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P在培养一种新的“坏孩子亚文化”吗?

网球天地杂志    09-20 06:31
ATP在培养一种新的“坏孩子亚文化”吗?

今年美网出现了不少不太循规蹈矩的“坏孩子”行为,这正是过去很多年里,以费德勒纳达尔为代表的网坛高手们,为ATP巡回赛塑造出完美形象时缺乏的东西。在与菲利西亚诺·洛佩兹的激战中,丹尼尔·梅德维德夫朝阿瑟·阿什球场的观众竖中指,比赛获胜之后接受采访时,他又嘲讽纽约的观众,感谢观众不友好的反应激励他打得更努力。在网坛历史上,很难见到一位年轻球员有胆量面对面地挑衅整场观众,这种行为更适合出现在职业摔跤赛场。

职业网球运动的形象似乎正在发生改变。先是克耶高斯的各种行为不断引发争议,现在是梅德维德夫出人意料的爆发,连费德勒都在新闻发布会上爆了“shit”这样的粗口,德约科维奇甚至在训练中直接回击起哄的球迷,威胁要把那个球迷“揪出来”。看起来在“后罗杰-拉法”时代,男子网坛正在培养一种新的“亚文化”。

ATP在培养一种新的“坏孩子亚文化”吗?

在克耶高斯出现之前,很长时间里网球运动都缺乏一个“坏孩子”,在那些年里,如果有球员胆敢做出出格的行为,马上就会遭到批评和处罚。智利“独狼”马塞洛·里奥斯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人物,《体育画报》曾经在一期的封面文章中,将他定义为“网坛最令人厌恶的人”,在当时那个属于桑普拉斯和阿加西的时代,你可以想象这样的故事能产生多么强的营销价值。

近些年里,得益于费德勒和纳达尔带来的高人气,网球运动进入了一个繁荣时期,但是你必须设想一下,假如能够有一些形象不那么完美的“坏孩子”出现,而且连他们也适度表达出对费德勒和纳达尔的敬意,这种对比能够为网球运动进一步增加多少人气和盈利?职业摔跤运动像是一台巨大的赚钱机器,他们的策略就是把“好孩子”和“坏孩子”混在一起,如果从事这项运动的全部是言行完美的选手,职业摔跤远远不会有现在的人气,这个关于娱乐价值的榜样可以让网球运动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请记住,职业网球人气最旺的年代,是约翰·麦肯罗和吉米·康纳斯领衔的那个年代,他俩都是将英雄和“恶棍”形象集于一身的球员。新泽西州韦恩镇的帕卡纳克湖网球俱乐部现在拥有大约100名会员,而在1970年代后期,会员人数超过700。

ATP在培养一种新的“坏孩子亚文化”吗?

“坏孩子”和不那么循规蹈矩的行为可以成为很大的卖点,ATP如果要培养这样一种亚文化,至少从经济利益的角度来说无疑是明智之举,也许ATP已经开始这样做了。球迷们对最近克耶高斯、梅德维德夫,乃至费德勒和德约科维奇在美网中不寻常的言行很感兴趣,谁也不知道哪位球员会成为下一个站出来的“捣蛋鬼”。

Source:tennis-prose.com

网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