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人,已然变成一只防守之师

洛杉矶德比    11-09 18:53
湖人,已然变成一只防守之师

在周二对阵公牛的比赛中,湖人半场结束时落后着17分,第三节结束时落后着13分。如果湖人吞下一场败仗,这也算不上什么灾难——赛季初期的失利都称不上任何灾难——输掉客场之旅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湖人在这之前已经取得了五连胜了。

但湖人并不愿意就此缴械投降。公牛前三节得到了93分,但是在第四节的前八分钟里,他们一共才得到4分。湖人在第四节打出一波29-4的超强攻击波,最终以118-112从客场带走了一场胜利。

是什么促成了湖人的这次大逆转?

俗话说得好,进攻赢得掌声,防守赢得总冠军。

当勒布朗-詹姆斯安东尼-戴维斯都在场下休息时,第二阵容出人意料的得分表现是这背后的主要原因,但是他们在防守端的进步——基于赛季前两周的表现——并不是一个意外。

“他们以大比分优势领先,我们正努力尝试着追上比分。”湖人主教练弗兰克-沃格尔说,“替补席上的球员们一直在说,我们拥有全联盟第一的防守,当你拥有联盟第一的防守时,你可以连续防成对手的很多次进攻。”

几天后,湖人的防守仍然是联盟第一——在过去十年经历了普通的防守(联盟中游)以及糟糕透顶的防守(联盟垫底)之后,这的确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改变趋势。

湖人,已然变成一只防守之师

当别的球队在对阵湖人的时候,他们每100回合只能得到97.9分,比联盟平均的106.4分少了接近10分。据Cleaning the Glass统计,湖人拥有联盟最优秀的半场防守,他们迫使对手出现了很多失误(这一数据排在联盟第三),并且迫使对手打出了联盟倒数第三的有效命中率(这些数据统计都不包含垃圾时间)。拥有崭新阵容的湖人在新赛季只打了7场比赛,但他们看起来对自己的防守感到非常自信。

“我们是一支擅长防守的队伍,我们想成为联盟防守最出色的球队。”詹姆斯在周二时说,“不论我们在进攻端打得好不好,我们都能够依赖我们防守端的表现。我们知道我们能够阻止对手的进攻,只要我们不出现失误,这就能帮助我们重新回到比赛节奏中来。”

在刚刚开启新赛季的时候,人们都认为洛杉矶的另一支球队是夺冠热门,因为他们拥有顶级的防守。在NBA官方在新赛季前进行的一份调查中,52%的球队总经理都认为快船是联盟防守最好的球队。在这份调查中,湖人一票未得。

快船还没有完全成型——保罗-乔治至今仍没能回到赛场与科怀-伦纳德和帕特里克-贝弗利一起在外线筑起一堵眼疾手快,四肢瘦长的高墙。在面对这几个人时,就算是简单的运球也会构成威胁。但就目前来看,快船的防守效率仅排在联盟第16位,而洛杉矶的另一支球队——湖人——却领跑全联盟。

湖人的防守之所以能够出现如此大幅度的提升,是因为整个联盟的防守水平都远远落后于进攻水平。因为三分球改革的开始,从每回合得分来看,过去的三个赛季就成为了NBA历史上进攻最出色的三个赛季。(到目前为止,本赛季的进攻还比不上前几个赛季,但是随着赛季深入,进攻效率也会随之提升。)对于任何一支球队来说,在2019-20赛季把对手得分限制在100分以内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但湖人目前已经三次达成这一成就了。

正如The Ringer的笔者Justin Verrier在上赛季所写的那样,防守端最重要的两个因素就是经验和护框,而2019-20赛季的湖人恰好拥有这两项能力。湖人阵中有5名球员曾经入选过最佳防守阵容(还要算上拉简-隆多,至今为止他因伤还未出战过任何一场比赛),这5名球员中只有一人上赛季也在湖人,其余4人都是新来的。湖人是联盟中年龄第二大的球队,也就是说他们早已见过各式各样的进攻手段了。

就拿詹姆斯来说吧,他从两个方面给湖人的防守带来了帮助。首先是他的身高以及篮球智商。在上赛季因腹股沟受伤而草草收场后,本赛季的詹姆斯看起来对比赛更加专注了,他的这两项优势也得到了更好的利用。其次是他丰富的经验。在周二的比赛之前,沃格尔对詹姆斯16年的职业生涯是怎样给球队的防守带来帮助的做出了解释。“我们的对手是公牛没错吧?”他说,“每个人都了解麦克-辛格特里(橄榄球巨星),每个人都知道一名中线卫对于你的防守意味着什么。显然詹姆斯的身体素质让他能够主宰整个防守端,但我们对他在防守端的防守智商还了解得不够深。他能在对手进行掩护之前就预判到这次掩护,他就是辛格特里那样的中线卫。”

在湖人防守表现的进步中,沃格尔自己也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他是一名非常注重防守的主教练,但他之前就这么突然地进入了一个陌生且不那么舒适的环境。在交易得到戴维斯之前,湖人签下了沃格尔,并且还签下了杰森-基德作为他的助教——据报道基德是联盟中薪水最高的助教——一时间,大家都在开玩笑说沃格尔会怎样保持住他的帅位。

不过到目前为止,沃格尔已经打消了人们的这些担忧,湖人密不透风的防守就是最主要的原因。湖人并不是沃格尔执教过的防守最好的球队——在沃格尔执教步行者的那段时间里,步行者每个赛季的防守效率都是联盟前十,而且还连续两个赛季领跑全联盟。

沃格尔的那支步行者的防守基石就是罗伊-希伯特的护框能力,不过就在希伯特的垂直起跳看起来代表着联盟未来的时候,联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沃格尔新执教的湖人中,他也贯彻了同样的想法。湖人和快船不同,快船的防守实力主要表现在侧翼上,而湖人则是表现在前场。

本赛季没有任何一位内线球员的护框表现能超过戴维斯,即使戴维斯在场上的绝大多数时间身边都有另一位传统内线。戴维斯现在以场均3盖帽荣膺盖帽王。联盟中一共有148名球员在距离篮筐6英尺的范围内至少防守了对手20次投篮出手,戴维斯对对手有效命中率的限制排在联盟第一(29投7中,或者说有效命中率为24.1%)。

“身高和防守直觉或许就是哈基姆-奥拉朱旺能够用任何一只手盖帽,能够双向移动的原因。”公牛主教练吉姆-博伊兰在谈到戴维斯时说,“我认为他是一名非常出色的防守者,他能镇守住禁区。他就像凯文-加内特那样可以一个人防住球场的一侧,他一个人就能控制住那片区域。”

从长远来看,特别是在季后赛里,湖人最合适的方案或许是让戴维斯一人担任中锋,这样他们就能围绕这两名超级巨星拉开更多的进攻空间。不过在戴维斯和德怀特-霍华德都在场上的72分钟里,湖人的净效率值达到了+35.4——联盟中一共有585对二人组一起上场了至少70分钟,这两个人的净效率值高居第二。(你是不是想知道第一名是哪两个人?他们是霍华德和奎因-库克,净效率值达到了+37.1。)在面对戴维斯和霍华德这对前场双塔时,对手每100回合只能得到85.3分。

湖人,已然变成一只防守之师

没错,霍华德真的复苏了(至少从现在来看是这样),他的队友们都认为是他鼓舞了球队的防守士气,帮助球队打出了这样的防守表现。“他的身高,运动能力以及他与队友之间的交流都非常完美,他就是我们防守端的顶梁柱。”詹姆斯说。

虽然霍华德在湖人阵中打替补,但是他的场均盖帽仍然排在联盟前十。更重要的是,他在防守端呈现出那个弹跳劲爆,充满活力的自己的同时还舍弃了自己进攻端的强烈欲望。赛季到目前为止,他只进行过4次低位单打,这一数据几乎排在联盟垫底,而且他的使用率甚至达不到生涯总数的一半。

虽然霍华德现在的场均得分和场均出手次数都创下了生涯新低,但他看起来非常满意现在的角色。“当我踏上球场的时候,我的任务就是帮助球队阻止对手的进攻,成为防守端的一股力量。”他说,“在场上呐喊,变得更具侵略性,给球队带来能量。我们球队拥有许多出色的得分手,所以我并不关注我出手了多少次投篮,我只关注我防住了对手的多少次进攻。”

从整体上来看,“出色的得分手”就是湖人全队最核心的因素,因为他们为了保持竞争力,一直在寻找攻防之间的平衡点。进攻并不是沃格尔的特长,除了他在步行者的首个赛季——因停摆而缩水的赛季——之外,他所执教的球队的进攻效率从未进入过联盟前15。

弗兰克-沃格尔麾下球队的统计排名

湖人,已然变成一只防守之师

不过当詹姆斯和戴维斯都有得到50分的能力的时候,沃格尔为得分手制定战术的压力就减轻了不少,同时其他湖人球员必须超常发挥的压力也就减轻了不少。和联盟普遍流行的超级强队不同,湖人以一种古老的方式维持着自己的竞争力,他们以全面的防守,两名进攻端的超巨以及缓慢的节奏完成了建队。

正如上面那张关于沃格尔的表显示的那样,他的防守能力并不只是依靠他自己——接连两个赛季,魔术的防守表现都非常挣扎。但是在史蒂夫-克利福德担任魔术主教练之后,他们又成长为了一支防守尖兵。同理,戴维斯也不能凭借一己之力帮助球队打出联盟顶级的防守。在戴维斯为鹈鹕效力期间,鹈鹕防守效率的最佳排名就是2016-17赛季的联盟第九。在别的几个赛季里,他们通常都排在二十几名。但是当戴维斯和沃格尔走到一起的时候,当戴维斯得到一份可执行的计划,身边出现更多聪明且技术全面的队友的时候,一切就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了。

随着赛季的深入,这种超出预期的表现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下滑。随着两周时间的过去,联盟的整体进攻水平也会随之上升。自2004-05赛季的马刺以来,没有任何一支球队的防守效率能维持在98以下(除开因停摆而缩水的赛季)。上赛季,雄鹿的防守效率排在联盟第一,而他们当时的成绩也比湖人现在的成绩高了7个点。

但与此同时,在湖人的所有数据中,没有任何一项可以称作是侥幸。没有哪个对手会一直投丢空位三分,湖人的赛程安排也并不轻松,他们已经与进攻效率第二的独行侠和进攻效率第四的快船较量过了。

考虑到湖人阵容深度的匮乏,詹姆斯和戴维斯的任何伤病都会是他们取得的成功毁于一旦——湖人的替补席上并没有足够的得分火力,除非凯尔-库兹马能够打出超出预期的表现。除此之外,湖人也没有足够的资金交易来另一名巨星了。但湖人已经打出了自己的特点,而这是绝大多数球队在经历阵容大洗牌后都暂时没能达成的成就。

湖人,已然变成一只防守之师

安东尼 詹姆斯 公牛 马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