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乒乓球——“置之死地而后生”

先锋乒羽    08-13 11:46

“2018年日本公开赛,昔日威风八面的中国男女乒,却双双遭遇‘滑铁卢’。这在1994年天津世乒赛,我们打了翻身仗之后,很少见的。原本以为男双、女单都是稳操胜券,尤其是女单,四强之中国乒占三人,刘诗雯、王曼昱、陈幸同,结果还是被日本伊藤美诚成功突围,首先是在半决赛中,伊藤美诚大比分0:3落后于陈幸同,最后却连扳四局完成逆转,而之后的决赛中,王曼昱更是将冠军拱手让给了伊藤美诚了。在男单项目中,张本智和连胜中国周恺、马龙张继科夺冠,更是彻骨之痛……”

日本乒乓球——“置之死地而后生”

其实在此之前张本智和早已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因为这名年仅15岁的小将,在这两年的时间内进步神速,他从被中国选手随意“吊打”,到逐渐成为了中国队最为强劲的对手之一,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日本队像张本智和这样的球员近年来屡见不鲜。

日本乒乓球——“置之死地而后生”

我们关注的重心绝不会是球员那些争议问题,我们更应该是去关注其本质,去关注日本年轻球员为什么会有今天这样的成绩,借用老生常谈的话,“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日本乒乓球——“置之死地而后生”

2016年第53届世乒赛,日本男、女乒双双闯入团体决赛,日本队能有这样辉煌的成绩还得回溯到47年前的第31届名古屋世乒赛。回首日本乒乓球的沉浮,可以说走过了一条之字形的路:50年代极度辉煌,60年代霸主地位逐渐被中国队所取代,70年代逐渐没落,80年代以后逐渐进入低谷。直到上届东京世乒赛日本女队时隔31年后重新进入女团决赛,日本乒乓球才走出低谷,重新看到了回到巅峰的希望。

50——60年代

上世纪50年代初,奥地利人发明了海绵球拍,日本人迅速接受了这一新事物,开启了乒乓球由单纯防守进入以攻为主的年代。此前欧洲人使用颗粒胶皮拍都是以削球防守为主,日本队使用海绵拍以中远台长抽进攻为主,力量大、速度快,完全压制了欧洲人的削球打法。在1952年的第19届世乒赛上,日本队夺得女团、男单、男双和女双四项冠军,取代了欧洲人的霸主地位。从1952年到1959年间的七届世乒赛中,日本队夺得了49项冠军中的24项冠军。其中夺走五次男团冠军和四次女团冠军,成为当时世界乒坛的霸主。荻村伊智朗、田中利明、松崎君代等人成为世界乒坛最耀眼的明星。

日本乒乓球——“置之死地而后生”

60年代初,日本人又发明了弧圈球,从此直拍单面弧圈打法成为日本的主流打法。不过由于日本乒协“闭门造车”,致使拥有先进弧圈球打法的日本队并没有统治乒坛。而中国队依靠直拍正胶快攻打法迅速崛起,继1959年容国团夺得世乒赛男子单打冠军以后,在1961年第26届世乒赛又夺得男团、男单和女单冠军,随后在27届和第28届连续夺得男团、男单和男双的冠军,而日本队一直被中国压制,只能获得亚军。日本女队在第26届和第27届还保持女团的冠军,但在28届输给中国队而丢掉了女团冠军,那次比赛中国夺得五项冠军,日本队只夺得女单和混双的冠军。

70年代——90年代

随着中国回归世界赛场,欧洲人的横板弧圈威力越来越大,日本队的成绩逐渐下滑。在1971年第31届世乒赛上,中国男队在决赛中以5:2力克日本队,夺回了男团冠军。日本队当时虽有上两届男子单打冠军长谷川信彦、伊藤繁雄及生胶快攻打法的河野满,但仍然无力阻挡中国新秀李景光、运用两面不同性能球拍的梁戈亮以及仍然保持较高竞技水平的庄则栋的进攻;日本女队在女团决赛中以3:1战胜中国女队,小和田敏子连克中国削球手郑敏之和林慧卿,一人独得两分,大关行江战胜林慧卿,这是日本队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夺得世乒赛团体冠军。

日本乒乓球——“置之死地而后生”

(郑慧卿、郑敏之)

此后韩国和朝鲜女队崛起,中国女队威风不减,日本女队则辉煌不再,在31年间再也没有能够打进女团决赛。日本女选手也没有进入过女单前四名。日 本男队在河野满、高岛规郎的带领下,在1977年第34届世乒赛打进男团决赛,但在决赛中以0:5遭中国队横扫。直拍生胶两面攻打法的河野满在单打比赛中 一路过关斩将夺得男子单打冠军,两年后新秀小野诚治充当了黑马,在没有任何人预料到他能够夺冠的情况下,一路战胜四名中国选手,最终夺得男单的冠军。那也是日本选手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夺得世乒赛男单冠军。

进入80年代以后,主要是速度和旋转对抗的年代,世界乒坛主冠军争夺更是在中国和欧洲之间。而90年代后,日本队几乎完全失去了竞争力,在1994年亚运会上,靠前中国世界冠军小山智丽连续战胜乔红、邓亚萍,拿下亚运会女单冠军,才有一丝亮点。

放眼当下,张本智和、丹羽孝希、平野美宇、伊藤美诚等一批小将的身影逐渐在世界舞台上闪耀光芒。也屡次刷新最年轻夺冠记录,这其中离不开日本乒协近两年来的改革举措:

1. 大量引援,其中包括中国球员之外的教练组,吸收中国在乒乓球执教方面先进的训练方法和训练技术。

2. “壁虎断尾”断层改革,在优化分配资源和确保资源得到最大化利用的同时,放弃本该成为日本当下乒坛中流砥柱的一大批本土球员。着重培养更为年轻更有潜力的青少年球员,为2020东京奥运会做足铺垫。

3. 更加完善、方便的归化制度,为特殊人才开放绿色通道。张本智和就是最好的例子。

除了这3条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地方正发生着蝴蝶效应,现阶段的影响力是咱们有目共睹的,不过这一次改革能让日本乒乓球达到何种高度可能还得到2020东京奥运会之后的一段时间才会逐一体现。

—— END ——

部分素材来自网络 整理编辑 | 锋哥 阿柒(实习)

乒乓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