了。之前我更多的是悲伤和痛苦,现在是纯粹的愤怒。事发已经六个月了,我们想知道事故发生的原因。我们想知道萨拉的死到底能否避免?”

对于很多专家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特里-托泽是一位曾供职于航空公司的前飞行员,他的分析一针见血。他告诉The Athletic:“这趟航程完全没有任何借口可开脱或值得辩解的地方。首先,单引擎飞机在水面上空飞行本来就是非常危险的,即便在能见度很好的情况下,你也该使用双引擎飞机,因为这样即使一台引擎出现故障,你还能依靠另一台引擎脱险。此外只配备一名飞行员这种情况也应避免,过大的工作负荷即便对职业飞行员也十分危险。”

起飞一小时后,即当晚8:15,伊博森要求空中交通控制方面允许自己将飞行高度从5000英尺降到2300英尺。对此托泽表示:“在云层高度飞行很容易让飞行员失去方向,这是他们可能会做出一些不明智的决定。当事飞行员没有夜间飞行的资质,也没有驾驶这种飞机的资格,因此他不应该在夜间飞行,也不该将飞机抬升至云层高度。在你没有驾驶某种飞机资格的情况下,尤其应该注意。”

此外托泽还认为,机场方面并不能决定飞机是否可以起飞。他解释说:“是否起飞的决定是由飞行员做出的,机场方面不会干涉。如果天气实在太差,那你就不应该坚持按原计划起飞。人们往往归家心切,有时他们会为此付出代价。人们有时会为了信守承诺而在重压之下做出愚蠢的决定,很多航空事故都是这个原因。法国当局只会在有人向他们报告有危险非法航班时才会介入。机场方面并没有决定权,是否起飞完全依赖于飞行员的个人判断。”

萨拉罹难半年疑点未消,造访他的家乡能听到什么故事?

圣马丁俱乐部主席里贝罗表示:“我不是航空专业的学生,但据我所了解的情况,当时用这架飞机执飞并不合适,飞行员的选择也不恰当。调查会揭开事情的真相,但我觉得这其中有人疏忽大意了。人们总是把生意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你看,虽然事故发生了,但我们总觉得它可以避免。如果航班、天气和飞行员都一切正常,那这就是一次事故。我们是人,人会犯错,机器也会出故障。但所有迹象都表明这其中有人疏忽大意了,这令人感到更加难过。”

2月25日,AAIB披露了一份中期报告。失事飞机1984年4月27日取得适航证,去年11月进行了年度例行维护。该报告表示将会继续评估天气状况和相关法规要求(包括适航要求、飞行器许可以及机组成员资质)对事故的影响。

托泽表示:“有人以如此漠视人命的方式安排了一趟航班,这简直令人震惊,这对航空界来说太糟糕了。我们要问问当局在这其中做了什么?我觉得我们需要更严格的审查程序。”

令布罗格雷索居民感到悲伤的不仅有萨拉的离世,事故发生后卡迪夫城和南特对于转会费的纠纷也让他们感到非常失望。萨拉已经和卡迪夫城签约,并发布了自己身穿新球衣的照片,但他尚未同球队合练也没有代表新东家参加任何一场比赛。国际足联已经介入,他们将对卡迪夫城需要支付多少转会费做出裁决。当初两家俱乐部商定的金额是1500万英镑,但卡迪夫城方面暂未支付这笔款项。

在向国际足联提交的材料中,卡迪夫城表示在事故发生时,相关协议和文件尚未完全敲定。俱乐部官网上发布了一份题为《萨拉成为蓝鸟一员》的声明文章,球员本人也表示很高兴加盟俱乐部。该文表示萨拉已与俱乐部签下了一份为期三年半的合同,但转会手续尚未完成。

萨拉罹难半年疑点未消,造访他的家乡能听到什么故事?

现在看来卡迪夫城提前官宣转会的做法的确有些不成熟。俱乐部表示,英超官方最初并没有批准转会,因为两家俱乐部所商定的付款计划不符合规定。萨拉须在1月22日前在修改后的合同上签字,但在登机前他并没有签。俱乐部认为这就使得该合同无效。与“新东家”在没有完全完成转会的情况下就在社交媒体上互动,此前并非没有先例。去年的费基尔、马尔科维奇和今年的乔丹-卢卡库都曾这么做过。国际足联将会继续展开调查。

如果转会顺利进行,圣马丁本应该已经收到了一笔数十万的分成。俱乐部表示将翻新一座体育馆以及更衣室、照明灯,以保证家乡每个人都能缅怀萨拉。

里贝罗将卡迪夫城和南特之间的公开争执描述为“冷血且令人厌恶的”。莫尔泰尼也叹息道:“我喜欢足球,但在场上看到的比赛和场下进行的交易完全是两码事。”

除了经济因素,萨拉的亲友将要面对的是失去他的日子。莫尔泰尼说道:“萨拉发给我的消息我都还留着,要让我删除它们我做不到。我会不时看一看,有时也会点开语音听一下或看一下我们的合影。在他的葬礼上我是抬棺人,我之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最好的朋友会在28岁就离我们而去,在那最后一刻我还是想离他近一点,这也是我把他纹在自己手臂上的原因。”莫尔泰尼转过头去,不停擦拭自己的泪水。

萨拉家花园的门敞开着,屋里拴着一只黑色的拉布拉多犬,趴在达里奥的腿上看着往来的每位宾客。萨拉在南特的家中养了一只名为娜拉的狗,萨拉去世后他的姐姐罗米娜上传了一张娜拉在窗口盼望主人归来的照片。现在罗米娜是娜拉的新主人,在新家她再也没有了从前那样期盼、令人动容的眼神。

达里奥说道:“娜拉能够察觉到埃米利亚诺不在了,她和我们的感受是一样的。我们难以忘记伤痛,每天早上醒来我就会想起这件事,沉浸其中。埃米利亚诺是我的哥哥,他对我来说意味着一切。我想象不出今后没有他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我们小时候条件不好,但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收获了成功。我会把关于他的一切都告诉小奥古斯托。”

萨拉罹难半年疑点未消,造访他的家乡能听到什么故事?

“天啊,这太艰难了。我会告诉小奥古斯托埃米利亚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如何从布罗格雷索走出来,通过坚持和付出一步步登陆欧洲,并在五大联赛站稳脚跟。我们不会忘记他,奥古斯托也会为他而感到骄傲。”

AAIB已经表达出了对飞机当时情况的高度关注。在一份特别公告中,他们披露了对萨拉尸体的毒理学化验结果,显示他生前有一氧化碳中毒的迹象。AAIB表示:“特别公告显示,飞行员和乘客可能暴露在了活塞及涡轮发动机所泄露出的一氧化碳之下。毒理学化验发现乘客尸体的一氧化碳血红蛋白饱和度非常高。”

萨拉家人的律师丹尼尔-曼彻弗表示:“萨拉的亲属认为对飞机残骸进行技术性检查很有必要。他们以及公众想要知道一氧化碳是如何进入客舱的。所以萨拉的亲属希望AAIB能够立刻打捞飞机的残骸。”

(编辑:姚凡)

法甲 世界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