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山东鲁能」橙色的信念,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阿洛一笑    09-12 18:13

二十年前,我十六岁,在读高中,时值青春年少,一往无前,理想比天高,梦想比蜜甜。觉得世界很大,生活很美,未来这大的世界和美的生活都将属于我,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二十年后,我三十六岁,世界仍旧很大,可那都是别人的世界;生活依然很美,而属于我的只有家人的陪伴。理想就像天空的浮云,可望而不可即;梦想犹如指尖的流沙,即便牢牢抓紧也已所剩无几。当年的锐气早就烟消云散,青春的激情只能在回忆里点点追寻。背负着生活压力的我,血管里还有一丝青春热血吗?

有,还真有!

那丝热血是橙色的,橙色的战袍,橙色的信念,橙色的山东鲁能泰山。只有在山东鲁能比赛时,我才会有青春的血脉喷张,只有在和朋友们谈论山东鲁能时,我才能有热血的激情涌动。

而这丝热血的注入,始于1999年冬天的那个下午。

那天下午我们上自习,教室里有人在小声读书,有人在低声说话。我的座位在教室左侧的最前排,紧挨着讲台,讲台上有一个听英语用的录音机,录音机带着天线,有收音机功能。收音机能收到一款节目,是由主持人郑晋现场直播的足协杯第二回合山东鲁能泰山主场迎战大连实德的决赛。

我在文科班,女生多男生少,我身边更是一水的女同学。当我打开收音机,调到直播比赛的频道听节目的时候,周围的女同学没有一个提出异议的,或许当时的她们能理解一个球迷那时的心情吧。

由于首回合客场1:1,因此本轮回到主场,只要山东鲁能0:0逼平对手就能夺冠,这对于以防守见长的鲁能来说是有利的,因此我的心情是稍显淡定的,坐在椅子上,佯做低头看书状,却聚精会神的听着比赛。

比赛进行到二十多分钟,主持人郑晋用一种非常不甘的语气忽然说出“大连实德进球了,王鹏,山东鲁能0:1落后”时,我的心猛的哆嗦了一下,低着的头不由得右侧抬起看向收音机,而恰此时,跟我平行,也坐在前排的一个美丽女生竟也抬头望向了我,并露出了一个充满同情的微笑。我们相视无言,她低头继续看书,我低头心坠冰谷。

上半场结束的时候,我们下午的课已经上完了。我关掉收音机,径直跑向了更高楼层的理科班,因为他们那里由于楼层高的原因,电视可以接收到山东卫视的信号。而那时,山东卫视是直播鲁能泰山比赛的!

在一间教室里,挤满了我们这些看球的男生,大家紧盯着挂在墙上,闪着雪花的电视,鲁能踢的好时我们高声喝彩,鲁能踢的差时我们扼腕叹息,终于在罗梅罗打进一球扳平比分的那一刻,男生们疯狂了,敲桌子、拍板凳,每个人都在用自己最热烈的方式表达着对进球的庆祝。那种喜悦,无与伦比!

然后,罗梅罗再进一球,整个教学楼又一次震颤!这次的吼声比之前的更加嘹亮和疯狂,周围的同学不管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在拥抱庆祝,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赤裸裸的兴奋!

比赛临近尾声,马上就要进入伤停补时了,攥着拳头的我们在殷切的等待比赛的结束和冠军的到来。然而,大连居然在第八十九分钟的时候扳平了,2:2,如果按照这个比分结束,大连夺冠!

一阵叹息,一通敲桌子、砸书本,每个人都像干瘪的气球,无精打采,甚至怒火中烧。有一个同学更是起身跑到讲台上关掉了电视。人群骚动,不是埋怨关电视的同学, 而是纷纷出门离去,夹杂着口中的不满和发泄……

偌大的教室,爆满的人群,瞬间只剩下几个人。我傻愣愣的坐在一张桌子上,跟仅剩的几名同学面面相窥,大家都愣了一会后,其中一个同学走向讲台打开了电视,然后,我们就看到了那个让人热血喷张,激情澎湃的画面……

这次教学楼没有震颤,因为吼的人并不多,但每个人都在歇斯底里的吼,激动的歇斯底里,幸福的歇斯底里!这种歇斯底里像一个针筒般刺入了我的血管,而随之注入的正是那丝橙色的热血,那丝一直青春,一直激情的橙色热血!

那场比赛虽然已经时隔十九年,但每每思及依然历历在目,就像一座丰碑一样高昂的矗立在我看球的生涯中。

此后,鲁能陷入过低迷,也经历过辉煌。低迷的时候我坚信鲁能可以走出困境;辉煌的时候相信鲁能可以更加辉煌。因为经历过那场比赛的人,就像经历过长征的红军一样,是将信念烙印到骨子里了。只要那丝热血还在血管里流淌,你就永远是青春飞扬的,是永不言弃的,是历久弥坚的,是始终如一的……

在我最青春年少的时候,血液里注入了橙色;在我即将步入中年的时候,橙色持续给予着我青春。多么幸运的选择,多么幸福的守候。我将继续着我的橙色信念,相信橙色也会带给我更多的青春飞扬,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我与山东鲁能」橙色的信念,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山东鲁能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