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约科维奇:十分想念北京的球迷 会同时打戴维斯杯和ATP杯

乐网网球    10-10 21:46

北京时间10月10日,2019年上海劳力士大师赛结束了男单第三轮的争夺。卫冕冠军德约科维奇两盘战胜美国大炮伊斯内尔挺进八强。赛后塞尔维亚天王再次对中国的球迷送上了赞赏,表示他们十分特别,很想念他们,并表示如无意外将会同时参加戴维斯杯和ATP杯两项男子团体赛事。以下是发布会实录。

德约科维奇:十分想念北京的球迷 会同时打戴维斯杯和ATP杯

记者:今天比赛最大的挑战是什么?你如何评价今天的表现?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接伊斯内尔的球一直很有挑战,他的发球一直非常厉害,他可能是网球运动员当中个子最高的了,显然,以他的身高,发球是他的巨大武器和优势。我尝试着读懂他的发球,在第一盘快结束和第二盘开始的时候,努力找好位置接他的发球,我能一次性拿下五局,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也因为如此,我才能够得以破发,并且守住自己的发球局。我今天这场是我最近发球局最佳的比赛之一。

记者:从美网到上周的东京公开赛,你都做了些什么,让你最近这两周的表现如此出色?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打网球的人总有一些基本的工作需要反复去做,需要训练,让自己保持好状态,有自信,有好的球感。对我来讲,也没做什么特别的准备,我之前最关注的就是确保自己健康,并尽可能地通过康复运动让肩伤恢复。我之前并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能够打亚洲赛区的比赛。很庆幸,我的肩伤没什么大问题,也没给我带来太多的疼痛。

记者:你回伊斯内尔的球效率非常高,请问你是怎么准备的?会不会看之前和他交手的比赛录像?有没有发现他发球的规律?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当然,我肯定要做功课,我也会和自己的教练交谈,试图发现他发球的规律。也就是说,他最喜欢用什么角度发球等等,或者是不是有这样的规律。事实上,他能以任何速度、任何角度,并自带旋转地进行发球和进攻。今天,我猜到了他可能会更多侧重于二发,事实也正是如此。但是倒没有想到,他一次双误都没有,而且每次二发时速都超过两百,这真的太了不起了。不过我对自己的回球也非常满意,我成功地接了他的球,把他引到继续对打的阶段。

记者:比赛时,你的右肘是不是扭了一下?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对。我可能用力过度,所以的确感觉痛了一下,但刚刚打双打没觉得有什么大问题。

记者:这个问题和网球无关,在比赛之前,网上流出一段视频,是关于你和你的赞助商鳄鱼在谈论有关polo衫以及相关的设计,你对它们每一季的颜色或设计会提建议吗?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我的确对比赛服提了一些建议,我也很高兴鳄鱼团队的设计师愿意让我参与这个过程当中,其实这个挺重要,因为我的参与能让我在赛场上感觉更舒适,看上去更帅。但是我对经典polo衫的设计没提什么意见,这事儿由他们来决定。 Rene Lacoste是polo衫的发明者,所以经典polo衫是他们最受欢迎的款式了。鳄鱼一直是网球运动最为重要的品牌之一,它其实也可以算是一个网球品牌,所以我非常荣幸能够加入他们的团队。

记者:ATP杯和戴维斯杯都还没开始打,我想问的是你觉得五年之后,这两个比赛还会继续存在吗?大家谈论把这两个比赛合二为一也有段时间了,现在看起来似乎又不太可能?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我觉得什么事儿都有可能,但现在可能时机不对。从网球的角度来看,我真的希望将这两大赛事合二为一的对话能够继续进行,我觉得这是必要的。展望未来,这两个间隔六周的赛事共存的可能性不大,而且两大赛事的形式也非常非常相近,甚至可能说几乎相同。当然,戴维斯杯有悠久的历史和传统,也有可信度,一百多年来一直颇受关注。

ATP杯是一个全新的赛事,但ATP杯的时间很好,它位于赛季的开头,就在澳网开始之前几周,那时候大部分的球员都已经到了澳大利亚,所以绝大部分的顶尖选手是会去参加ATP杯的。

关于戴维斯杯,你知道费德勒不会参加,另外有些球员也不会参加,所以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今年我会参加戴维斯杯,但我不知道这会不会变成我今后每一年的传统。戴维斯杯所在的那个时间真的很有挑战性,特别是对于很多顶尖球手来说,已经打了一整季的球,然后要去伦敦参加年终总决赛,之后基本上第二天你就得飞,等到了目的地之后,也就是隔天,就要在完全不同的场地和环境之下开始打球了。

我觉得戴维斯杯的形式改变是必要的,有些东西你不得不有所取舍。能够在主场打球,在自己的家乡打球,这可能是我们这些球员最喜欢戴维斯杯的一点了,因为我们可以在自己的国家打球。可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所以我本人是不太喜欢这种改变。

之前谈过是不是可能在三、四或五个不同的欧洲城市开打,然后1/4赛、半决赛和决赛再汇聚到马德里。但现在看起来不可能了,现在已经决定都放在同一个地方打。从市场营销的角度来看,这个杯赛是会很成功的。

事实上我觉得两个杯赛都会非常成功。所以让我们看看,这些杯赛未来的发展吧。我们必须得记住,这两个杯赛之间只间隔了六个星期,把两个如此重要、如此有竞争力的团队,安排在这么紧的时间之内,我个人觉得从长远来看,并不具有可持续性,所以我觉得可能需要改变。

记者:我们都理解为什么你今年去东京打球,但是你在北京的球迷非常想念你,因为在北京的中网,你从未输过一场。我的问题是,明年你还会选择去东京吗?还是会回归中网?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我也很想念在北京的球迷,因为他们真的很棒!和上海的球迷一样,中国的球迷真的都非常非常的特别。今年第一次去日本,我也在那里收获了很多快乐,取得了成绩,也得到很多支持。明年我会争取参加东京奥运会,这是肯定的,只要我身体健康,没有伤病,我就会去参加奥运会。我不知道这周之后会怎么安排,我还没想好这之后是不是继续打比赛,这要稍后才会决定。

记者:你报名参加戴维斯杯,同时也会去打ATP杯吗?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是的。

记者:这对2020年意味着什么?压缩你的休假时间?离澳网这么近,你觉得这有没有风险?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事实上,这些问题也是我最近和我太太一直在讨论的(笑)。停赛期比较短,这意味着什么?我们该去哪儿?我们该做些什么?但事实就是如此。明年还是奥运年,所以夏季停赛时间又缩短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些也是障碍,特别是如果你有家庭的话,这也是一种挑战。如果没有孩子,就会简单很多,很容易决定想做什么以及去哪儿。飞到世界的尽头,然后第二天再飞回来也可以。但是有了孩子,一切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们还没有最终决定,在马德里之后干什么。

当然,我会想休息几个星期。但去哪儿还没定。我觉得大概率我会留在欧洲做准备,迪拜也是可能会考虑的一个地点。现在都还没有决定,我也在考虑是不是尽力把我的家人带去澳大利亚。但要飞的时间很长,我记得澳网好像是二号还是三号开始,我们还得提前到,可能至少提前4-5天的时间来熟悉当地的环境。的确很有挑战,但网球的停赛期一直就是所有职业运动当中最短的之一,甚至就是最短的。

网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