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式化”的韩国电竞正在失去他们的统治力

陀螺电竞    11-06 10:15

文/汞灯

“公式化”的韩国电竞正在失去他们的统治力

用“大师兄”doublelift的话来说,“韩国只是强在能把这个Faker找出来,把他变成全世界心中的神。”在Faker背后,支撑着他的是一个高度发达的韩国电竞体系。

1

逐渐迷失方向的韩国霸主们

11月3日,韩国电竞豪门SKT在世界赛半决赛上迎战G2。比赛中,3届冠军SKT发挥失常,队伍核心Faker更是紧张得手抖。最终昔日的LoL霸主SKT饮恨出局。自S3韩国战队夺冠以来,LCK曾连续五年垄断世界赛冠军,而最近两年却没有韩国战队能够进入最后的总决赛。

韩国的英雄联盟曾经是垄断级的强大,作为东亚最早接纳电子竞技的国家,无论是魔兽争霸和星际,还是英雄联盟和守望先锋,韩国人都曾多次问鼎世界冠军,Moon,Flash,Faker这些熟悉的ID也刻满了世界电竞史。在那些被南韩大力推行的主流电竞游戏里,他们几乎都能站在竞技金字塔的顶端。

让韩国电竞崛起的原因是政府推动的联盟化。2000年,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决定成立职业电子竞技协会KeSPA,从这一年开始,韩国电竞正式构建了电视台+电子竞技+KeSPA这一铁三角体系。

“公式化”的韩国电竞正在失去他们的统治力

虽然韩国电竞有着辉煌的过去,但也有着逐渐衰弱的现在:

1.在星际争霸项目上,芬兰人Serral在上届世界赛中用虫族击败了韩国选手Stats,拿下韩国统治了20余年的WCS冠军宝座。而今年的WCS,意大利选手Reynor也与芬兰天才Serral一起冲破韩国包围圈挤进四强。知名韩国选手Maru、Rogue、soO、Trap们则集体倒在八进四门外。在韩国的星际争霸联赛停办之后,韩国星际的统治力正在逐渐下降。

2.LCK曾经统治英雄联盟世界赛长达五年,但自从去年KT在S8输2-3输给IG后,今年的SKT也于半决赛倒下,过去无敌的韩国LCK已经连续两年无缘决赛舞台。

3.今年于我国进行的WCG2019,韩国电竞史的里程碑人物Moon在自己最熟悉的魔兽上不敌中国选手TH000饮恨半决赛,再次无缘WCG冠军。在魔兽争霸3项目上,中国选手的总奖金额将要追上最强的韩国,目前仅落后20余万美金。

4.守望先锋联赛第二赛季,以全韩班建队的温哥华泰坦队,在决赛0-4被旧金山震动队碾压。在满是韩援的守望先锋联赛中,旧金山震动的完全胜利宣告了韩援神话崩盘的开始。

在今年暴雪举办的守望先锋世界杯上,美国国家队在半决赛上以3-1击败韩国国家队,韩国仅夺得赛事第三名,终结了连冠的美梦。

在各国的电竞产业发展起来后,神奇的韩国人慢慢回到了凡间。那些过去无所不能的电竞项目,随着国外新兴血液的注入日渐式微。

2

为电竞设计的“答案”让韩国电竞在早期取得成功

在举国体制之下,韩国电竞拥有一套完整的场内场外运营体系。有一整个团队在选手背后为他操心,调整出最适合战队和选手的打法,制造了一套属于自己的胜利公式——在固定的时间做固定的事,这种流程化的玩法就是我们现在所讲的“运营”。专业的数据分析团队能够帮选手挑选适合的版本英雄以及出装,教练团队为战队设计BP以及简明易懂的“公式化”的战术,高强度的训练计划也让选手保持肌肉记忆以及高手速。

而运营类游戏有一个共同点——设计师喜欢“教”玩家玩游戏。

设计一个RPG游戏一般有两种思路——沙盒或者线性。前者强调自由,而后者强调流程。在韩国人擅长的电竞游戏中,“线性”表现在暴雪设计师们严格控制的数值以及游戏思路。当玩家自己创造的奇特思路成为游戏的主流时,设计师会选择从玩法上直接把这种思路抹杀——最直接的体现就是炉石中一度无敌的“奴隶战”,设计师让整套牌组里的核心卡被砍得退出游戏舞台。不需要奇特的思路,因为设计师会告诉你什么是最佳答案。

“公式化”的韩国电竞正在失去他们的统治力

在英雄联盟中,拳头制作的峡谷规则,其实也是一种线性:野怪刷新的timing不变,英雄的道路选择被官方定义,版本定死的强势英雄...在这种官方为你设计的胜利公式下,韩国电竞往往能找到公式的最优解。S7冠军三星就曾曝出教练甚至对选手背包里有多少眼都有严格要求。在这样的游戏里,玩家斗不过设计师,即使偶尔有一点小聪明也绝不会留到下个版本。

在高考淘汰率极高的韩国,做对每一道有标准答案的题目是韩国人的本能,他们依托职业体系训练自己的手速与肌肉记忆,配合教练的正确思路做出完美解答,做到1+1=冠军。

3

那些韩国人喜欢却玩不好的高随机性的游戏

同为moba游戏,韩国的LoL曾统治世界,但Dota2项目却只溅起过一滴小水花;同为FPS,韩国人包揽了守望先锋冠军,却在最“硬核”的CSGO上毫无建树。同样类型的游戏上下限差距却极大,为什么暴雪和拳头的游戏韩国人就能玩?这仅仅是因为电竞资源的倾斜而已吗?

其实并不是,在LoL于韩国推广起来前,Dota2在韩国是有着体系完整的联赛的,但韩国联赛最强的冠军队伍也打不过从中国过去解说的主播队,在英雄联盟起势后韩国dota2联赛就解散了。只有不朽盾上,韩国人无法刻下自己的名字。也许从dota2与LoL的区别上,我们能看到韩国电竞在竞技层面上的弱点。

这层弱点就是游戏的“随机性”。

在应变能力要求高的游戏上,韩国人的电竞统治力就显著下降了。一个例子是风靡韩国的卡牌游戏炉石传说,在该项目电竞选手收入榜单上,我们在前十名只能见到一个韩国选手的名字。

同样是前面提到的魔兽争霸3,虽然韩国选手高居奖金榜的第一名,但大多数的魔兽争霸比赛实际举办在2010年以前。在这段中国电竞行业举步维艰的时间里,中国选手奖金总额却只与韩国差了20万美金左右。魔兽争霸同样是“背板”游戏,但在背板之外却有着来自对手操作上的巨大变量,这就是为何韩国的魔兽争霸很强,却仍不能完全称霸世界的原因,一旦在游戏中引入更多的变量,韩国选手的计算能力就会出现显著的下降,韩国人的竞技优势就没那么明显了。

韩国人也许是天生的理科生,认定了准确答案便所向披靡,但在一套自由作答的问卷中,韩国人发挥不出自己的创造力。一旦游戏设计师开始提倡自由发挥,运营模式能被简单粗暴地破坏,韩国人过去那套就不灵了。

韩国人擅长“线性”而不是“沙盒”,值得一提的是,游戏行业的偏好也在逐渐从制作线性游戏转为制作沙盒游戏。在设计师提倡玩法自由的现在,韩国电竞的控制力确实是下降了,游戏的玩法在向自由多变的设计思路上转化。排列组合的基数变大了,就很难再试出最优解。

4

自由化的设计趋势令韩国人逐渐无法掌控游戏

过去韩国人强无敌的那些游戏为何不再听他们使唤了呢?其实就如同上面所说,游戏的设计思路在慢慢发生变化,这其中也包括了设计师个人色彩浓厚的那些游戏。

虽然召唤师峡谷不欢迎变化,但进入峡谷的人们正在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LOL队伍为了从BP上出奇制胜,开始在比赛中选择众多的摇摆位英雄,这与过去看到英雄就知道走哪条路的玩法又不一样了。韩国的分析师团队们能分析到英雄们各司其职时的最优解,却不一定能摸透他们摇摆时该如何应对。另外一点则是越来越提倡进攻与人头互换,在游戏节奏比韩国人想象得更快时,看重Timing的“运营”公式就很可能失去控制,Faker偏爱切屏观察局势,却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切出去的一瞬间被秒,让团队吞下了失败的苦果。

守望先锋结合了moba与fps的游戏玩法,moba恰好是韩国人最擅长的运营化游戏体制。过去,NiP战队曾经开发的纯肉搏303(3坦0输出3辅助)体系风靡全联盟,不得不让暴雪把上场英雄强制定死在222模式(2坦2输出2辅助)。当输出英雄配得上拥有姓名,欧美的刚枪皇帝们就起势了。守望先锋从一个纯肉搏的moba游戏回到FPS上,瞬间减员破坏运营的FPS游戏恰恰是韩国人最不擅长的。

当然也有不肯变化的反例,像是风暴英雄——也许你不记得了,这是韩国人统治最稳定的一个游戏。韩国人最擅长的“运营”让他们统治了这样的风暴英雄:没有金钱,等级经验共享,这就决定了任何一个人的失误都会葬送比赛,每个人能做的事情被暴雪定死。去年,暴雪宣布了这款游戏将进入更新非活跃状态,等于宣布了风暴英雄竞技寿命的终结,风暴失败的背后在于设计师对这款游戏的偏执,没有跟上游戏设计思路自由化的风潮,而代价是整款游戏的彻底失败。

电竞必须依托于游戏载体,归根结底是游戏赋予了电竞生命,游戏设计思路在向着鼓励高自由度上转变,而过于偏执的设计方向会让游戏失去自己的生命。现在的游戏设计思路恰恰是韩国人不擅长的。失去了解答游戏的“公式”,韩国电竞的控制力正在肉眼可见地变弱。

5

韩国顶尖电子竞技人才的流失

韩国人对电竞的控制力变弱,在游戏内是设计思路上的变化让他们失去了胜利的“公式”。而在游戏本体之外,日渐成熟的中国、欧美电竞产业也有了挑战韩国电竞模式的资格。韩国电竞吃了发展早的红利,但终究人口基数与经济总量小,社会基础条件也注定了韩国电竞难以实现大跨步的发展与突破,这一现象也造成了韩国电竞人才的流失。

在韩国的经济条件不能满足职业电竞选手的时候,一部分顶尖的韩国选手会考虑去经济条件更好的国外发展。电竞选手的职业寿命相比一般职业是很短暂的,这也决定了很多选手希望在尽可能多的时间里得到更高的收入。像doinb、rookie这样有一定实力的韩援,比起呆在竞争压力大的本国联赛更愿意来收入超高的LPL或者LEC发展。这部分顶尖的选手成为其他赛区的战力,LCK本身的统治力自然不复如初了。

体育竞技项目离不开优秀的人才,在传统体育上,韩国棋手曾经统治世界围棋项目数十年。但随着新一辈人接触围棋变少,越来越少新鲜血液注入围棋行业,人才辈出的中国就实现后来居上了。不说韩国,我国也向日本输出了很多乒乓球人才,原中国籍的张本智和现在已经成为了日本的头号球手,具备与我国乒乓球员扳手腕的资本。人才的流失必然使竞技项目的统治力变弱。

结语

从传统体育到电子竞技,“抗韩”是中国竞技史上一个难以避开的话题。我国曾在各种体育上被韩国压制,而现在中超球队淘汰韩国球队已经不是新鲜事。其实中国竞技与韩国相比缺的只是“时间”与“经验”而已。在我国发展蒸蒸日上时,韩国已经差不多要摸到“上限”了。

发展是一个自由发挥的命题,没有标准答案,韩国人又该怎么作答?也许他们确实抓住了阶段性的答案,但毫无疑问,胜利最终是属于思维多变的人的。当设计师的设计思路向着提倡自由发展时,失去了必胜的“公式”,韩国人的游戏统治力,自然就慢慢地下降了。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