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足球复兴,不看勒夫,看默克尔

球场十二人    10-13 21:43
德国足球复兴,不看勒夫,看默克尔

欧洲杯预选赛,同为复兴中的豪门,德国暂时落后于荷兰。

德国人靠什么反弹?勒夫?不看好。可能还得看默克尔,这不是无厘头。

从现代德国足球的起伏轨迹看,和该国的政治风向休憩相关。这个规律在近几十年的世界杯上得到了验证。

-------------请拍砖---------------

以下是笔者在2014年世界杯开赛前的分析:

默克尔的棒小伙,决赛在招手。

德国足球复兴,不看勒夫,看默克尔
德国足球复兴,不看勒夫,看默克尔

每四年,绿茵场总能唤醒默克尔的少女初心。德国一次次将皮球送进对手的网窝,也如同一只只小白兔般扑腾在他们的女总理心头。

不出意外,这位物理化学博士在德国大胜葡萄牙后再度“偷袭”了球队更衣室,与队员们(总有那么几个人“忘记”穿衣服,比如穆勒)亲切合影。红衣白裤的默克尔笑得很羞涩,双手摆得很矜持。

德国的棒小伙们,请准备好啤酒、玫瑰,还有咸猪手。你们的总理将再度归来。

去年9月,默克尔赢得大选连任德国总理,当时本人立贴为证——巴西世界杯,德国能进决赛。今天,我愿意坚持自己的判断。虽非德粉,德国的政坛大数据暗合的历史轨迹却告诉我们,勒夫的球队想不红都难——65年来,德国历位总理执政期间,德国男足至少能带来一个世界杯亚军。

德国足球复兴,不看勒夫,看默克尔

让我们翻开1949年以来的德国大选档案(该国基本法当年生效,大选制度由此固定)。包括去年秋天的大选,德国举行了18次联邦议会选举,18任总理中,12任来自以基督教民主联盟为主的中右翼联盟党;德国第二大政党、中左翼的社会民主党在其余6次大选中赢得主要执政地位,产生了6任总理。

和德国足球一样稳定还有德国政坛,65年来的德国总理府中,只有7位主人。除了两度连任的默克尔外,她的前任施罗德也连任一次;默克尔的政治导师科尔则是四朝元老。如果将回望历史的脖子伸得更长一些,我们看到了分别连任一次德国总理的施密特和勃兰特以及1949年带领德国卧薪尝胆的政坛教父阿登纳,老爷子当了四届德国总理。

Danke!德国总理们,你们点亮了不只是自己的政治前途,还有德国男足通往世界杯决赛之路。

德国足球复兴,不看勒夫,看默克尔

在默克尔之前的6位德国总理执政期间,德国男足总能在每个人的任上拿到一次世界杯亚军,包括施罗德政府的2002年世界杯(亚军)、科尔政府的一个冠军(1990年)一个亚军(1986年)、施密特政府期间的一个亚军(1982年)、勃兰特政府的一个冠军(1974年,战胜荷兰,呵呵)、阿登纳政府的一个冠军(1954年)。即便是德国历史上唯一一位“一波流”总理艾哈德,也收获了一个1966年世界杯亚军。

只剩默克尔了。2006年和2010年,德国都收获了季军。穆勒们,为你们总理的“福利”加油吧。

对于默克尔所在的政治阵营而言,其世界杯气场似乎也强一些。65年来,德国中右翼阵营执政期间,德国赢得两次世界杯冠军、两次亚军和两次季军;中左翼执政期间的成绩是一冠两亚一季。

据不完全史料显示,上世纪90年代以来,欧洲发达经济体大选中但凡中右翼阵营能够上台,该国男足总能在其后的世界杯上得到好运。

我们以1990年世界杯作为起点,6届世界杯冠军依次是德国、巴西、法国、巴西、意大利和西班牙。除了1990年的德国,夺冠时的法国和意大利也属于中右翼执政时期,前者的时任总统是希拉克,后者则是意大利政坛不倒翁兼花花公子贝卢斯科尼当政。

本届世界杯并非一边倒向右转,左翼政府执政的巴西、墨西哥和意大利都赢球了。也别忘记伟大的左撇子马拉多纳,他可是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的至交。

回到2019年秋天,比世界杯更紧迫的是欧洲杯。

有机会的话笔者会继续梳理德国足球欧洲杯表现和德国领导人更替的关系。

默克尔在2017年连任总理后已经表态不会寻求下一届总理竞选。这意味着两件事情,1.2022年世界杯,观看德国男足表现的是德国新总理(前提是德国进入决赛圈),2.明年欧洲杯,是默克尔执政德国那么多年来,德国男足的最后一次大赛(前提同上)。

很期待能再看到默克尔“偷袭”德国男足的更衣室,坚信她一定会管好自己的手。

勒夫,你能管好自己的手吗。

德国足球复兴,不看勒夫,看默克尔

世界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