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乒联主席托马斯•维克特:推广“在中国制造”

乒乓王者    10-10 17:49
国际乒联主席托马斯•维克特:推广“在中国制造”

托马斯•维克特

德国人,律师,12岁开始打球,2005年任德国乒协主席,2014年成为第7任国际乒联主席,2017年连任。

近2米的身高,46码的大脚,修长的身形,现任国际乒联主席、德国人托马斯·维克特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官员。上任五年来,他在国际乒联日理万机,在普及、发展乒乓球运动方面,他总是有着无数新颖的想法和倡议。

保持青春的秘诀——坚持打乒乓球

2014年9月1日,维克特接替沙拉拉,成为国际乒联新任主席,任期至2017年。在2017年国际乒联代表大会上,维克特获连任,任期四年。

律师出身的维克特,是德国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受理家庭诉讼、财产诉讼等各类业务,在当地非常有名。“尽管我将接任国际乒联主席一职,但我不会辞去律师工作。”在他看来,律师的背景,更有助于他公平、有序、缜密地管理国际乒联这样的大型机构。

在维克特的领导下,近年来国际乒联改革发展步伐加快,身兼律师和国际乒联主席之后,他肩头的责任越来越多,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尽管如此,乒乓球运动依然在他生活中占据着一席之地。

12岁拾起球拍,维克特已经坚持打了45年的球,乒乓球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爱好。年轻时,维克特打过德国一级乒乓球联赛,入选过德国男乒。“我现在还在德国的第五级别联赛打球,德国有足足14级联赛,有42万运动员活跃在联赛中。”维克特自豪地说。

“你猜猜我几岁了?”他问记者。“45岁?”记者开玩笑道。“不不,我57岁了。”他大笑起来。记者告诉他,尽管工作繁忙、压力巨大,但坚持乒乓运动让他看起来充满无限活力。

国际乒联主席托马斯•维克特:推广“在中国制造”

对于上海的情缘

对于上海,维克特有着一份独特的情缘。他笑言:“上海是我的福地。”

2005年上海世乒赛,维克特作为德国乒协官员来沪,群众乒乓热火朝天的景象,赛场内外热烈的氛围,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我记得男双决赛那天,我特地到场边去看望波尔,他比赛期间生病了。但他坚持上场,和搭档苏斯打完了决赛,取得一枚宝贵的银牌。”在中国乒乓球队的主场,德国乒乓能占据一席之地,令他格外自豪,当时,德国队是欧洲范围内唯一可以同中国队叫板的队伍。上海世乒赛结束后一个月,维克特成功当选德国乒协主席,这为他日后进入国际乒联奠定了重要的基础。“所以,上海是我的福地。”

当选国际乒联主席后,2016年圣诞夜,维克特第一次来到了红双喜。尽管数月前的里约奥运会,红双喜交了一份令他满意的答卷,但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2017年世乒赛将在德国杜塞尔多夫举行,红双喜为比赛特制的球台研发进度怎么样了?

事实证明,他的顾虑完全是多余的。在红双喜的工厂里,当代表德国黑黄红三色的乒乓球台呈现在面前时,维克特眼前一亮,他迫不及待地拿起球拍,同红双喜总经理楼世和交手起来。红双喜又一次颠覆了传统,大胆配色,首次呈现以黑色为主基调的球台,底座则以金色为主,配上红色地胶,整个球台大气活泼,既体现出德国人严谨的风格,又有乒乓球动感的味道。

“谢谢你楼总,同我共度了一个难忘的圣诞夜,看到红双喜交付的球台,我就放心了,可以回去好好过假期了。”临别,维克特握着楼世和的手说道。

从那时起,维克特对上海又多了一份喜爱,对国际乒联的主要赞助商红双喜,更多了一份信任。

2018年,国际乒联博物馆和中国乒乓球博物馆在上海正式开馆,这是首个引入中国的国际级体育类专业博物馆。维克特原本有公务在身无法参加,但开幕前一天,他临时改签机票,来到了上海。“开馆我一定要来,这是我们国际乒联的荣耀,更是上海这座城市的荣耀。”开幕当天,上海诸多前世界冠军纷纷前来捧场,观众络绎不绝前来参观,维克特连连跷起大拇指:“实在是太令人激动了!”他主动承担了揭幕仪式上的致辞环节,对中国乒协和上海方面的支持,连连感谢。后来,听说红双喜组织了全国200个商业伙伴参观乒博馆,主席再次改签回程机票,在馆门口亲自迎接这些客人。维克特说:“红双喜召集了这么多的商业伙伴,证明了红双喜的影响力和乒乓的魅力,这些伙伴,为乒乓球运动的繁荣做出了贡献。”

国际乒联主席托马斯•维克特:推广“在中国制造”

托马斯·维克特在2018年出席了国际乒联博物馆和中国乒乓球博物馆开馆仪式

奥运扩军的新设想——再增一个项目

2016年里约奥运会是维克特上任后的首个大考,这也是红双喜新材料乒乓球第一次亮相奥运会。维克特每天在赛场,都要亲自一个个去问球员对新球的感觉如何。“评价非常正面。”维克特说,“此前的大赛中,有球员反映不太适应某些牌子的新球弹跳度。里约奥运会上的红双喜新球,我们没有收到一例反面声音。”

奥运会结束后,收视率分析表在内部公布。维克特非常开心,“乒乓球的收视率排在所有项目中的前五位”。数据显示,乒乓球收视率排名中,中国观众的数量遥遥领先,其次是日本,第三位是美国。“美国观众的数量和日本相当,这一点也让我很意外。”维克特说,“毫无疑问,中国市场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这是我们最大的市场。”看到这样的数据,怎么还会担心乒乓球被奥运会大家庭踢出去?

尽管如此,维克特还有更大的雄心,在他的主导下,国际乒联掀起了新的一波推广风潮。经过各方努力,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乒乓球混双项目将首次进入奥运大家庭。在布达佩斯,维克特向记者透露:“随着混双项目的增加,东京奥运会的乒乓球比赛日程将比原来多一天,这将吸引到更多观众。据我所知,乒乓项目的预售票已经售罄。”

不仅如此,维克特又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2024年巴黎奥运会,我希望乒乓球项目能再次扩军,再增加一个项目。”通过本次世乒赛的试水,他看到了各代表队对于混双的热情,也注意到了比赛中的诸多亮点。“我们已经草拟了方案,同巴黎负责奥运会乒乓球的项目经理进行了交流,看看是否能够增加一个混合团体项目。”

国际乒联主席托马斯•维克特:推广“在中国制造”

2017年国际乒联年度大会上,托马斯·维克特以118票成功连任国际乒联主席

开拓市场的新路子——借鉴中国经验

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中国掀起一股“国球”风,马龙张继科丁宁等国乒队员大热,中国乒乓球协会打造乒乓“粉丝经济”。这一现象启发了维克特,为此,他特地找刘国梁讨论,还在社交平台上观看了刘国梁和弟子们的视频直播集锦,他觉得这是个推广乒乓球的好点子,“借鉴中国乒协的举措,我们国际乒联也要在社交媒体上狠下功夫。”

没多久,国际乒联推出了一系列改革计划。在观赛体验方面,例如采用一些新的传播技术,给观众带来一个360度的观赛视角以及开发兼容各种终端、具有高清画质的电视转播信号等。在乒乓球运动推广方面,国际乒联顺应数字化的潮流,在多个社交和数字化媒体上发力,多渠道、多平台地推广。

2018年,国际乒联的数据喜人,国际乒联推特账号上视频播放量增长快速,成功进入全球体育博主前200名,YouTube平台播放时长达惊人的311万小时,粉丝数量增长15%。其中,日乒“神童”张本智和战胜大满贯选手马龙的视频总播放时长达惊人的96000小时。

尝到了甜头的国际乒联,继续在转播平台和新媒体平台两端发力,今年布达佩斯世乒赛期间,全球覆盖收看人数达2.6亿(不重复观众人数),总收看人数(包含重复观众)达到6.6亿,再创世乒赛收视率新高。

作为国际乒联主席,维克特不只是个战略上的决策者,他还经常身体力行、深入一线,从基层了解乒乓球运动。2016年里约奥运会期间,他脱掉西装,脱掉鞋子,在海滩边同比基尼美女一同挥拍打球,这是为了推广国际乒联的一款全新乒乓球玩法——“街头乒乓(TTX)”。“‘街头乒乓’希望能将乒乓球运动带到每个普通人身边,让完全不会打乒乓球的人也能享受乒乓的乐趣,与现阶段的职业乒乓球赛事完美呼应。”此番场景,是不是有点像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乒乓起步阶段的全民乒乓?徐寅生、张燮林等乒坛名宿,就是在弄堂里、菜场里,打“野路子”乒乓起家的。

提高各国乒乓水平——请国乒来协助

维克特是一个乐于倾听不同意见、有开阔眼界的人。中国乒乓长期占据世界乒坛霸主地位,他并未恐慌,也并没想过要遏制中国乒乓。在中国乒乓的引领下,其他各国乒乓运动该怎样提高?这个议题,是他又一项工作重点。

早在2017年,他便提出了“在中国制造”的计划。他强调,不是“中国制造”,而是多了一个“在”字。他进一步解释道:通过奖学金的方式,输送其他国家的运动员在中国进行非短期的乒乓球训练和学习,这需要得到中国乒协的支持以及赞助商、教练的投入。

为此,他多次同中国乒协掌门人刘国梁交流,去年还特地赶赴北京同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探讨乒乓球运动的发展方向。

国际乒联主席托马斯•维克特:推广“在中国制造”

对赞助商寄予期望——最终实现双赢

性格上,维克特堪称“温和派”,在耐心倾听中提出自己的建议,细致入微、有条不紊地推动国际乒联各项进程。每年,国际乒联会在世乒赛期间举行颁奖典礼,今年在布达佩斯世乒赛上,他亲手将两个重要奖项颁给红双喜——赞助商奖和最高等级合作伙伴奖。

世乒赛期间,他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会要开,还要去观赛、收集运动员教练员的意见,忙得不可开交。尽管如此,有一项工作,每逢大赛雷打不动,那就是同红双喜总经理楼世和开会。早在他上任后的第一届奥运会(里约)期间,他便专程参观了中国之家,对红双喜的“电光球台”称赞有加,当时他就提出,希望未来红双喜能在球台设计上有更好的创意。

这次在布达佩斯,他又对楼世和提出了新的要求:“2020年东京奥运会,我们的票子是高需求票,而我想,你们能给所有球员提供高质量球。这不是建议,而是必选项。”

日前,国际乒联又通过了一项颠覆传统的重要改革:胶皮颜色将从传统的“红与黑”向“变色龙”转变。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后,运动员被允许使用彩色胶皮,其中一面保留传统的黑色。维克特想要听一听红双喜的意见,“你们对彩色胶皮持什么态度?欢迎吗?”红双喜告诉他:“红双喜已经在研制开发彩色胶皮了,但是在选色方面,会慎重考虑,以运动员视觉感官舒服为前提,集中推出一批颜色。”听到肯定的答案,维克特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那我就放心了。希望东京奥运会后,我们的赛场能有更多道亮丽的风景线。”

维克特告诉记者:“国际乒联同红双喜之间,保持着一种相互信任、相互支持的关系。在推广乒乓球运动方面,我们实现了双赢!”

乒乓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