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韦德没有迷失方向,CBA也会向养老型引援说不

飞有话说    08-13 10:35

姚明新政已经进入第二年,作为CBANBA顶级球员又作为上海东方男篮俱乐部老板多年,姚明明白外援问题对于CBA的制肘,所以,在前不久,他勇敢地出手对外援引进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而在这个改革过程中,他的朋友,“闪电侠”韦德遭遇了CBA和NBA的艰难选择困境,好在,韦德没有像大范甘迪一样“迷失方向”,他选择留在迈阿密。

幸好韦德没有迷失方向,CBA也会向养老型引援说不

大范甘迪目前在NBA处于下岗再就业阶段,但是没有一家俱乐部向他伸出橄榄枝,这让大范很迷茫,“我迷失了方向,我也不知道未来该何去何从。”

范甘迪的迷茫在于没有球队聘请他出山,而韦德的犹豫是在CBA高报价以及迈阿密亲情间进行选择。因为,浙江稠州银行队三年2500万美元的报价太诱惑了,这等于给他一个养老的好途径,尽管,去远比NBA级别低得多的CBA,让韦德也格外纠结。

幸好韦德没有迷失方向,CBA也会向养老型引援说不

布拉切曾让新疆广汇爱恨交加

此时,中国篮协外援政策大调整了,篮协希望俱乐部在选择外援时更加理性,在外援管理上更具有掌控性,因此规定各球队只能给新签约的外援一年合同。而在2019-2020赛季,外援只有在出场20次后,才能获得完全保障性合同。这个规定让那些签定了大合同来中国后出工不出力的所谓“大牌”没有了依靠,“我觉得大牌外援不会愿意来CBA打球了,因为他们在赛季开始前无法得到全额保障性合同,CBA的吸引力将比不上欧洲联赛。”据说这是某个外援对中国媒体所说,笔者更相信这是经纪人自己的断言。

于是,韦德问题也就不那么难以抉择了。

在浙江稠州银行队给韦德开出三年税前2500万美元的合同后,CBA出台了在2018-2019赛季新签外援只能签订一年合同的新规定,浙江队方面随后向韦德团队提出只能开出一年合同,希望韦德提出价码。这,跟迈阿密一年630万美元的薪金,也没有太大的区别,而像韦德这样的球星,钱有时候不是什么问题。于是,韦德做出了选择:“如果我选择继续征战,我只会留在迈阿密热火,我只会身穿热火的球衣,如果我选择在NBA退役我会去那里。”

幸好韦德没有迷失方向,CBA也会向养老型引援说不

当年艾弗森来中国试训,状态低迷得让人吃惊

笔者现在的怀疑是,CBA那些比较有实力的外援,是否能接受中国篮协的这份制式合同,关于他们上场时间、保障性合同等新规定,实际上也是给他们套上了“紧箍咒“,让俱乐部在外援使用和管理上,有更多的自主权。这种改革的影响是深远的,一年之后,当那些有大合同的外援失去大合同的保障后,是否还愿意到中国来,需要时间来检验。

韦德 nb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