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丝路杯访谈-欧洲围棋联盟主席马丁

弈客围棋    11-07 11:50

原标题:丝路杯访谈-欧洲围棋联盟主席马丁

从维也纳到上海,跨越东欧、西伯利亚、蒙古高原、宽体的波音772,需要飞行11个小时。“嗡嗡”的机舱里,无法对我催眠,敲击键盘,记录第六届丝绸之路杯上的访谈,正是最好的时机。

谨以此文纪念所有为围棋文化海外传播所做出贡献的人们。

欧洲围棋联盟主席马丁先生,76岁,身材健壮。与国内含饴弄孙的退休老头老太们不同,他是一个超越年龄,精力旺盛的空中飞人。作为欧洲围棋掌舵10年的主人,他经常穿梭于各大洲之间,代表欧洲,率领欧洲团队参加各种国际赛事活动。

原创 丝路杯访谈-欧洲围棋联盟主席马丁

马丁在编排比赛

而第六届丝路杯,轮到他的中国客人们飞行了,赛地奥地利维也纳正是他的老家,出生地。

原创 丝路杯访谈-欧洲围棋联盟主席马丁

作为东道主,马丁无法“以逸待劳”,相反他似乎变得更为忙碌。在赛事过程中,弈客围棋有幸采访了马丁先生,汇编成下文,管窥欧洲围棋的发展和困惑。

狮子头:马丁先生,身为欧洲围棋联盟的主席,您亲自在本次赛事中承担了相当具体的工作,包括亲自驾车接送到达的中国选手,包括每一轮比赛的编排打印,每一天都工作十几个小时,这种亲力亲为的工作态度令人惊讶和钦佩。在欧洲大陆举办的赛事活动中,都需要您亲自上阵吗 ?

马丁:当然我会非常乐意拥有一支资源充沛、随叫随到、行事专业的执行团队,不过欧洲围棋联盟必须面对现实:我们没有所谓“支付薪资”的赛事运营团队。奥地利协会的规模更小,的确缺乏执行赛事相关的专业人士。因此我亲自上场就能显得更为简单有效。

对于欧洲围棋界来说,维也纳丝路杯是一届非常昂贵(总奖金突破10万,最高个人奖金6万),非常重要的赛事。从奖金规模来看,排在了所有欧洲赛事的第二位,仅次于欧洲围棋大满贯赛(编者按:弈客围棋连续两年出资赞助举办欧洲最大的围棋赛事-大满贯赛)。如此高规格的赛事,我们无法允许赛事的执行出现任何瑕疵,包括编排对阵的正确性,包括安静的赛场环境等必须得到确保。在这种情况下,我必须在场,亲手完成一些执行工作,减少可能的风险。

从1978开始,我已经历过200个赛事,这些宝贵的经验对于丝路杯的意义重大。本次赛事我们的裁判团队很出色,比赛使用的规则是中国规则。欧洲大陆的围棋比赛使用的规则并没有统一,比如在国家团体赛中,我们却使用了日本规则。虽然我也在努力推动更多的比赛中使用中国围棋规则,不过历史原因,并不是所有的裁判都掌握了中国规则,因此在本次赛事中,李月、黎婷(这些对于中国规则完全掌握的欧洲围棋人)加入团队确保规则的理解和执行。

假使比赛在汉堡等城市举行,或许我们就可以在城市本地组建优秀的赛事执行团队,但是在维也纳,这一切就显得非常困难,昂贵的人力成本需要赛事团队每个人,包括我去承担更多的工作。

狮子头:作为高水平的欧洲赛事,30余位欧洲选手的参赛资格是如何确定的? 欧洲围棋联盟如何保证比赛体现出高水平。

马丁:按照协定的规则,欧洲选手共计有30个参赛席位。而欧洲围棋联盟共计有37个成员国,简单的大锅饭平均分配显然有悖比赛精神。有些国家的精英水平仍在成长,尚达到参赛水平,因此我们就需要在选手来源的广泛性和精英棋手的选择性中作出平衡。

于是我们建立了一条规则,首先根据国家的实际情况,对欧洲围棋强国的名额数量做出限制,每个国家选手不能超过3人,如果我们不限制每个国家的参赛人数,如俄罗斯这样的欧洲围棋强国足可以派出超过20位达到参赛水平的棋手。当俄罗斯,乌克兰、德国等围棋强国依次分配完三人名额后,我们首先确定了17人的“强国选手名单”。我们所遇到的唯一的名额分配问题来自法国。法国有众多强手,但是丝路杯和法国锦标赛撞车了,法国的高手们需要痛苦地做出选择。毕竟法锦赛是法国选手通向世界业余锦标赛的唯一道路。因此部分法国高手选择了锦标赛而没有来到丝路杯赛场,只有唐吉(职业初段)等两位法国选手参加了本届丝路杯。

接下来,对于整体实力并不是很强,但却拥有一些明星选手的国家,比如波兰(马特乌斯这个级别的选手只有一位),我们也确认了他的参赛资格。为了确保没有争议,尽可能保证公平,所有名额的分配都由我来完成,在这个过程中欧洲围棋联盟没有遇到“抗议”的声音 :)。

最后一条选拔规则是,“选择最活跃的棋手参赛”,而不是那些每两年才参加一次的不活跃选手,如此我们确定了30名选手的名单。随着参赛部分中国选手的名单变动,最后欧洲选手的席位增补到了35席左右。

狮子头:最后一轮仍在激烈进行中,此时我们并不清楚谁会赢得最高荣誉的个人冠军。中国参赛选手中有3,4位业余6段选手,实力非常强大,截止目前,您对于欧洲选手本次的表现满意吗,您觉得欧洲职业选手何时可以达到更高的世界级水平。

马丁:阿特姆正在和Lee争夺锦标,我知道Lee即使输了也能夺冠(真相:最后一轮乌克兰名将阿特姆半目击败李嘉琦,获得个人冠军,马丁的毒奶很有效:)。比较西方职业棋手和东方的职业棋手,这并不是一件公平的事情。首先我们的水平提高了,但并不是很快。显然讨论欧洲选手何时可以夺取世界冠军,目前太早了。从我的观点看,阿特姆和伊利亚两人是欧洲目前最强的两位棋手,两人互有胜负。马特乌斯,帕沃尔,阿里紧随其后,而如新进职业唐吉等则还在追赶中。如果说达到世界水准,相较于目前这批最强的欧洲职业棋手,也许我们下一批12,13岁的少年棋手更值得期待(达到世界水平)。

幸运的是,随着AI的到来,欧洲棋手可以非常方便地使用人工智能程序作为练习工具,每一位选手都可以在家里分析对局,提高水平。

原创 丝路杯访谈-欧洲围棋联盟主席马丁

维也纳街头的alphago街头艺术

与美国完全不同,欧洲的职业棋手是真正以“围棋”为职业目标的求道者。在美国一共有5位职业棋手,只有一人真正希望提高竞技水平,从事围棋相关的事情(编者按:原话如此),而其他职业围棋手的职业与围棋毫无干系。

而欧洲的情况完全不同。伊利亚、阿特姆、阿里、唐吉、帕沃尔等都是以围棋为生,以围棋为职业。伊利亚有三个孩子、阿里有一位处了6年的漂亮中国女友、马特乌斯新婚不久,他们都是普通人,需要有值得尊重的收入,他们热爱,选择围棋为职业,比赛的奖金是其重要的收入。丝路杯的高奖金对于欧洲职业棋手太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的高水平棋手都来到这个赛场,这就是为什么欧洲围棋需要得到更多来自亚洲、中国的企业支持。

欧洲围棋联盟,欧洲的棋手并没有从政府体育相关部门得到财务上的支持,如俄罗斯,波兰等国家也许会承担一些棋手的参赛费用,但是没有人因此得到稳定的薪水。对于绝大部分棋手来说,从”体制内“得到的收入为0。大部分各国政府并不认为围棋是一个体育项目,智力运动无法归入体育领域,因此在欧洲,得到赞助商青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事实上,我们更多地获得了来自亚洲的帮助,包括PandaNet,CEGO等。

原创 丝路杯访谈-欧洲围棋联盟主席马丁

华以刚,马丁等为阿特姆颁奖

狮子头:本次赛事使用弈客智能棋盘自动记录棋谱,通过弈客平台向全世界棋迷直播,虽然有时差问题,在中国,仍有超过十万人欣赏欧洲棋士的比赛。在以后的欧洲比赛中,这种技术会被更广泛使用吗?

马丁:10多年前,欧洲就有工程师研发“自动记录棋谱“的棋盘,然而限于成本,市场规模等种种问题未能实现产品化。作为欧洲围棋联盟,通过本次比赛的弈客直播,我们看到了令人激动的直播效果,今后欧洲围棋联盟也非常乐意在比赛中使用更多智能棋盘,一个60人的比赛使用8块棋盘转播16位选手的比赛,不仅仅是节省直播记谱人力的开支(很多时候我们甚至找不到记谱的人员),也使远程解说成为现实。

欧洲围棋联盟期待弈客的智能棋盘能够优化多语言,如果是面对中文的操作界面,这件事就不太美妙:),我想不仅仅是欧洲围棋联盟,我非常确定欧洲各国的围棋俱乐部都会使用这个产品和技术。

原创 丝路杯访谈-欧洲围棋联盟主席马丁

智能棋盘,显示与普通棋盘无差别

20分钟的采访很快结束,马丁转身又踏入了赛场,回到他所驻守的“比赛编排长”席位。这位可爱的老人,正在以最大的热情投入欧洲围棋事业。在中国的支持下,我们见证了欧洲职业棋士制度的建立、目睹欧洲选手在世界大赛上对于东亚棋手的狙击,看到了更多欧洲年轻人着参与甚至投身于这个古老的智力运动。纵然前途依然坎坷,在欧洲围棋人的努力下,一切都将是最好的安排。

祝欧洲围棋好运!

原创 丝路杯访谈-欧洲围棋联盟主席马丁
原创 丝路杯访谈-欧洲围棋联盟主席马丁
原创 丝路杯访谈-欧洲围棋联盟主席马丁

棋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