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最强的霍华德,但可能是最好的霍华德

安可的五维口袋    11-07 21:00

在有关于德怀特-霍华德的话题开始之前,我需要先给诸位讲一个故事,关于另一位曾在湖人效力的传奇中锋,卡里姆-贾巴尔。

在1985年总决赛结束时,经历了“大屠杀日”后决定连续加练,以至于训练狂帕特莱利都开始害怕这样的训练量对于38岁高龄的人是否过于严苛的贾巴尔,又一次向我们展示了何为总统山级别球员,并捧过了史上最老FMVP的奖杯。

《体育画报》的记者把话筒递到了他的嘴边,然后留下了这样一段对话:

“关于可能要退役的事情,你已经说了大半赛季了。如今你拿下了冠军和FMVP,这是多么完美的结局啊,你会选择在此刻离开赛场,结束自己的传奇吗?”

“不”,贾巴尔非常干脆的回答了这个问题。“或许有人认为我现在退役恰到好处,但像我这样的人怎配得上如此美妙的结局?我的人生应当如同Cyrano de Bergerac,他是一位绝世的剑士,本应长笑着与五十人剑战,却骤亡于一块从屋顶滚落,砸中脑袋的木头。对命运抉择的选项,不该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这段话像一句咒语,也像一句箴言。

把时钟往后拨动几个格子,86年西决的贾巴尔被晚辈奥拉朱旺和桑普森拆的吱嘎作响;87年他仿佛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只能依靠呼吸机存活的垂危病人,彻底沦为了魔术师手下的陪衬;88年他靠着一次极具争议的判罚为自己又拿下了一座总冠军;89年毫无体面的被活塞横扫出局,狼狈的就像掉在地上的灌汤包。

“这就是我该经历的一切”。

在所有的历史前十里,贾巴尔可能是最无聊的。他没有拉塞尔与张伯伦那样从场上到价值观这样神话般的宿敌对立,没有勒布朗和科比的争议和个人色彩,没有伯德和魔术师那样引入注目,没有乔丹的帝王气派,没有鲨鱼的风格那么让人印象深刻。哪怕是比低调,邓肯也比贾巴尔更可爱。

除了那个看到就让人想起球场老大爷的招牌动作,我对他身上的印象最深刻的,可能是那个仿佛刚出舱的火星人一样铮亮的脑门,以及一拳击碎了状元鲁特-本森的下巴。

但我发誓,这是我听到过前三动人的故事,以至于我刚从朋友那里拿到原文翻译,就想为此专门写一篇文章。但我最终决定把这个能写10000字的主题当作一个引子,然后献给德怀特-霍华德。

这不是最强的霍华德,但可能是最好的霍华德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都保有着一个奇怪的念头:希望霍华德干脆退役,也不要来湖人为麦基打替补。

这当然不是因为我是湖人对手的球迷不希望看到补强,也不是因为我讨厌霍华德不想看到他再出现在赛场。我们都知道以德怀特从前的习惯和现在的效率,已经不足以做出优质首发的贡献并在湖人站稳脚跟,他如果想要留下就必须要做出生涯从未做出的改变。而我现在终于有点想明白了我如此不相信他能做出改变,或者说不愿意他能做出改变,甘愿他被联盟淘汰的原因。

在数据专家的手下,可以轻易挑出1001种在这个赛季之前不看好霍华德的方法:

——他已经喊了大概五个赛季要做出改变,但到了2018年他低位进攻的占比依然超过40%,超过排第二的二次进攻(14.4%)和第三的挡拆掩护人(12.5%)以及第四的切入(12.2%),这三项我们本来希望他专心做的事情的总和。

——他的低位效率是百回合82.28分,联盟评级仅优于33%的球员,效率偏低,结合作为主攻手段的倾向就越发不忍直视。并且伴随着相当不好看的失误率(17.6%)和极低的助攻率(每7.3次背身创造一次助攻得分)。

——要注意,这是2018年的数据。霍华德已经很老了,已经在“不爱打挡拆”以及“与时代脱节”的批评下生活了这么多年,球队老大是持球挡拆大神肯巴沃克,他还是我行我素,没有做出任何真正具备说服力的改变。

他像一个侏罗纪时代留存至今的生物一样行走在钢铁洪流之中,每迈出一步就留下满地令人心悸的锈渣。他仰天长啸,用着最古老的捕猎方式被这个时代不断羞辱,我们作为旁观者嘲笑他的顽固,但这可能是他曾经横行四野独霸食物链最后的证据。

我不做出改变,因为这是我唯一还做过德怀特霍华德的证明。

如果还要留在联盟打球,霍华德必须放弃他那作为超级中锋名片,执念修炼的低位;他必须放弃他那被鲨鱼嘲笑,又去找大梦练习的技巧;他必须控制自己每分每秒的出手欲望,再也不在禁区伸手要球;他必须坐在替补席上,等待戴维斯和麦基疲惫了再脱下保温外套上场,然后在这20分钟左右的上场时间里一刻不停的上提掩护,转身切入。

做到了这一切,你依然有可能在季后赛被弃用,毕竟你只是戴维斯在常规赛不愿意打五号位,避免伤病危机的保险杠。

你能把一个做到了上述一切事情的人,和八年前系列赛27分15篮板63%命中率扫荡亚特兰大,十年前东部决赛开场第一节一记重扣砸翻计时器,十一年前身着超人服轻吻篮筐惹得鲨鱼泛酸吃醋的人联系起来吗?

不好意思,我做不到。其实,霍华德也没做到。

他的决心已经超过了我们所有人的想象:

——他的回合占有率已经降低到了10.6%,在此之前,他生涯最低的回合占有率来自新秀赛季的16.7%。

——七场比赛里,霍华德使用频率最高的进攻手段已经变成了二次进攻,占比高达36%,然后是切入的30%。七场比赛合计152分钟里,霍华德打低位的次数是:2。

这改变够彻底吧,但你以为霍华德就习惯了自己的改变了吗......也没有。

昨天他接受采访,面对球迷们让他穿回12号的欢呼,他是怎么回应来着:我不会再穿回12号了,我也不再是曾经的自己了。这句话听着,简直像是在说:

我已经接受了现在这样的转变,不再能做回自己了,我不会用过去的荣耀端着自己现在的架子,你们也千万别把现在的我,和曾经那个在魔术三连DPOY的人联系在一起,别拿我现在的狼狈去损害那个我的形象。

已经是两个人了。

这不是最强的霍华德,但可能是最好的霍华德

我之前讲过,这世上最难过的事情,一个是老将低了头,一个是天才认了命。

当德怀特霍华德终于放下自己的身段并变成一个或许在篮球上可喜但对于我们完全陌生的人之后,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只能找到关于生计的解释,来为这个前巨星在职业生涯末段做出的行为写下注脚。

但当我听到卡里姆贾巴尔在1985年总决赛赛后面对记者的采访时,所有的一切或许都有了更加浪漫的说法:对命运抉择的选项,不该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当我们不留余力之后,自有别的什么来决定我们是否能体面的离开。

很多时候,我们怨憎乔丹没有把自己的职业生涯定格在盐湖城的弧顶,我们惋惜科比在跟腱撕裂后没有立刻退役于是留下了几个赛季狼狈的挣扎,我们认为1996年顶着超标体重的魔术师决定复出滑稽到让人不能理解,我们奇怪伯德这样倨傲的人是怎么忍受1990-92年的晚辈们的践踏。

你们已经赚够了钱,早就有了足够的声名地位,离开赛场也能过的十分体面,何必要在自己英雄不再的时候被晚辈们羞辱,让自己的传奇蒙尘呢?

这段故事会是这个问题最好的答案:

伟大的巨星们未必没有预测到联盟今后的风云变幻,但他们只是想持续奋战不留余力,直到新世界真的不再有能载他们的船。

德怀特霍华德走上了文斯卡特们曾经走过的路,他们不留余力,直到把所有荣耀,都还给给过他荣耀的这项运动。

这不是最强的霍华德,但可能是最好的霍华德

湖人 nb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