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全面战争:曼城vs利物浦

吴文博ATZ    11-08 20:57

来源:The Athletic

作者:Sam Lee&James Pearce

(译)全面战争:曼城vs利物浦

“不,他们不是认真的,得了吧。”当两年前曼城主席穆巴拉克听到南安普顿对范戴克的标价时,他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圣徒要价高达7500万镑,曼城就和此前的很多次一样,认为这个价格并不合理,于是不再考虑范戴克。

曼城之后转向了拉波尔特,从毕巴以5700万镑的价格加盟以来,拉波尔特基本没在防线上出现失误,而且本赛季缺席的时间里,球队非常想念他。基于上述理由,很少有人会为当初的决定后悔,如果真有这种人的话。

也许唯一值得遗憾的在于,如果当初曼城高层觉得7500万镑的价格合理,范戴克就不会给利物浦带来革命性的影响,不会在此后的18个月里成为利物浦的后防中坚。本赛季范戴克也很有可能与利物浦一同夺得联赛冠军。

当然,如果曼城签下了范戴克,那么利物浦有可能转而签下拉波尔特,两个平行世界的差距可能还是没那么大。

这只是两家俱乐部在场外持续不断的竞争的一个例子而已,毕竟曼城和利物浦经常会盯上同一名球员。

芬威集团总裁戈登和利物浦体育总监爱德华兹对范戴克的转会费并无异议。他们坚信,范戴克能为利物浦这条卡拉格2013年退役后就缺乏领袖的破败防线带来实质性的改变。

主帅克洛普也对范戴克十分有信心,但他也希望高层能向自己保证,俱乐部不会因破纪录签下范戴克而超出财政负荷。

利物浦把抢下范戴克视为一次重大的胜利。此前的夏窗,在曼城、切尔西和利物浦都表达出有兴趣的情况下,前凯尔特人中卫明确表示自己更希望转投默西塞德。

克洛普的魅力攻势极为奏效,他向范戴克描绘了一幅直指冠军奖杯的未来蓝图。利物浦球迷的热情也对荷兰人的决定产生了影响。2017年欧冠决赛,范戴克以一名普通球迷的身份现场观战,现场的红军球迷热情地呼吁范戴克加盟安菲尔德。

当利物浦被指控私下接触范戴克,并公开向南安普顿道歉时,两家俱乐部达成共识,等到冬窗在好好坐下来谈谈。戈登成功与南安普顿主席拉尔夫-克鲁格修复了关系,最终使得交易完成。

利物浦认为,曼城没有匹配南安普顿的要价,原因在于球员没有明确表示希望加盟。

如果曼城真的签下了范戴克,那么拉波尔特很有可能会成为利物浦球员。在长达18个月的时间里,利物浦的招募团队在全欧洲范围内追踪了超过30名中卫。

俱乐部列出了一份4人的“A级”转会目标名单。范戴克是利物浦的头号目标,合约中有5700万镑解约金条款的拉波尔特是头号备选,此外那不勒斯的库利巴利和拜仁的博阿滕也在考虑之列。

曼城官方纪录片《孤注一掷》记下了拉波尔特加盟的来龙去脉,曼城首席运营官贝拉达与俱乐部法务团队前往马德里,支付了法国国脚的违约金。这部纪录片给希望一窥顶级转会市场究竟的球迷们提供了一个有趣的视角,但略过了转会运作中的常见要素:临门一脚。

曼城的“使节团”都已经坐上私人飞机准备起飞了,拉波尔特的律师突然要求加工资,措手不及的贝拉达只能和留在曼彻斯特的同事紧急商议。此前曼城曾经因为类似的突发状况直接叫停转会,但这一次,他们选择了妥协,最终成功搞定了这位“绝对优先”的转会目标。

这两家英格兰的顶级俱乐部,球队都坚持高强度的进攻型战术,似乎都设定了单名引援的转会费上限,所以不可避免地,两家全球范围内的球探,会出现在同一场比赛中,考察同一名球员。

不过,引爆媒体的顶级转会只是英超领先集团惨烈争夺的战场之一。

最近有消息称,利物浦在2013年陷入了一起法务纠纷,俱乐部向曼城支付了一百万镑的赔偿金,原因是利物浦用一名曼城雇员的账号侵入了曼城的一个球探平台。最终在俱乐部以及涉及到的个人(爱德华兹、戴夫-法洛斯和朱利安-沃德)都不为不当行为承担任何责任的情况下,利物浦给曼城支付了赔偿金了事。自此之后,两家俱乐部都闭口不谈此事。

这是史无前例的违反俱乐部信息安全的行为,英足总也仍然在调查。不过这件事也足以说明,不止这两家俱乐部,欧洲各家豪门之间的场外竞争有多惨烈。

考虑到利物浦最终签下的球员,在2012年6月至2013年2月这段时间里,利物浦收集到的信息或数据似乎没对引援起到指导性作用。回顾一下,他们先后签下了博里尼、乔-阿伦、阿斯帕斯、米尼奥莱和马马杜-萨科。

足球总监科莫利和主帅达格利什离任后,爱德华兹在2012年对利物浦的招募团队进行了大修,从曼城挖来了巴洛斯和巴里-亨特。之后,利物浦又签下了三名曼城球探:沃德、安迪-塞耶和凯文-亨特。

克洛普认为招募负责人巴洛斯和首席球探巴里-亨特是利物浦成功复兴的关键人物,在球队近年来的转会运作中,他们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正是他们促使利物浦签下了菲尔米诺、萨拉赫和法比尼奥。

曾在曼城负责南美球探工作的沃德,也在利物浦俱乐部备受尊重,2015年,原本负责西班牙和葡萄牙球探事务的他升职,成为了利物浦外租途径和足球合作主管。

顶级豪门的球员考察和转会运作通常是充满矛盾的。足球界人士组建了一个全球范围内考察球员的WhatsApp群,群里有各家豪门的资深大咖,以及球探和青训学院教练。群里的讨论非常热烈,每个比赛日周末都会不断有信息提醒有什么重要比赛,就比如17-18赛季曼城5-0大胜利物浦。

随着转会窗开启,许多豪门都多多少少知道自己的对手有什么引援计划,要么是补强位置,要么是更为具体的球员名字。

但此前的大部分过程都是高度机密的,信息会存放在加密的电脑里,甚至在俱乐部高层会议中都会尽可能低调地讨论相关话题。比如曼城的“高级管理小组”,成员包括CEO索里亚诺、足球总监贝吉里斯坦和贝拉达,还有他们的助理、律师、通讯员以及人力资源助手,会定期讨论重要的俱乐部议题,但不涉及具体的转会目标名字。只有索里亚诺、贝吉里斯坦和贝拉达,还有主席穆巴拉克清楚曼城到底要买谁。

执教心得也一样,会受到严格的保护:举个例子,瓜迪奥拉的教练团队琢磨出了新的传递配合,在上赛季的欧冠比赛中也证明了有效果,这套战术被存储在加密的笔记本电脑上。而每次英足总因各种原因造访曼城训练基地,相关的战术板或便签都会被遮盖或索性藏起来。

一年前,因为足球解密网引发的风波,曼城全面升级了自己的安保系统,各级工作人员都必须每个月就更换一次邮箱登录密码。

为了制定转会计划,英超卫冕冠军会使用各种不同的在线球探工具,WyScout、InStat和Scout7都在此列,虽然功能类似,但都能满足曼城不同的特定需求。借助这些工具,俱乐部可以检索出世界上的任何一名球员,球员在比赛中的行动也会被分为多个方面以便分析,比如防守位置、传中等。而Scout7,也就是让利物浦给曼城赔钱的球探工具,是导出信息到APP上,生成球员详细分析报告的最佳选择。

尽管高管之间会开很多关于转会的视讯会议,但最终的决定并非一味由高科技决定。曼城建立起了庞大的球探网络,球探们会现场观战,考察特定球员,就球员的个性给出详细报告,以确保新援能融入更衣室,适应新的生活环境。曼城近年来在转会市场上收获颇丰,背后的基础则是多年来的分析报告,这些报告帮助曼城锁定了大卫-席尔瓦和阿圭罗等关键球员。

SportsCode是一款用来分析英格兰各支球队比赛的通用软件,瓜迪奥拉会借助它回看曼城的比赛,标记好关键的时间戳,然后发给分析组,分析组再将分析的结果告知球员。软件收集到的数据能转为可视化的图表,让各个位置的球员了解自己还有哪些不足,在这个基础上,俱乐部也可以制定出针对性的引援计划。

曼城高层还会利用在世界范围内的人脉来帮助锁定潜在的转会目标,瓜帅的前巴萨队友罗纳德-科曼,就曾经被问过阿贾克斯球员弗伦基-德容的情况。

德容被归为“A级”目标。由于其他多家顶级豪门也在盯着同一名球员,曼城希望能早一步行动,赶在对手们之前拿下德容,在穆巴拉克、索里亚诺和贝吉里斯坦商定好心理价位的上限后,曼城在转会市场远未到来时就开始了运作。曼联素来都是同时与同一位置的多名球员进行会谈,最后签下其中一人。曼城则采取了不同的策略,他们会在要补强的每个位置锁定第一目标,然后争取尽快搞定签约,这个过程中不会开多线操作。

这种转会策略几乎适用于瓜迪奥拉时代的所有转会目标:京多安、B席、埃德森、门迪、沃克、马赫雷斯和罗德里。为了不空手而归,曼城也或多或少会在一番讨价还价后作出妥协。

然而这种单线操作也有好几次让曼城抱憾错过优先转会目标,由于会花数月之久为转会做准备,曼城没办法在短时间找到替代方案,瓜迪奥拉也多次因此对俱乐部表达不满。

德容就是曼城“玩脱”的一个例子。差不多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巴萨都已经投子认负了,这位天赋无限的荷兰人以及经纪人和贝吉里斯坦有过多次会面,双方甚至谈妥了个人条款。夏天错失若日尼奥之后,瓜迪奥拉和整个团队明确表态,德容就是他们想要的新援。

巴萨最终在去年12月决定全力一搏,带着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签下德容的信念,巴萨的代表团飞抵阿姆斯特丹。最终,巴萨承诺支付德容超过20万欧元的周薪,并且付给经纪人500万欧元。在这种情况下,曼城只能与自己的第一引援目标擦身而过,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匹配这么离谱的坐地起价。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马奎尔身上,莱斯特城中卫原本也和曼城谈好了个人待遇,但是蓝月亮决定不匹配曼联8500万镑的转会费,而对于马奎尔本人来说,能前往老特拉福德也相当不错,他将成为稳定的首发,而且曼联愿意让他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球队队长。八月拉波尔特受伤时,瓜迪奥拉和助教阿尔特塔再次怒不可遏,他们质问俱乐部,就球队现有的人员选择,要怎么确保能在安菲尔德击败利物浦。是的,同利物浦的直接对话就是最关键的晴雨表。

对青年才俊的争夺同样激烈无比,这片战场上还有曼联和埃弗顿。即便是那些顶级的运动品牌,都会雇佣自己的球探,试图击败众多商业对手,签下全国最有天赋的年轻球员。球员们会受到很多双球鞋,各个品牌都希望能吸引这些天才为自己代言。

回到曼城和利物浦的主战场,两家俱乐部在青训上的投入都有不小的差距。利物浦每年要为青训砸下1000万英镑,不过他们相信,曼城的投入是自己的两倍还多。

在青训主管亚历克斯-英格勒索普治下,利物浦决定将签订职业合同的一年级生的基础工资上限设为每年4万镑。合同中设置了丰厚的奖金,与球员的出场数以及晋升至一线队高度挂钩。这么做是为了确保年轻球员能始终保持饥渴感,而且英格勒索普确信,这套体系是行之有效的。

“我合作过的球员中,还没有任何一人年轻时领取了超高的工资,后来还能完全兑现自己潜力的。”英格勒索普说道。

曼城能提供的合约能为球员的家庭带来更多的财富。利物浦的青训球员仍然会在雨山中学上学,这是一所离科克比车程不远的综合性学校。

而曼城的孩子们每天上午会在私立高校圣贝德学院上课,这里每年的花费为12000英镑,下午再去伊蒂哈德校区进行训练。

一位代理两家青训球员的经纪人接受The Athletic采访时说道:“曼城为年轻球员和家庭提供的财务保障与利物浦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如果金钱就是球员或家庭的动机,那么曼城总是可以得偿所愿。在曼城,签订职业合同的一年级生可以拿到4500英镑的周薪,第二年可以涨到6000英镑。利物浦的报价差得非常远。青训学院级别的经纪人代理费也是一样,曼城实力碾压。”

“对利物浦来说,最佳卖点就是主帅克洛普,以及直通一线队的培养管道,阿诺德坐稳球队主力对利物浦的青训事业有非常大的帮助。”

“克洛普也会尽力说服那些正在考虑是否加入利物浦青训的孩子,哈维-埃利奥特和基-亚纳-赫韦尔就是这样的,克洛普起到了关键作用。”

“曼城总是会尝试签下成品球员,所以对年轻人来说,想要挤进一线队会变得更加困难。”

利物浦的青训人数不如曼城,比起在册小球员的数量,他们更加注重小球员的质量。2016年,拉斐尔-卡马乔被曼城放弃,利物浦签下了他,而就在上个月,利物浦以700万镑的价格把他出售给了里斯本竞技。

2018年,英格兰青年队国脚博比-邓肯与曼城陷入合同纠纷,利物浦再次适时出手,以20万欧元的赔偿金拿下了邓肯,九月份转售给佛罗伦萨时,利物浦收回了180万镑的转会费。

邓肯没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属于自己的机会,不过克洛普本赛季已经先后给了6名球员首秀的机会,这也给了负责青训的同事极大帮助,他们可以更有底气地招揽有天赋的孩子们。

利物浦已经开始投入资源,以确保能在签下小球员进青训学院之前的阶段就占得先机。他们认为,如果能说服7、8岁孩子们的父母相信利物浦才是自己孩子成长的最佳选择,他们就会坚持对利物浦的信任,抵制来自伊蒂哈德的诱惑。

“同伦敦相比,这个阶段招募工作的竞争性要激烈得多。”英格勒索普说,“在这儿,半个小时车程范围内的大俱乐部多达四家,你必须尽早地开始布置相关工作,抢得先机,后续过程也不能松懈,要一直注意青训工作的进展。”

俱乐部青年队之间的比赛进一步扩大了竞争的范围,今年四月的青年足总杯决赛中,利物浦点球大战击败曼城加冕,这份荣誉带来的喜悦对利物浦来说比冠军本身还要甜蜜。

近些年,曼城和利物浦都曾被英足总认定在招募年轻球员时违反了相关规则,然而在球探圈和教练圈看来,这不过是稍稍地过线了而已,而且类似的事情一直都在发生。全国的俱乐部都会给前途最光明的孩子的父母额外的好处,比如现金,或是看自家孩子比赛的“公费考察权”,甚至是直接送房子。

这可是一笔大生意。各家俱乐部会不断地观察自己的对手,看看能采取什么更胜一筹的手段。

曼城的青训网络分为三个级别。第一级是北部各个城镇的发展中心,比如巴恩斯利、伯恩利和利兹,这些中心有数百名小球员,能为曼城青训学院训练基地的各支队伍直接供血。

第二级是“曼城选拔计划(City Select)”。在这个计划中的孩子们每周能在曼城的训练基地进行2到3次训练,接受曼城教练的直接指导,但不能直接与曼城签约。这些孩子们可以为各支草根球队效力,不过作为预备队,这个计划也颇为有效。曼联在两年前才如梦方醒让该计划负责人凯文-贝斯维克为曼联的青训工作出力,当时俱乐部对潜在青训人选的流失状况大为震惊,包括很多的曼联小球迷在内,许多当地的孩子们不止会投向曼城的怀抱,也会定期去默西赛德郡参加埃弗顿或利物浦的训练。

第三极则是面向当地学校的兴趣班。一名曼城的教练和一名持有证书的青训教练,将为各个年龄段约100名学生提供指导,每个年龄段都有两个小时的时间。直接在这个阶段选中的学生非常之少,但有潜力升入青训学院的学生会被推荐至发展中心。

在这种选材体系的冲击下,很多曼城的教练相信,传统的球探模式,比如去公园搜寻未被发掘的天才,已经彻底死亡了。但有意思的是,曼城的19岁中卫耶博阿-阿曼夸正是这样被选中的,当时曼城球探在公园相中了年仅16岁的阿曼夸。

曼城各个年龄段的适龄球员实在太多,他们还会定期把同一年龄段的球员进行编队,比如“U9阿圭罗队”或“U9席尔瓦队”。这个年龄段的新援能享受一回使用一线队球员专用储物柜的特权。

而能杀进曼城青训学院的幸运儿,每个人将获得价值大约1000英镑的训练装备,包括一件外套、一件雨衣、一件训练服上衣、两件球衣、两条训练服裤子、一双人造草皮训练鞋、一双球鞋、一对护腿板、一个背包还有一个水瓶。曼城每年都会对装备进行升级,本赛季开始前,新的球衣赞助商彪马甚至直接设立了一个摊位,给球员们提供免费的球鞋。

收了装备,当然也要有相应的付出,每一名年轻球员都需要定期访问表现分析网站Hudl和相应的APP。球员们踢的每一场比赛都会被记录下来,并生成分析报告,俱乐部也会给这些球员留家庭作业——控球训练。每堂训练课开始前的30分钟,孩子们会先玩玩其他运动,比如网球篮球。而埃弗顿则以这个时间段让孩子们学习跑酷而闻名。

这个领域的竞争非常惨烈,所有西北的俱乐部都在不断争夺最有天赋的球员。贝斯维克从曼城转投曼联,法洛斯、沃德和亨特从曼城加盟利物浦,也有不少的青训教练和球探选择离开梅尔伍德,来到曼彻斯特。

鲁道夫-博雷尔,现在是瓜迪奥拉教练团队的一员,他就是在2013年从利物浦青训学院来到曼城的。这位西班牙人的成就是培养出了斯特林在内的多名红军小将。

差不多同一时间,两名利物浦本地人——史蒂芬-托皮和达伦-休斯也跳槽到了曼城,前者当上了执教主管,后者成为了曼城U11的教练。最近这几年曼城还从利物浦挖走了一位装备管理员。尽管俱乐部之间的人才争夺战如火如荼,大家也都普遍理解,员工会为了和其他人一样的俗套原因选择跳槽。

上赛季,为曼城工作11年的队医李-诺贝斯跳槽去了利物浦,瓜迪奥拉就对此做了最贴切的总结。

“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但其他地方总会有更有趣的工作机会,每个人都有选择岗位的自由。”瓜帅在《佩普的曼城:组建一支超级球队》一书中这样表示,“他在曼城待了很长时间,想要尝试一些新的东西。”

上赛季欧冠决赛赛后,瓜迪奥拉正是打给了诺贝斯,希望他能转达自己对克洛普的祝贺。

这种举动是尊重对手的体现,但在这对现代的死敌之间,也同样充满了敌意。

2018年欧冠1/4决赛赛前,曼城大巴在安菲尔德球场外遭遇了球迷袭击,曼城俱乐部为教练受伤感到愤怒。

今年五月,曼城球员在夺冠后飞回曼彻斯特的飞机上唱起了非常不合适的改编版《Allez Allez Allez》,视频曝出后,安菲尔德的俱乐部官员们非常震惊。曼城官方随后就此发布了声明,但并未对此道歉,使得双方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最近,瓜迪奥拉称利物浦球员“跳水”,克洛普以曼城的“战术犯规”进行回击,两家俱乐部的敌对情绪迎来又一次爆发。

这两家顶级俱乐部,各自有着执教天赋难以置信的顶级主帅,都坐拥一批世界级球星,他们掀起了一场全面战争,势要在场内场外都分出个胜负。

曼城 利物浦 英超 世界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