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赞助国际象棋,国象棋手收入的演变

国际象棋业余爱好者    10-10 17:12
谁在赞助国际象棋,国象棋手收入的演变

很多人都带着欣赏的眼光看待国际象棋们——他们中的代表人物个个都很有风度、富有、智慧而且名声显赫。不了解这一项目的人认为,国际象棋是个很富有的体育项目——人机大战,世界棋王争霸赛、大奖赛及很多大型国际比赛的奖金动辄数万美元甚至数百万美元。事实究竟如何呢?

棋手中的三六九等

任何一个活动领域都有自己的代表,譬如:世界影坛的代表是好莱坞,电脑王国里的王者是IBM,而国际象棋的当今代表就是卡斯帕罗夫。作为国际象棋的冰山之巅,他一人高高在上,而冰山的其他部分——国际象棋棋手大军则掩藏在水中。与卡斯帕罗夫不同的是,他们不得不经常为如何赚钱生存而算计,有不少人只是勉强度日。

当今才能超众的国际象棋手除卡斯帕罗夫外,还有克拉姆尼克、阿南德和卡尔波夫。他们是国际象棋手足的富人,其收入完全可以与网球手们相比。他们的主要收入是下人机大战,相互对局,车轮大战及其他一些活动的奖金或出场费。一个有10至12人参加的循环赛,他们能够拿到几万美元的奖金和额外的出场费。

名列国际棋联公布的国际等级分世界排名第5至10名的棋手都被称为精英,他们能够拿到几万美元的奖金和额外的出场费。

名列国际棋联公布的国际等级分世界排名第5至10名的棋手都被称为精英,他们的收入取决于在世锦赛及其他大赛上的表现。表现不好,年收未必能达到10万美元。

应该说,等级分排名在世界前50位之内的棋手都不是穷人,但他们要想多挣钱,就必须一个比赛接一个比赛地忙碌,在家的时间极少。如果与各国的传统比赛组织者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每年都能接到参赛邀请的话,他们就可以拿到2000美元的固定出场费。

国际象棋手收入的演变

最初,国际象棋只是游戏,并非体育,双方把下棋当作赌博。赌注有时并不是钱,而是奴隶,女人甚至整个王国。关于国际象棋比赛的最早记载出现在公元9世纪,这些比赛都是在哈利发(中世纪政教合一的阿拉伯国家和奥斯曼帝国的元首)的院落中进行的。那些棋下得不好,但又非常喜欢看别人下棋的人把钱押在一个棋手身上或者干脆把整个比赛的费用都给包了。这样的人后来被称为庇护人,也就是现在人们说的赞助商。

到了20世纪,国际象棋成为在欧洲、亚洲和俄罗斯非常普及的体育项目。棋手们也开始出现提参赛条件的现象。第一个提出不愿意为小钱比赛的是国际象棋历史上第3位世界棋王、古巴特级大师卡帕布兰卡。1922年,他呼吁当时世界上著名的特级大师们签署了一个伦敦协议,提出世界棋王争霸战的奖金不得少于1万美元。但是历史上第11位世界棋王菲舍尔则被认为是为国际象棋比赛提出奖金的革命者,他使国际象棋手们的收人进人了一个新时代。

当菲舍尔成为一个高水平棋手并在所有的比赛中都证明了自己的棋艺时,世界正处于冷战时期。他的出现,尤其是他与实力强劲的苏联棋手们的对抗引起了人们对国际象棋的浓厚兴趣。在当时,世界各地都在谈论他与苏联棋手的对抗,国际象棋也因此而得了前所未有的极高的世界地位。而菲舍尔乖张、桀骜不驯的个性对提高国际象棋的地位也起到了积极作用。他经常向比赛组织者提出种种要求,甚至要求赛场内不得发出任何声响。因不满比赛组织工作而罢赛对他来说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他曾拒绝接受卡尔波夫的挑战,最终放弃了王位。他宣称,国际象棋高手是职业棋手,他们应该得到社会的给予。到了1972年,他与斯帕斯基在雷克雅未克举行的世界棋王争霸战的出场费就达到了25万美元,这是此前世界棋王争霸战历史上的最高纪录。

前苏联棋手与其他国家的棋手完全不同.他们享受国家的固定津贴,吃住都有保障,而且有权去国外参赛挣钱。当然了,他们出国参赛拿到的出场费或奖金都要交给国家体委,后者再按照一定比例返还给他们。

国际棋联寻找新的运作机制

目前所有靠下棋为生的棋手都称自己是职业棋手,都伸手向协会、赞助商和比赛组织者要钱。然而与过去不同的是,现在的人都讲究实际,就连最慷慨的赞助商也希望自己的投入有回报。最近一百年来。国际象棋的投资形式大致归纳为四种:政治投入、靠关系吸引投入、广告投入和集资投入。

政治投入。国际象棋在国际社会的地位很高。棋手们被认为是聪明而有教养的人,他们的意见常常为政治活动家们所看重事实上,政治活动家在支持国际象棋活动的同时也为自己寻找到了一个向媒体展示自己才能的途径。典型的例子是今年3月,俄罗斯苹果党组织了一场国际象棋车轮大战,该党派负责人亚夫利斯基虽然仅接受了电视台简短的采访,但这一消息先后在几个频道播出,普通的俄罗斯人在忙碌一天后很容易从电视上看到这一幕,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而是亚夫林斯基与国际象棋有关。国际棋联主席伊柳姆日诺夫、俄罗斯国家杜马经费税收委员会主席茹科夫、日里诺夫斯基经常参加国际象棋活动,会见棋手,参加新闻发布会,因为他们认识到国际象棋对他们的政治追求有很大的帮助。

依靠关系吸引投入。说服赞助商掏钱赞助国际象棋比赛的人都可以从中抽取一定比例的提成或获取其他形式的好处。总会有人说服喜欢国际象棋的有钱人和政治活动家为国际象棋掏钱出力。

广告投入。这种形式的国际象棋投入方式在前南斯拉夫很普遍,前南斯拉夫组织过很多大型比赛,拥有良好的国际象棋群众基础,那里的人们都很关注国际棋坛大事。一些银行、大企业、大公司的市场策划专家曾对投入国际象棋做了认真的市场调查,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投入虽大,但回报更多,因为喜欢国际象棋的人很多,棋迷们根本不在乎拿出2000美元去观看高水平的国际象棋比赛。精明的市场策划专家甚至精确地测算出,在举办国际象棋传统比赛期间,公司或企业的名字在国内各媒体上出现的次数平均在11次以上。

然而像前南斯拉夫如此精明的策划人员如今已经很少了,这也正是国际棋联和比赛组织者寻找赞助困难的一个原因。

早在1993年,卡斯帕罗夫就曾说过国际象棋有市场价值,但其市场价值很低。然而他本人却成功地找到了世界著名的大公司赞助国际象棋比赛、譬如:1997年,他与IBM公司的电脑棋手“更深的蓝”进行了一场人机大战,尽管在这场人机大战中是输方,但他还是从中拿到了40万美元的出场费。这场人机大战结束后,口无遮拦的卡斯帕罗夫说:“IBM公司给我的并不多,要知道在人机大战开始前两周,公司的资产就已经达到了约120亿美元。更不用说这期间,IBM公司每天都出现在世界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上了……”

1994年至1996年,在莫斯科、纽约、伦敦和巴黎举行的快棋大奖赛可谓颇具观赏性,大奖赛的主要赞助商因特尔公司平均为每站比赛提供16万美元的赞助,公司也因举办这一赛事获得了巨大的市场。在莫斯科举办了一站快棋大奖赛后,因特尔电脑很快就打入了俄罗斯市场。

遗憾地是,这种形式的投入只适合于世界一流棋手参加的比赛,譬如,世界头号棋手卡斯帕罗夫如果同意参赛,就会令赞助商们大为满意,因为卡斯帕罗夫天生具有吸引棋迷和媒体的超凡能力。

最近几年来,国际棋联及其主席伊柳姆日诺夫正在积极寻找吸引赞助商和观众的最有趣的形式,如果找到了这一形式,国际棋联比赛也就不愁找赞助商了,而联系赞助商的机制也就能自动运转了。遗憾的是,目前这一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还没有可以使棋手们做广告的产品,不像其他项目的运动员可以为越野鞋、背心和短裤等做广告,就连棋具企业都不想让棋手们做广告。

为了尽快找到国际象棋的商业运作机制,国际棋联主席伊柳姆日诺夫改变了国际象棋赛制,使世锦赛采取淘汰制,为的是使国际象棋比赛变得生动而有悬念,他甚至缩短了比赛用时,这些措施也许能够使国际象棋比赛变得更具观赏性。

 大家凑钱办比赛

确切地说,这是一种组织比赛的形式。与古代的先凑钱再赚钱的传统的区别是,现在的棋手除了交参赛费,还要负担自己的饭店住宿费和差旅费。目前这种大家凑钱办比赛的形式非常普及。

一个比赛的奖金越高,参赛的人数就越多,这就意味着饭店、航空公司、旅游公司都能从中赚钱,当然了,赚取大头的还是比赛的组织者。

已经连续在莫斯科举办两届的“俄航杯”公开赛就是这种形式比赛的典型例子。比赛的主要赞助商是俄罗斯航空公司,该公司为参加这一赛事的各国棋手提供相当优惠的机票,比赛指定饭店——俄罗斯饭店将为各国棋手提供优惠的住宿条件。每一名参赛棋手平均需要掏200至300美元。今年,比赛组织者把冠军奖金提高为2.5万美元,结果一下子就吸引了将近500名参赛者,其中包括157名特级大师。每个参赛棋手都希望自己能拿到头奖,而实际上,能够分享奖金的只有20人。

因为比赛不多,尽管是被迫接受比赛条件,棋手们依然不愿放弃参赛挣钱的机会。如果明年的”俄航杯”参赛费用猛增的话,估计参赛者也不会减少。

棋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