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钓无名岔河,其实是钓鱼人的无奈选择

钓鱼之家    10-10 01:46

时间:2019年10月1日7:00—16:30

钓点:高松河无名岔河

指数:78分,适宜钓鱼

天气:睛(多云转阴,部分地区有小阵雨)

温度:18—29度

空气:质量优

气压:1013百帕

风向:东到东北风,有时西南风

风速:3—4级,阵风5—6级

水深:2.8米

水质:较好

钓法:台钓

竿长:4.8米、3.9米

线组:4.8米x1.5#x0.8#x金袖3#、3.9米x1.2#x0.6#x金袖3#

钓远:8分竿

钓饵:拉大球+黄金味道+大鲫终结者

窝料:自制酒米+老坛杂粮+一包饵

钓获:4斤十

同行:杨总,李大师上午下班去

三钓无名岔河,其实是钓鱼人的无奈选择

本来,打算今天前往泗洪徐洪河周边探钓的,但看了宿迁移动气象预报”今夜到明天多云到阴,部分地区有小阵雨,北到西北风4到5级阵风6级,明天夜里逐渐减小至3到4级,气温21℃到28℃。”后,怕有雨就没成行。

那么去哪?没有具体目标!最新记忆,就是昨天的钓点。

六点多起床,半小时后出发,目标仍然高松河岔河。

三钓无名岔河,其实是钓鱼人的无奈选择

路上偶有团雾,仍需谨慎驾驶。

七点多点到达。可能因为昨天钓况太差的原因,目前只有一个人先来了。

新选个钓位,都不是前两次的位置。接着又来了几位,选择了我昨天那个钓位及附近。后来知道了是杨总的朋友。

三钓无名岔河,其实是钓鱼人的无奈选择

组合好钓具,还没开钓,杨总和小李兄弟俩也先后到来。杨总在我钓位左边七、八米处,小李选择我之前第一次来的位置,他说这儿似乎有夜钓的痕迹。

半小时后开钓,杨总和小李也先后开始了。

然而最先有钓获的是小李。他开钓几分钟,即获一条好几两重的小板鲫。真乃旗开得胜哪!

三钓无名岔河,其实是钓鱼人的无奈选择

不久,杨总也收获一条2两多鲫鱼。呵呵,我最先到场,最先开竿,却还没有收获。运气和钓技都在同时下滑。

十几分钟后,小李遇到大货,一条好几斤重的大鲤。可是由于抄网事先没准备好,他哥现时安装,而且抄网竿太短,失去了几次能抄到的机会,遛了一两分钟后,大鲤最后一次发力,挣断子线跑路了。甚是可惜。

三钓无名岔河,其实是钓鱼人的无奈选择

十多分钟后,小李再遇鲤鱼,目测两斤左右。这次的小一点,在他哥协助下,手到擒来。

而我这似乎成了死窝,除了偶有小鳑鲏和小白条外,感觉下面似乎无鱼。

小李哥哥在他右边十多米处,也是无口。所以被小李叫到离他2、3米处,紧挨着他施钓。

三钓无名岔河,其实是钓鱼人的无奈选择

看着水里,似乎是一条鱼也没有。而小李那儿大鲤闹腾那么时间,也没受影响,鲤鱼照上。

过了没有十分钟,小李又来一竿黑漂,又一尾鲤鱼上钓,哥俩配合默契,很快抄鱼上岸。

杨总有点坐不住了,去机塘那边视察了一圈。可能见别人也没小李那么幸运吧,又坐下来安心钓之。

三钓无名岔河,其实是钓鱼人的无奈选择

大概十分多钟吧,杨总又上尾鲫鱼。紧接着,我也上了尾两鲫,抚慰一下有点急躁的情绪。

二十分钟后,小李他哥,也上了条鲤鱼,有了之前的配合基础,这条比前两条都大的鲤鱼轻轻松松就上了岸。

我这也来了条小翘嘴,杨总也又上了条鲫鱼。小李在那边喊我,让我挪到他附近去,呵呵,我当然是婉言谢绝了。

三钓无名岔河,其实是钓鱼人的无奈选择

不知过了多久,比杨总先来的他的朋友,收家伙走人了。杨总又换到那个钓位去了,就是那个前天让他爆护、昨天我在上炸窝一天的那个位置。倒看看这高手再去还能不能有好运、继续爆护。

又不知过了有多久,猛然发现漂浮每次抛竿都躺在水面,而且越抛越远。仔细看看才知道,水已经下去了近30厘米,也不知啥时开始耗水的。但我知道,这是高松河开闸泄水了,因为金秋颜色是金黄的,是收获的季节,这个时节农用灌溉少之又少,所以不必高水位蓄水了。

三钓无名岔河,其实是钓鱼人的无奈选择

杨总挪窝后,我这还连上了几条鲫鱼,莫非是这骚人都将鱼儿引过去了吗?人走鱼未带走,哈哈……

杨总到人家的窝子里也钓获了几条,十二点多收竿回去了。从一天前的爆护,到今天的几条,变化真太大了,天壤之别哪。

自他走后,鱼口似乎开始转好了,天也变蓝蓝的了。

三钓无名岔河,其实是钓鱼人的无奈选择

河心由于退水减压,冒出好多气体泡泡,给人以为是鱼星的错觉。至下午2时,河水至少退下去50厘米。

俗话说,“涨水鱼,退水虾”,意思是退水时鱼是不好钓的。于是又增加一根4.8米竿,钓河心。

还别说,下竿十多分钟就来口了,举竿刺鱼,极有沉重感,但劲头不是很大,略加用力,已经露面,是条2斤左右的小鲤鱼。

三钓无名岔河,其实是钓鱼人的无奈选择

今天到这里就把抄网安装好了,所以这点小鲤上岸是有保证的。

下午鱼口相对上午要好些。但小李那边好似繁华落尽,早早就收竿了。

四点多时,杨总来电问钓况,最后他说,你知道小李那里为啥上了好几条鲤鱼吗?那是胖子渔具店杨老板昨晚夜钓临走时下的重窝,剩下的大半袋老坛玉米全打在那儿了,指望第二天继续夜钓的,正巧被小李给碰上了,并带来了好鱼获。

三钓无名岔河,其实是钓鱼人的无奈选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