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向创作丨王者大陆的传说记闻系列之《特别篇·敌亦友》第二章

王者荣耀官网    11-07 17:16

— 引言说明 —“王者大陆的传说记闻系列”是依托王者荣耀世界观构建的同人故事体系。该系列将基于官方设定而有意塑造一个宏大的世界,创作一部时间跨越上千年的类史诗。它讲述英雄人物的成长经历和之间的交锋,并介绍各国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环境,还有各地域的风土人情。从风格上它是科幻或奇幻的,东方的,武侠的。真实又幻想,令人向往。敌亦友第二章 都护府铠转过头倚靠城墙,闭上了眼睛。天边远远传来孤雁嘶鸣,兵器铿锵击打的声音却止了。“你待在魔铠里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不知何时木兰已上楼,近了身旁。铠隔着盔罩,含糊不清地“嗯呢”回应。“我很担心你。”木兰愁着眉,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沉沉的脚步迈近,正是苏烈大叔:“刚才守约准备晚饭的时候,在西角楼门下发现了新的线索,你先去看看吧……”苏烈示意这里交给他。木兰回望了铠一眼,便匆匆下楼了。“我是魔铠,还是,魔铠是我?”铠甲逐渐褪去,铠睁开了眼睛,“我不知道。对于木兰姐……对于大家来说,这副铠甲远比我有更大的作用!”“恰恰相反!”苏烈哈哈大笑,给铠递过酒壶,“魔铠不是你,你才是你。我可不会凭空给一套铁架子灌酒喝。”铠接过酒壶,仰头一饮而尽,却呛出了咳嗽,他抿了抿嘴唇道:“长城这边的酒,总还是很辣。”苏烈攀过他的肩膀,苦笑道:“‘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别想太多了。走吧,尝尝守约的手艺去,玄策这崽子刚才逮了两只肥野兔,正烤着呢。”塞外的天很快便黑定了,百里兄弟在破败的大厅内燃了一堆熊熊篝火以御寒。烤兔肉香四溢,却没人动口——守约擦着猎枪,而玄策则坐在“吱唔——吱唔——”的盾山身上握着脸发呆。铠扫了眼四周,没有木兰身影。苏烈问道:“怎么了?队长他们呢?”玄策撇了撇嘴,回答道:“刚才我们去角楼那边查探‘神秘人’留下的线索,结果师父就留在角楼那里一直没下来,木兰姐去劝了好久。还没回来。”“西角楼……”苏烈眯了眼睛,顿然想起,解释道:“当年兰陵城主兵败,便从此处跃下……伤心旧地啊……也难怪。”苏烈还在向百里二人讲述当年都护府创建的故事,铠已提了“未亡星”长剑往玄策指的方向赶去。铠方到角楼门下,便听见木兰声音——“高长恭!你厉害,以后也永远别给我下来!”她“嗒嗒”从楼梯跑下,借阑珊灯火见其噙泪点点;经过铠时,只勉强一笑,不知该说什么。铠收起了剑,率先发话:“先回去吧,天黑小心些。我上去看一看,他。”木兰不好说什么,便整理情绪一边回去了。铠登上角楼,见一个黑影——“兰陵王”——颓然踞坐地上,咬着牙,倒吸冷气。“示弱了,让人见我这般模样。”高长恭冷笑道,“那时我太小,我已经忘了他们的模样。我不仅没能夺回所属于他们的东西,竟还和仇人携手……”他像是啜泣着,发出野兽般的低嚎。印象的平日里高傲的人儿,却在眼前如此痛苦。“这里,并不是你的目的。仇恨冲灌了你的心,刺瞎了你的双眼。故国不是一土一地,或砖或瓦,城墙椽桁,而是创造这一切的黎民百姓。”铠对着他说道,“西边的金庭国,魔种肆虐,哀鸿遍野,金庭城一城之主枉顾生灵,好大喜功;而他们的王,却在这里沉迷!去患一沙一尘的得失,不顾他们的死活!你是长空的鹰,沙漠的风暴,高山边脊上镶嵌的光辉,是希望!是归来的、带领他们重建家国的、王!”铠正说着,高长恭突然站立起,恢复平日冷酷,无鞘刀刃直逼对手;铠也抽出长剑时刻待命,眼神如流星击月。高长恭却轻蔑道:“我不是王。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杀手!”说完,便戴上面具,一跃入茫茫夜色,消失了。“可你本来就是。”铠低头忽然瞥见了地上遗失下一方手帕。他捡起来,上面泪渍点点,边角还绣着小小一朵鳞瓣花,仿佛盈散花香。铠望向通黑夜幕零星几点,替高长恭暂收好了。“你的所获所得皆是命运注定地理所当然,我纵然费尽心力求索,终成小人般地强取豪夺。”铠叹了口气缓缓下楼,走回议事厅,“很多东西我记不起来了,出身也忘了,所以我不会难过。”木兰还在大厅门口候着,见铠回来,便迎了出去,只是铠身后空无一人。“他呢?没回来么。”绯红的高马尾似乎有些失落。“他走了。”铠看她眼角有些泛红,没有继续说。木兰也没有追问,只说道:“大家先来吃些东西吧。”今晚食材虽然简单,但守约很用心;只是大家心情不太好,没什么胃口。唯有小狼崽大口大嚼,对着盾山嘟囔埋怨道:“灶台,师父又丢下我一个人跑了。下次哥哥做了好吃的,也绝不给他。”盾山歪着头,指示灯似懂非懂地扑闪。守约在一旁安慰他道:“且慢些,别噎着了。”吃过晚餐,众人围着篝火讨论新发现的线索以及接下去的打算。百里守约先说道:“傍晚我在角楼那边收集些枯枝干柴,便发现了这个标记,和上次木兰姐发现的,是一致的。但周围没有什么活动的痕迹,或者说是故意掩藏了。”“这次的方向,没有接近我们的城市。”苏烈大手划过摊在盾山上的地图,说道,“很远。是金庭城。明世隐的目的,不是我们之前猜测的都护府,甚至也有可能就没来过都护府。”“会不会是调虎离山,让我们离长城越来越远。无论是这边,还是长城那边,都好逐一击破。”铠提出看法。“铠说的有道理。还有,神秘人把标记留在西角楼,是巧合还是特意地安排?我们不能再少人了。有什么烦心事不要一个人扛。我们是一起的。”木兰担忧地看了铠一眼,抱握双臂,继续说道,“但我们已经到了这里,岂能中途退缩?明天,继续进发,向金庭城。我倒要看看这个牡丹方士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队长说的对。堂堂长城守卫军,怎能受小小困难吓唬。”苏烈道,“此去金庭路途遥远,今晚就准备好水和干粮吧。”“准备得差不多了。一路过来都在采集,盾山替我们背负了好多。”守约说道。“还有我!我会逮兔子!”玄策高举着手。守约微笑道:“玄策也帮了很多的忙呢。”木兰盯着地图许久,举头说道:“为防不测,就留下一个人在都护府这里接应。大叔就留下吧,都护府的大致,你也比较熟悉。如果明世隐计谋得逞,此去又阻止不了他来进攻的话,也好通知长城那边作好准备。”“好,我留下。我有位千窟城的朋友就在附近收集战乱流失的藏书,我会联系她过来协助。你们前去,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万分小心。”“就先这样吧,大家早些休息。”木兰总结内容,“大叔出来一下,我们再看看都护府的防御如何部署。”木兰和苏烈登上仅存的城墙,四野黑夜深邃。“想家么?”苏烈问。“长城就是我的家。”木兰答道。“长安的家。”苏烈补充。“他们不要我了。守卫军的叛徒。”木兰笑了声,却有些苦涩。苏烈望着城门方向,有些感慨,似乎想起当日孤军奋战、独木难支的场景:“为了长城,我们绝不退缩。长城在,故乡就在。”二人边走边检查城墙破损情况。“将军,我想不明白,如果说魔种暴乱是有人在背后主使,可对都护府,对玉城这些周围的城市却攻而不占,又是为了什么呢?”木兰提出疑惑。“我也在想这个问题。这些变异的魔种据说由金庭饲养,可之前守卫军在那里也没有发现魔种巢穴的痕迹。单凭明世隐之流绝不可能有此布局,这更像是在练兵、试探。操控的那只手,或许能追溯到长城建立之初。”苏烈分析道。“神?他们……真的存在么?我一直以为那只是宗教徒的胡言乱语。”木兰难以接受。“准确地说,是叫做‘超智慧体’,稷下的学者对此已研究多年。”苏烈笑道,“当然,这只是一种学术上的理论,还没有切确地证实。”二人转回原处,苏烈道:“你先回去吧,我守一会儿岗,下半夜铠再来轮替。”木兰还对“超智慧体”若有所思,听苏烈一说方想起来,问道:“铠这阵子怎么了,是魔铠反噬么?”苏烈宽慰道:“我相信他可以自己走出来的。别太担心了。”木兰回到都护府大厅,见铠倚靠长柱睡着了。守约还在守着篝火,缝补衣物;木兰压低脚步过去,坐在守约旁边。盾山觉察到动静,微微抬起了“眼睛”,木兰缓缓给按了回去。玄策睡得闹腾,都快要钻到盾山底下了;他说着梦话,呢喃了声“师父”。木兰见他眼角还挂着泪,便用指关节轻揩了去。“木兰姐,里间已经替你整理好了,你先去歇息吧。”守约缝着被划出大口子的铠的外套,跟木兰说道,“等会儿阿铠起来值夜,免得着凉。”“手酸了吧,我来帮你。衣料很特别、厚韧,毕竟作战服。”木兰接过针线,梳理裂口的走向,感慨道,“它跟主人这么久,都不成样了。”守约望着铠,说道:“阿铠不像是流浪天涯的剑客,像是一个身负荣誉的……勇士。”“大概,是最西边某个家族的嫡子吧。”木兰跟守约讲着将铠“捡”回来、加入小队的经过;她指着外套驳领上磨灭的芒星标志,说道,“这个徽标,见多识广的大叔也没认出来。只希望他能找回心底遗失的那份记忆吧。”木兰站起来,跟守约道晚安,便走过去把补好的外套帮铠盖上,进里屋去亦和衣睡下了。营火渐熄,夜风微凉。

同人向创作丨王者大陆的传说记闻系列之《特别篇·敌亦友》第二章

[本章完]

电竞 王者荣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