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设计这个出租车游戏,开发者真的成为了一名网约车司机

ZAKER网    10-13 00:10
为了设计这个出租车游戏,开发者真的成为了一名网约车司机

有时候,开发独立游戏也像是在开网约车。

你可能对今年 E3 展上公布的那款在紫蓝霓虹之中穿梭的出租车游戏《Neo Cab》还有些印象。

《Neo Cab》的故事发生在一个科技高度发达,已经基本实现全面自动化的世界中。在那个已经不需要 " 司机 " 的时代里,玩家所扮演的角色,就是最后的几位 " 司机 " 之一。

为了设计这个出租车游戏,开发者真的成为了一名网约车司机

" 赛博朋克 " 结合 " 出租车司机 " 的设定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好评如潮的《赛博朋克酒保行动》。同样是未来世界,同样是服务行业,同样是倾听他人的故事,只不过相比于酒保,出租车司机可能更加难当——每位乘客都拥有为司机打分的权力。

这是《Neo Cab》独特玩法的一部分,玩家在很多时候无法兼顾自身的心理健康和顾客的星级评分。而持续的低于五星的评分最终会导致玩家被解雇,游戏结束。

用《Neo Cab》创意总监 Patrick Ewing 的话来说:" 就像今天的网约车司机一样 "。

为了设计这款游戏,Ewing 体验了一段短暂的 Uber 司机生活,他积极地与其他司机攀谈,也了解到许多在他看来十分 " 可怕 " 的故事。

为了设计这个出租车游戏,开发者真的成为了一名网约车司机

一位干了五年,五星级评级,跑了九千多次车的司机由于三条匿名投诉被解雇。没有上诉渠道,也没有任何解释,一切就结束了。这位司机告诉 Ewing,他猜测解雇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年纪大了——从一个清秀的黑人小伙变成了一个看起来颇具威胁性的黑人大汉,这是他五年来唯一的变化。

任何一条低分的评价都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生计,即便他们在此之前信誉状况良好,即便给出低分的理由十分离谱。

Ewing 决定通过游戏讽刺这个荒谬的现状。于是,在《Neo Cab》中,有人会因为你笑得不够好给你低分;有人会在酒醉吐了你一车后因为你的询问恼羞成怒给你低分…… Ewing 希望玩家通过《Neo Cab》体会这份讽刺,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所讽刺的事很快就回到了他自己的头上。

在 Steam 或者 App Store 这样的平台,玩家对一款游戏的评价不仅会影响公众对这款游戏的看法,还会切实地影响到平台对这款游戏的推荐力度。对于大多没什么宣传经费的独立游戏来说,平台的推广至关重要。

为了设计这个出租车游戏,开发者真的成为了一名网约车司机

这种机制能为玩家的购买提供参考,然而并不完美。《全面战争:罗马 2》曾因加入 " 过多的女将军 " 被 " 政治正确过敏 " 的广大玩家干到 " 差评如潮 ",《无主之地 2》曾因《无主之地 3》独占登陆 Epic 商城而被差评轰炸……尽管 Steam 为此更新了评测系统,引入了移除 " 跑题评测 " 的机制,但即便如此,开发者似乎依然受着玩家的摆布。

《Neo Cab》目前在 Steam 维持着特别好评,在 App Store 也达到了 4.2 分,但它的开发者们依旧不得不为一些无端的差评而头疼。App Store 中有人怒斥他们的游戏不是 " 游戏 " 而是 " 对话模拟器 ",有人指责他们的游戏 " 过于政治化 "。而在 Steam 中,也有人谴责《Neo Cab》" 不是游戏,而是视觉小说 "。

为了设计这个出租车游戏,开发者真的成为了一名网约车司机

Ewing 认为处理这些事情消耗了团队本可以用来修复 BUG、创造内容的时间和精力:" 零工经济(由工作量不多的自由职业者构成的经济领域,利用互联网和移动技术快速匹配供需方)中最怪异的一点就在于每个陌生人对你来说都拥有真正的权力,这与开发独立游戏非常相似 "。

最近,Ewing 收到了一份来自玩家,禁止他将游戏上架 Epic 商城的威胁短讯。他目前还不知道该作何回应。

就像《Neo Cab》中有人会因为你笑得不够好而给你低分一样,独立游戏开发者们有时不得不勉强自己笑得更灿烂一些,以求部分玩家不要因此给出差评。

毕竟在当下,每位顾客都是上帝。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