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菲律宾最大牌球员,完成了从坏小子到顶梁柱的蜕变

ECHOFOOTBALL    01-12 16:37

2006年前往菲律宾的一次旅行,让斯特凡·施罗克(Stephan Schröck)产生了为菲律宾国家队效力的念头。

施罗克参观了他母亲的家乡——北可塔巴托省城市帕兰,他立即意识到自己在德国的生活是多么幸运。

“我亲眼见到在菲律宾生活的不易。”施罗克回忆起他的经历时说。“每隔一公里就有一个军事检查站,我记得奶奶叫醒了在吉普车里睡觉的我,因为军方要检查我们的护照。在那里我不能经常出门,因为亲戚说那样会很危险。”

这位菲律宾最大牌球员,完成了从坏小子到顶梁柱的蜕变

在德国成长的施罗克对菲律宾足球的了解更是少之又少。

但那趟旅行让他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而且他内心一直渴望找到一种特殊的方式来表达他对母亲的爱,帮助这个国家。(在施罗克10岁时,他的父母就离婚了,此后他一直跟随母亲生活)

2008年,施罗克试图申请为菲律宾队效力,但由于他代表德国U-18、U-19、U-20都出过场(与诺伊尔、普林斯·博阿滕同期参加2005年欧青赛),而且年龄已超过21岁,申请最终失败了。次年,国际足联取消“转换代表国家队的年龄限制条款”后,施罗克得到了机会。

同年,菲律宾商人丹·帕拉米接管了菲律宾国家队的运营,他提出了100计划(Project 100)——将菲律宾国家队的世界排名提升到前100名。由于足协支持有限,也无法从企业那里得到足够的赞助,帕拉米不仅自掏腰包保证国家队的比赛与训练,还投入大量金钱用于网罗有菲律宾血统的海外球员。在这一浪潮下,2011年,施罗克终于拿到了菲律宾护照。

但施罗克当时仍拄着拐杖,膝盖的重伤让他至少要等6个月才能代表菲律宾队出战。

等待是值得的。代表菲律宾队出战的第三场比赛,在奶奶的现场注视下,施罗克在2014年世预赛与科威特的比赛中攻入处子球,可惜菲律宾1-2不敌对手。

这位菲律宾最大牌球员,完成了从坏小子到顶梁柱的蜕变

施罗克进球不多,他更愿意为队友创造机会,压制对方的进攻球员。但只要进球,那往往就是世界波。比如对阵科威特的这粒进球,就是他在禁区外打进的一粒重炮远射。

在那之前,菲律宾对阵中东强队取得进球简直不可想象。但是,从不缺乏信心的施罗克,用一粒进球回报了球迷。而他对菲律宾队的忠心不仅限于球场,据说他的手臂上有一个菲律宾地图的纹身。

由于小时候练过拳击,所以施罗克脾气尤其火爆,当年在对阵斯里兰卡的比赛中,他差点把对方球员的头部撞破。

从另一个角度,这体现了他极强的好胜心。作为一名十几岁时就备受追捧的天才球员,曾有多家德甲俱乐部力邀他加盟,但他统统拒绝了。“我想帮助我的俱乐部进入甲级联赛。”施罗克解释说。

2009/10赛季,菲尔特只差一分就能进入德甲的季后赛。在2010/11赛季开始的时候,主教练Mike Büskens 将他从中场位置挪到右后卫,随后在2011/12赛季,施罗克作为后防中流砥柱帮助菲尔特以德乙冠军升上顶级联赛。

这位菲律宾最大牌球员,完成了从坏小子到顶梁柱的蜕变

不过在完成这一历史使命后,施罗克决定换一个环境,他自由转会到平台待遇更高的霍芬海姆,可这一次“鲤鱼跃龙门”不如意。

2012年9月,施罗克首次代表霍芬海姆就拿到红牌,球队也以0-4惨败法兰克福。那无疑是个糟糕的开局,随后,施罗克无论是在右中场还是右后卫都是替补角色。

而有着雄心壮志的霍村陷入了更大的麻烦,成绩不佳导致球队在一个赛季内三度换帅。赛季结束,次年5月,霍村勉强保住了在德甲的位置,老东家菲尔特则直接降级德乙,同为升班马的法兰克福则拿到了欧联杯的参赛资格。

法兰克福为了巩固球队阵容,在赛季末签下了施罗克。主帅阿明·费对表示:“我们去年就对他很感兴趣,因为他可以被安排在很多位置上。”

这位菲律宾最大牌球员,完成了从坏小子到顶梁柱的蜕变

然而,法兰克福的竞争是激烈的,施罗克赛季初出战了对阵拜仁和多特的两场大战,面对两支强队,他表现不俗,法兰克福仅以一球劣势输球。但随着主力后卫塞巴斯蒂安·容复出,施罗克又成为了板凳常客。因此在那个赛季后,他回到了成名地——菲尔特。

就在这时,施罗克在菲律宾国家队也遇到了麻烦。2014年8月,由于不满时任主帅托马斯·杜利偏好年轻球员削弱老将们的地位,施罗克、丹尼斯·卡加拉等人与主帅闹掰,他们公然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将不会再为杜利的球队踢球。

施罗克还抨击了菲律宾足协的管理存在严重问题,并形容球队就像一个无序的养鸡场。而来自美国的托马斯·杜利点名回击施罗克:“无理取闹、缺乏职业素养、自私自利。”

不过一年后,施罗克主动与托马斯·杜利冰释前嫌,并重新回到了国家队。(在2017年,他再次退出国家队,直到杜利下课后才回归)

这位菲律宾最大牌球员,完成了从坏小子到顶梁柱的蜕变

2016年,时年29岁的的施罗克迈出了职业生涯重大一步,他租借加盟菲律宾联赛冠军谷神星队。他表示,在菲律宾联赛终老是他的梦想:“我收到了来自德国、泰国、中东球队的邀约,但当我与妻子交流时,她说:‘如果你要离开德国,为什么不去菲律宾?’然后我就来了。”

2017年,施罗克永久转会谷神星·尼格罗斯足球俱乐部(Ceres–Negros),助球队拿下菲律宾足球联赛冠军和洲际比赛亚联杯东南亚赛区冠军。更神奇的是,他们在亚冠淘汰赛第二轮击败澳超的布里斯班狮吼,不过在随后在第三轮输给了天津权健。

这位菲律宾最大牌球员,完成了从坏小子到顶梁柱的蜕变

从某种程度上,施罗克与国米大将纳因格兰有点相像,两人都有着“坏小子”的名声——施罗克多次被曝出与队友开party,与网球明星费德勒在迪拜聚会,还在德国拥有多辆豪华轿车,其中有三辆被他撞毁。在夜店打架抽烟这些事都已经是家常便饭。

对此他的回应是:“每个球员都是不同的,一个球员可以每天抽烟喝酒,但是在周末表现出色。每个人有自己的习惯。”

今年10月埃里克森接任菲律宾国家队主帅后,施罗克重返菲律宾国家队并参加了铃木杯,不过菲律宾队在半决赛输给了后来的冠军越南队。埃里克森对施罗克也非常信任,亚洲杯首战与韩国的比赛,施罗克就是佩戴队长袖标出战的。

这位菲律宾最大牌球员,完成了从坏小子到顶梁柱的蜕变

近年来菲律宾男足的进步有目共睹,在2005年,菲律宾队的世界排名是191位;2011年年底,它们的排名已升至159位;而根据2018年12月的最新排名,菲律宾队已悄悄地攀至第116位。对于32岁的施罗克来说,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帮助“流浪狗”(Azkals,菲律宾国家队绰号)实现“世界前100"的目标。

世界杯 德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