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排全主力征战亚运会,郎平开启“东京攻略”

北京晚报    08-13 06:46
中国女排全主力征战亚运会,郎平开启“东京攻略”

2018年第十八届亚洲运动会将于本周六开幕,这是郎平带队封闭集训之后的第一场战役,冠军自然是最终目标,而亚运会也仅是郎平于2018年展开的国际赛事之一,2018年女排世锦赛则是今年郎平最重要的国际大赛,而征战亚运会则是郎平开启“东京攻略”的第一步,终极目标自然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金牌。

世锦赛首当其冲

别看中国女排接连夺取2015年世界杯冠军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冠军,自从老女排于1986年世锦赛夺冠之后,中国女排已经时隔32年未能夺取世锦赛冠军,2018年9月将于日本打响的世界女排锦标赛则是这一代中国女排球员实现梦想的舞台,因此在中国女排主帅郎平心中,今年世锦赛任务首当其冲。

国际排联改革之后,2018年举行了首届世界女排联赛,由于魏秋月惠若琪退役、徐云丽淡出国家队,阵容变化的中国女排遭遇挑战。如果说世界女排联赛是世锦赛的热身赛,那么比赛充分暴露出现在的中国女排各种问题,几乎每个位置都存在问题,而一传体系的糟糕表现,也让不少人诟病。世界女排联赛之后,郎平带队进行了封闭式集训,全队进行了科学艰苦的训练,每名球员的身体和心理都经受了考验,全队对于自己存在的问题,以及世界各国女排的变化,进行了针对性备战。而且,在封闭集训个的不同阶段,郎平也聚齐了目前全国最优秀的球员,进行了技战术体系的强化,同时也观察谁到底能够挺进2020年东京奥运会。也就是说,郎平正在用一系列国际比赛调试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阵容。

可以说从这一刻起,郎平正式开启了“东京攻略”。封闭式集训之后,中国女排面临四项国际赛事,第一项就是雅加达亚运会,中国女排因各种原因远离亚运会冠军时间已达8年,日本队、韩国队和泰国队全部主力出战亚运会,目标就是力争夺冠,这一次中国女排不再派二队出战,而是以全部主力征战亚运会,用比赛带动新阵容能力的提升,用冠军树立信心。随后,国家队部分人员将出战9月初在瑞士举行的瑞士女排精英赛。为了让主力队员安心备战世锦赛,中国女排将派出二队打9月份的亚洲杯比赛,目标也同样是冠军。2018年女排世锦赛将于9月29日至10月20日在日本打响,这才是郎平在2018年最看重的国际大赛。郎平表示,东京奥运会新周期开始,各队都有变化,目前的中国女排实力仅是具备冲进世锦赛前六的可能,但是前六绝对不是大家希望的成绩,因此我们必须付出最艰辛的努力才行。

磨核心刻不容缓

要说目前中国女排存在的最大问题表象是一传体系不稳,而更要命的则是世界最佳二传手魏秋月退役之后留下的组织核心位置的真空,即便拥有朱婷这样的世界女排巨星,但没有世界一流的二传手,严重阻碍中国女排新阵容向上攀登的脚步。因此,通过这些国际比赛,磨出新核心刻不容缓。

郎平表示,全队进行了封闭式集训,每个人都有进步,也达到了自己对球员的要求,但是训练终归不等同于比赛,只有在真刀真枪的国际赛场去战斗,才能从实战中提升球员作战能力。有道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培养一名优秀二传手的时间远远长于其他位置球员,二传手需要精雕细刻,而且还要经历失败和挫折,同时自己的悟性又很高,可见世界一流的二传手可遇而不可求。当年的孙晋芳、杨锡兰、梁艳,到而后的冯坤、魏秋月,世界一流的二传手决定着全队的技战术水平的高度和水准,这也就是曾经历史上登上世界之巅的中国女排即便阵容有缺憾,但是终归能够称雄世界女子排坛的原因。

随着魏秋月的退役,原先替补二传手丁霞走上前台。但是,在今年世界女排联赛中,丁霞的表现时好时坏,在对世界一流强队的比赛中,丁霞也出现了明显的失误。姚迪因天津女排夺取2017至2018赛季女排联赛冠军,成为联赛最佳二传手。姚迪也是国内出色的二传手,只不过离世界顶尖水平还有差距。因此,在今年世界女排联赛中,姚迪的表现起伏也不小。一名二传手的起伏不定,极大地影响了全队技战术体系发挥的稳定性,加之全队自身一传体系因惠若琪退役,失去了保障环节的深度和稳固,于是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样,中国女排在比赛中磕磕绊绊。

如果不是二传手位置不足,郎平也不会将前国青队二传手陈馨彤,甚至现役辽宁青年队孙海平都被选择进国家队。但是,国内优秀二传手属于稀缺物,这就让郎平犯愁。稍微让人感到欣慰的是,来自江苏的二传手刁琳宇表现出灵动和活力。24岁刁琳宇也是江苏女排曾经夺取联赛冠军的主力二传手,她头脑灵活,脚步移动快,技术潜力大,而且1.82米的身高让刁琳宇在网口也不吃亏,虽然技术还不全面,但很具培养前途。于是,郎平给予了多名二传手平等竞争的机会,不断让她们领衔出战不同的国际赛事。为了2018年世锦赛,更为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磨”出一流二传手刻不容缓。

调阵容未雨绸缪

拥有朱婷绝对是中国女排的福音,但是如果过于依赖朱婷,其他队员无法挺身而出,那么一旦遭遇强敌,或者说遭遇极为艰难的困境,中国女排难以脱身。因此,郎平也在多个位置进行阵容调试,未雨绸缪时不我待。

通过今年世界女排联赛观察,目前中国女排每个位置都有不同的问题。比如主攻手位置,朱婷肯定是世界一流,但是身高1.98米的朱婷一传只能自保,如此出色的世界级主攻手,如果把精力全部耗费在保障环节,也就是中国女排的一大损失。这就是今年国际比赛赛场,朱婷未能爆发出全部能量的原因。而且,朱婷本身自律性很高,现在又作为队长,她的责任心很强,顾虑太多束缚了朱婷的手脚。

排球项目每个位置都有连带性,当朱婷在自己主攻手位置上受到对手限制时,其他主攻手承担起全队攻防重任的能力还很欠缺。在当今世界排坛,主攻手必须要负责接一传和防守,而且特别强调技术的全面性。在某种程度上,当今的主攻手类似多面手,需要弥补许多不足。李盈莹堪称“天才少女”,没有李盈莹就没有天津女排夺冠的资本,但是李盈莹太年轻,技术还很不全面,保障环节技术还不过硬,国际比赛经验也欠缺,如今的李盈莹还在成长之中。多名主攻手技术全面性都很不强,而且张常宁由于动了一次手术,刚回归中国女排,可见主攻手位置很不让人放心。

如果主攻不足,那么副攻手可以进行弥补。然而,技术和作风俱佳的老大姐徐云丽因年龄和伤病淡出国家队,让中国女排副攻线实力有所缺失。也因此,郎平再度叫回老副攻手颜妮,起码能够加强拦网的能力。袁心玥是很有潜力的副攻手,比赛气质也很出色,进攻犀利,但是在拦网方面和随机应变方面还有不足,也就是袁心玥还未成为像曾经塔伊萨和法比亚娜那样的个人能力出众的强势副攻手。

那么如果中国女排接应二传手位置能够有强力球员也行,但是曾春蕾归队很晚,没有多少机会展示,杨方旭受伤病困扰出场机会很少,龚翔宇遭遇技术瓶颈。在组织核心二传手位置不足的情况下,中国女排还没有不讲理的凶悍的接应二传手。同样,在自由人位置如果能有更出色的表现,那么中国女排也存在不断反击的作战能力。然而,自由人位置发挥也一般。

正因为中国女排存在各种问题,而国际大赛正在临近,郎平又有东京奥运会的战略远见,因此郎平麾下的中国女排势必要展现出崭新的一面。从亚运会开始,到2018年女排世锦赛,重新组合的中国女排令人期待。

北京晚报记者 孔宁

排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