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2:从2012到2019,Invictus Gaming 年代记

直播的那点事儿    11-07 16:55

在世界范围内享有极高声誉的IG俱乐部,并非成立于2012年。不过,对于他们的DOTA2分部而言,那一年的九月二日却是一个值得被永远铭记的日子。彼时,中国的电子竞技市场尚处于萌芽阶段,但IG却已经登上了顶峰——这支由YYF与430领衔的传奇战队,摘下了DOTA2项目的最高荣誉。一直要到四年之后,才有第二支中国战队取得了足以媲美IG的成就——在TI的BO5总决赛中击败一支外国战队,向整个世界证明,“Chinese Dota,Best Dota”!

DOTA2:从2012到2019,Invictus Gaming 年代记

时过境迁,IG的电竞版图仍在不断扩大。去年,IG的LOL分部成为了第一个拿到S赛冠军的中国战队。今年,两名俄罗斯小将的加盟令IG的CS:GO分部如虎添翼。很快,他们就结束了天禄在中国赛区长达多年的垄断地位。但与此同时,IG的DOTA分部却一直未能重现昨日的辉煌——17年的DAC冠军是一道稍纵即逝的光芒,IG在那年的TI上与胜利擦肩而过。

DOTA2:从2012到2019,Invictus Gaming 年代记

旧世界的余晖:2013 - 2014

TI2结束后,IG的冠军班底又勉强维持了一年。13年的九月四号,Zhou被迫离队。五天后,和Zhou关系不和的ChuaN也消失在了IG的人员名单中。玩家们很快得知,替代Zhou和Chuan的人选是Hao和香蕉。虽然两人都是后来的TI冠军,但他们却未能在IG打出理想的成绩。

14年,Hao和香蕉响应了Xiao8的召唤,IG则是在召回ChuaN的同时,从“R蛇”那里挖来了打一号位的Luo。之所以Luo会在之后的岁月里被玩家们亲切地称为“罗导”,是因为他对DOTA这个游戏的理解的确与常人不同。在IG司职一号位的短暂时间里,Luo也给队伍带来了许多稀奇古怪的战术。不过,就算是以那个时代的标准来看,Luo在操作上也和顶级选手有一定的差距。当然,这可能也和IG的资源分配有关——谁都清楚,IG的一号位不会比二三号位刷的更肥。

DOTA2:从2012到2019,Invictus Gaming 年代记

旧时代结束的标志与其说是TI4的惨败,不如说是YYF的离开。峰哥没走的时候,IG再不济也能在一线队中站稳脚跟——其实,IG在TI4之前还拿过好几个冠军,包括那个“有毒的”ESL法兰克福。但是当峰哥离开后,IG便开始急速下坠。顺便一提,和YYF一同离开IG的,还有哈哈明。不过,Faith在一年后又获得了重返IG的机会,但这并不是他的最后一次离队。430时代:2014 - 2016

正所谓铁打的大妈流水的兵,自YYF离开后,IG在多个位置上都出现了大幅度的人员变动,唯独430的二号位始终屹立不倒。TI4结束后,接替峰哥前往劣势路的选手是被玩家们戏称为“臭脚”的“MINI幂”。IG选择“MINI幂”的理由,和他在CIS时期的表现有很大的关系。从这一点就不难看出,即便是到了14年,DOTA圈的换人还是以挖角为主。至少在TI5的CDEC横空出世前,极少有人能察觉到青训队的价值。至于替代哈哈明的李晨,虽然他对冰魂这个英雄有着独特的理解,但整个职业生涯却可以用“悲剧”来形容。这个阵容持续了半年多,关于第一块松动的零件是Luo还是“MINI幂”,现在已经不得而知。总而言之,“MINI幂”在15年3月离开了IG。

DOTA2:从2012到2019,Invictus Gaming 年代记

Burning居然会加盟IG,在当年可算是一个足以让SG宕机的大新闻。B神降临,自然是司职一号位。如此一来,“罗导”便顺理成章地前往劣势路继续表演杂技。在徐志雷和IG的第一段蜜月期中,IG在马来西亚拿到了一个线下赛冠军——比赛虽然不大,但足以让无数粉丝为之沸腾。一瞬间,诸如“感谢B神的到来拯救了IG”的帖子,在论坛上随处可见。然而,胜利的喜悦是如此的短暂,IG在TI5的败者组第二轮被秘密二比一淘汰。TI5的胜利者是EG,但幕后的大赢家却是LGD系的CDEC。CDEC的亚军神话,点燃了众多网瘾少年的电竞梦想——而更为重要的是,各大俱乐部也纷纷意识到,培养年轻选手是重要的资金来源。同年12月,IG.V正式成立。短短的几年中,这支青训队为IG本部输送了大量的人才。

DOTA2:从2012到2019,Invictus Gaming 年代记

不过,TI5的失败并不足以结束430的时代。之后的一年中,IG经历了有史以来最混乱的人员变动——先是1345号位全部翻新换一遍,到了16年年初的时候,甚至连430所在的二号位也出现了异动。值得一提的是,IG正是在这个时期与“DOTA上帝”擦肩而过。到了16年三月的时候,IG勉强凑出了一套略具竞争力的班子,而BoBoKa和XXS正位列其中。Burning的第二次入局:2016 - 2017

Burning和IG的第一段关系结束的既仓促又喜感——甚至在今天,430对着队友放女王大招的那个镜头依然能令我忍俊不禁。TI6结束后,430的时代正式落下帷幕,Burning获得了与IG再续前缘的机会。而与上次不同,Burning这次所率领的是一支年轻的军团。

DOTA2:从2012到2019,Invictus Gaming 年代记

新队成立后的前三个月里,IG没有取得任何理想的成绩。到了17年春节前,队伍的情况仍不见好转——有时候,他们甚至连自家二队都打不过。然而在春节结束后,IG却有了回暖的迹象。连续两个资格赛找对了感觉,我们在17年4月的第二届DAC上迎来了(所有人都熟悉的)故事的高潮。后Burning时代:2017 - 2018

“青春总是充满着遗憾”,这句话在17年那支IG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应验。拿到DAC冠军后,IG的状态一路下坠——能在TI7上拿到第六名,已经属于超常发挥了。TI7结束后,历史又进入了新的循环。和徐志雷第一次离开时一样,IG再次陷入混乱。17年9月,IG招募了“总是不太行”的妖精。妖精“果然不行了”后,IG又拉来了“雪上加霜”的霸气哥。

DOTA2:从2012到2019,Invictus Gaming 年代记

如果这还不是“病急乱投医”,再来看看IG在其他两个位置上的变化。18年的一月,IG和LFY“互换中单”,但仅仅持续了不到一个月,机枪兵又被LFY“退”了回来。不得已,最后IG只能让XXS顶上中路,三号位则是“唯一蜂哥”——杀人蜂!这支队伍竟然能打进TI8,也算是一个奇迹了。重启:2019 -

也许是魔咒,也许是命运,回顾IG在过去七年中的起起落落,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IG是一个能出成绩,但出不了人才的队伍。除了早年的小明、Hao和香蕉,以及没有在IG久留的“上帝”外,IG的选手在离开IG后往往很难打出更好的成绩。上个赛年,离开IG投奔星辰的XXS和Boboka没有打进TI9。至于像Xdd、RONG、doodle、ghost和black.z这类选手,离开IG后便陷入了二三线的泥潭。新赛年,魔咒的威力也蔓延到了dogf1ghts的身上。本来RNG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下家,但由于预选赛的惨败,dogf1ghts很快就被东南亚选手取代。

DOTA2:从2012到2019,Invictus Gaming 年代记

目前,XXS和Boboka能否打破魔咒,还要看星辰在下一个Major的表现。至于IG本身,TI9四人组再加上处于领袖地位的卡卡,似乎蕴含着不小的能量——最起码,在国内预选赛中横扫二线队,对于目前IG来说完全不成问题。本文写作完毕之时,距离新赛年的第一个Minor只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希望IG能用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向大家证明,混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IG重启完毕!

电竞 dot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