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利克执教首秀被温格抢戏,新防线助拜仁8场后重新零封

足球隽言    11-07 22:50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黄思隽

赛季至今,特别是最近一个月,拜仁无疑令支持者大失所望。即便尼科·科瓦奇背锅下课,也无法立即驱赶球迷的失望情绪。或许正因为如此,周三晚主场与奥林匹亚科斯的欧冠小组赛出线之战,即弗利克担任临时主帅的处子秀,安联竞技场“只”来了63646名观众。

为何安联有空座位?

超过60000人入场,对于全世界绝大多数俱乐部来说,都是再理想不过的数字。但对于可以容纳75000人(欧战因安全理由只能卖70000张门票)且总是一票难求的安联竞技场,这却是一个糟糕的数字。因为安联上一次在承办拜仁正式比赛时未能坐满,已经要追溯到2013/14赛季德国杯第二轮对汉诺威96。当时球场容量是71000人,坐了66000人。而安联上一次承办拜仁欧冠比赛时没有坐满,更是要数到2010/11赛季小组赛第3轮对克卢日。当时欧冠比赛容量是66000人,坐了64000人。

弗利克执教首秀被温格抢戏,新防线助拜仁8场后重新零封

与奥林匹亚科斯一战,原助教弗利克完成执教拜仁的处子秀。

与奥林匹亚科斯一战的下半场,安联现场广播还是宣布本场70000个座位爆满。但欧足联的比赛报告清楚地写着,实际到场人数仅为63646人。就算没有到场的球迷,通过比赛转播画面都可以清楚地看到,至少在东面主看台靠近南看台的一侧,空出许多灰色的座椅。莱万多夫斯基第69分钟首开纪录之后的慢镜头回放,更是让这片空座位彻底暴露了。

为什么这场比赛没能坐满?客观因素很多,例如比赛时间不好。它是欧冠当晚两场早场比赛之一,即当地时间18点55分就开球了,这让上班族情何以堪?又例如对手太弱,比赛吸引力不足。但拜仁上赛季同样是在第4轮迎战来自希腊的球队——雅典AEK,比赛同样踢成了2比0,而且当时拜仁的状况更糟,已连续4个主场不胜,但70000人爆满还是妥妥的。

温格成为绝对大热门

那么,究竟为什么这场见证拜仁提前2轮出线的欧冠比赛会遭遇“冷场”?或许这是球迷用钱包和脚来投票,以表达对拜仁近期比赛内容的不满,又或许他们的心思根本不在比赛上面——究竟谁来接过科瓦奇留下的“烂摊子”,才是最近几天的焦点所在。不久前曾公开示好过拜仁的滕哈赫,第一时间就宣布不会在本赛季结束之前离开阿贾克斯。而上赛季结束后离开莱比锡RB体育主管和主教练位置的朗尼克,也通过经纪人“官宣”拒绝拜仁。于是,已经70岁高龄的温格成为了唯一热门。

弗利克执教首秀被温格抢戏,新防线助拜仁8场后重新零封

在滕哈赫和朗尼克先后公开拒绝邀请之后,温格成为拜仁新帅的头号大热。

温格的名字,早在拜仁去年4月选择科瓦奇为海因克斯接班人之前,以及一年前科瓦奇遭遇秋季危机的时候,就被媒体反复提及。而且拜仁在历史上确实曾两次无限接近于邀请“教授”,一次是在1994年4月初,时任经理赫内斯想找他来接替临时执教的贝肯鲍尔,另一次是在2003/04赛季中途,即选择马加特来接替希斯菲尔德之前。但那两次,温格分别跟摩纳哥阿森纳有合同在身,赫内斯都无法如愿。

如今在赫内斯即将卸任俱乐部主席之际,拜仁与温格牵手似乎再也没有不可攻克的障碍。与奥林匹亚科斯赛后,《图片报》披露拜仁已经跟“教授”有过初次接洽。名宿马特乌斯更是透露:“也许会在国际比赛周期间谈妥。”不过体育主管萨利哈米季奇对此“无可奉告”,强调弗利克还会继续执教下去,直到另行通知为止。按照《图片报》的说法,考虑到温格的年纪,拜仁只会将其视作过渡性人选,即与其签约到赛季末,等到夏天再尝试邀请像滕哈赫、图赫尔等年轻教练。而温格对此并不介意。

弗利克执教首秀被温格抢戏,新防线助拜仁8场后重新零封

滕哈赫不会直接继任科瓦奇,但拜仁或许会在明年夏天再发起追求攻势。

对于与拜仁的传闻,目前担任beIN电视台评球专家的温格明确表示感兴趣,“因为我认识这家俱乐部的领导已经30年了。很久很久之前,我就几乎去了拜仁。这就是我目前可以透露的一切。”在离开阿森纳之后,温格已经放下教鞭一年半了。尽管他强调自己很怀念替补席,但尚未决定是否现在就回去,因为他很满意目前在电视台的工作,“因此这对我来说是个困难的决定。我会在今后几天或者下周做决定。”

阿拉巴与马丁内斯搭档中卫

不管拜仁能否在国际比赛周期间跟温格或其他教练谈妥,反正弗利克都会带队参加本周六晚与多特蒙德这场至关重要的联赛。由于热罗姆·博阿滕上轮在法兰克福吃到红牌而要停赛2场,弗利克不得不利用与奥林匹亚科斯一战来演练全新的后防组合——哈维·马丁内斯与阿拉巴搭档中卫,阿方索·戴维斯和帕瓦尔分别镇守两边,这是拜仁本赛季17场正式比赛以来的第13套首发后防组合。

弗利克执教首秀被温格抢戏,新防线助拜仁8场后重新零封

2015/16赛季欧冠半决赛首回合,阿拉巴和马丁内斯联手防范格列兹曼。

惨败给法兰克福一战,是阿拉巴本赛季首次出任中卫。而马丁内斯尽管在季前热身赛当中一直踢中卫,但在赛季开始之后只有过3次替补上场踢中卫的经历。与奥林匹亚科斯一战,是他本赛季第一次首发担任中卫。尽管本场之前两人或许只有过一两次训练中的演练,但阿拉巴与马丁内斯搭档中卫其实并不是弗利克首创(与法兰克福一战尾声就已是他俩搭档中卫),而且完全不乏实战经验——早在瓜迪奥拉任内,两人就多次搭档中卫,后防伤病情况严重的2015/16赛季更是成为常态。当季联赛首循环主场5比1大胜多特蒙德一战,就是由阿拉巴、马丁内斯和博阿滕组成三中卫。而当季最重要的比赛之一——客场0比1负于马德里竞技的欧冠半决赛首回合,阿拉巴和马丁内斯则是四后卫体系中的中路搭档。

当然,隔了这么久,当年的实践经验已不可照搬。因此,弗利克必须利用这场与奥林匹亚科斯的比赛让两人找找配合的感觉,周末不能踢的博阿滕只能提前轮休。在这90分钟分钟里,这对新中卫搭档所承受的压力着实有限。奥林匹亚科斯只完成了3次不中目标的射门,无所事事的诺伊尔也在时隔8场比赛之后,重新品尝到了零封对手的滋味。“我认为我们踢得很好,配得上胜利。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没有丢球。”拜仁队长赛后如是说。

弗利克执教首秀被温格抢戏,新防线助拜仁8场后重新零封

马丁内斯防范奥林匹亚科斯单箭头格雷罗。

不过即便是在拜仁全场控制局面,几乎没有给对手丝毫机会的这样一场比赛当中,阿拉巴也还是出现了一次明显失误——奥林匹亚科斯上半场的唯一一次射门机会,就是来源于阿拉巴回追过程中回传踢跐。好在兰杰洛维奇接米格尔·格雷罗回传之后,在禁区右肋低射偏出了远门柱。假如这样的机会留给阿尔卡塞尔和哈基米们,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对于这场波澜不惊的2比0,德国媒体的评价普遍一般。当然,你无法苛求弗利克仅仅带队训练一天,就让拜仁前场各自为战的问题迎刃而解。在新的正式主帅到位之前,人们只是希望人缘很好的弗利克能让更衣室重新变得有凝聚力,球员在场上抖擞精神。在国家德比这样的场合里面,比的往往不是技战术发挥,而是求胜欲望和心理素质。

多特蒙德 世界杯 德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