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礼至极!检测人员竟让孙杨妈妈监督孙杨小便,尿检程序形同儿戏

杨华评论    11-07 18:42
无礼至极!检测人员竟让孙杨妈妈监督孙杨小便,尿检程序形同儿戏

中国游泳巨星孙杨的听证会11月15日将在瑞士进行,西方势力控制的媒体开始兴风作浪,制造负面舆论。《SWIMSWAM》发表系列文章抹黑孙杨,但他们的文章破绽百出,还暴露了很多荒诞的细节,比如主检测官带来的尿检官没有资质,主检测官竟然要求孙杨的妈妈看着孙杨小便,这不是搞笑吗?现将这篇攻击孙杨的文章摘编如下:

在事件发生前一年,孙杨曾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兴奋剂检测官员发生争执。在2017年,这名官员是一名兴奋剂检测助理人员,正在接受成为一名主检测官的培训。孙杨投诉了她:“缺乏适当的认证,也没有被授权执行指定的角色。”当时有人指出孙杨态度粗鲁不合作。

这些矛盾并没有得到解决的前提下。然而,一年后,这位主检测官——现在已经完全被认定为国际兴奋剂检测官——带着她的助手(一个男性尿检官和一个女性血检官)来到了孙杨的家。但是孙杨和她带来的助手争论起来,尿检官向孙杨出示了身份证,血检官提供了护士证。孙杨最终对这两个人的身份提出了异议。

无礼至极!检测人员竟让孙杨妈妈监督孙杨小便,尿检程序形同儿戏

主检测官告诉孙杨,他已经指定并培训了尿检官,让他来执行他将要负责的任务。他唯一的工作就是见证“尿液的排出和收集”。(编者注:但事实上,无论尿检官还是血检官,都是主检测官的同学,临时请来的“临时工”。)

主检测官告诉孙杨,血检官和尿检官都签署了保密声明,但被认为是内部IDTM文件,所以她没有带来。主检测官在一个数字公司门户网站上显示了尿检官的个人信息,并且匹配了他的ID,但是没有他的照片。有人打电话给中国国家游泳队领导。领导指出,不仅尿检官需要IDTM的适当授权,血检官的授权也不够。

就在那个时候,孙杨需要小便,他对任何给他的选择都不满意,包括让他的母亲看着也不满意(编者注:拜托,让孙妈妈看着孙杨小便,孙杨都28岁了……)在主检测官离开的时候,孙杨独自小便。主检测官警告孙杨,这种行为可能构成违反反兴奋剂规则。孙杨认为,由于没有可接受的男性尿检官在场,他并没有违规,责任在三名中国检测人员。

孙杨声称他看到尿检官在兴奋剂检查的时候给他拍照。孙杨当面质问了尿检官, 尿检官删除了他手机里的一些照片。双方稍后对这些照片的内容产生分歧。

无礼至极!检测人员竟让孙杨妈妈监督孙杨小便,尿检程序形同儿戏
无礼至极!检测人员竟让孙杨妈妈监督孙杨小便,尿检程序形同儿戏
无礼至极!检测人员竟让孙杨妈妈监督孙杨小便,尿检程序形同儿戏
无礼至极!检测人员竟让孙杨妈妈监督孙杨小便,尿检程序形同儿戏

水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