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导体 | 杨扬A的新使命 在反兴奋剂的战场上也能赢

北青网    11-08 11:12
超导体 | 杨扬A的新使命 在反兴奋剂的战场上也能赢

仔细回想,因为工作关系,认识杨扬已经整整二十个年头。那时她虽然贵为世界冠军,但人气远没有现在高,假如拿现在这个“网红时代”的说法,她连个流量明星都算不上。如今刚刚正式当选WADA(国际反兴奋剂组织)副主席的她,却毋庸置疑地成为了“行业大咖”。

20年前的冬季项目在中国体育的版图中粉丝寥寥,拥趸稀少,甚至连专职跟队的记者都屈指可数。因为是同龄人,所以直到现在,我依然怀念着那种可以跟每位运动员、教练以及工作人员平等沟通,不是亲人但又胜似亲人的良好氛围。杨扬作为那支队伍的领军人物,也丝毫没有明星的架子。

当然短道速滑还是在2002年的盐湖城冬奥会后,最终“火了”,尽管现在的年轻粉丝们追捧的是王濛、周洋、武大靖等这些新一代的运动员,但这个项目最终为更多人所知,还是因为“YANGYANG A”在盐湖城实现中国冬季项目金牌“零的突破”。当时中国短道队还有一名明星选手叫杨阳,大家为了区别她们俩,一般管杨扬叫“大杨”,管杨阳叫“小杨”,但到了国际赛场,老外就有些犯难了,因为两人名字的英文拼写,完全一样。最终国际滑联请两名运动员,各自选定一个字母作为英文名字的后缀,来进行区分。杨阳最终选择了“S”(英文“小”的第一个字母),有些意外的是,杨扬却选了个“A”。我曾经不止一次地问过她为什么选“A”,她的问题合逻辑但并不让人完全信服:“A是26个英文字母中的第一,我想拿第一,所以选它”。杨扬A那时就有些特立独行。

超导体 | 杨扬A的新使命 在反兴奋剂的战场上也能赢

当然每一个有大成就的人,骨子里都有着特立独行的基因,杨扬骨子里流淌的这种基因,绝非一个“A”字这么简单。当时的队伍中,她的英语是最好的,凭借自学已经完全具备了同老外流利沟通的水平,这在20多年前,尤其在运动员中并不常见。那时,队友说,杨扬经常会在宿舍里,同国外的朋友用英语打电话,经常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由此可见她的英语水平到底如何。现在看来,当时杨扬的苦学是今天她能担任国际体育组织领导人最坚实的基础。当然,也许那时的她,就已经想清楚了自己现在该做什么,未来又该做什么。

20多年过去,中国冬季运动的发展同当时有了云泥之别,一个伟大的时代也给了“杨扬A”最大的发展空间。她从一名优秀的运动员,一名奥运冠军,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体育工作者、国际奥委会委员,直到今天的WADA副主席。

这是一个过去没有中国人出任过的职位,对于杨扬而言也是一个崭新的挑战。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竞技体育的成绩突飞猛进,但西方社会戴着“有色眼镜”观察中国体育的行为,却让兴奋剂问题一直都如同一个“幽灵”困扰着中国体育。杨扬在正式当选后说:“我的当选表明世界对中国反兴奋剂工作的肯定和信心。”的确,中国竞技体育早已度过了“野蛮生长期”,如今需要的是在国际体育大家庭中承担更多的义务和更重要的责任。杨扬从某种意义而言,又像盐湖城冬奥会开始前那样,成为了一名用来“打破坚冰”的战士。

超导体 | 杨扬A的新使命 在反兴奋剂的战场上也能赢

杨扬当选后的第一个清晨,她当年在国家队的一位战友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上说:“中国短道速滑队一直都坚决抵制使用兴奋剂。这种做法曾经在个别人的脑海里有过动摇,但老领队兰立在90年代时坚决表示:‘兴奋剂不能用,一用运动员就废了!’这就是对运动员最好的呵护,从当年的被呵护到现在要用更为坚定的态度,更为有力的行动来呵护全世界的运动员。杨扬,加油!”

杨扬A未来的新使命在体育圈内万众期待,却又无比艰巨。这个全新的工作挑战,对于她而言,艰巨而又复杂。但我坚信,在强大的祖国支持下,杨扬A这次依然会是胜利者。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杜锐

编辑/张颖川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