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跪着学出来的,不能再跪着教出去……

武术人    11-11 10:15

       清末武术名家郭云深,有“半步崩拳打天下”之美誉。他晚年曾出入王府,侍教肃王爷。肃王爷久仰他崩拳连环之能,有习练之意。郭云深却一直不语。

       一日肃王又表此意。郭老爷子不好再端架子,就开了真口:“我这拳是跪着学出来的,练出来的,不能再跪着教出去。”

       此后,郭云深再见肃王爷,可立而不拜。

       无论是武术,还是中国其他传统技艺,拜师文化一直延续至今。其中,递拜师帖、向祖师上香、三叩首大礼、改口茶、献礼、宣誓、合影等等流程都是要严格执行的。这是一个比较庄重而严肃的仪式。

       所以说,郭云深说自己是“跪着学出来的,练出来的”一点都不夸张。如果“再跪着教出去”,不仅与传统拜师礼仪背道而驰,更让一个人的尊严和艺术的价值大打折扣。

       当这种尊重受到践踏的时候,宁可失传,也“不能”教。

       即便是师徒关系,这种关系还分为递贴、入门、入室,有血液关系的称之为嫡传等等。不同等级,亲疏有别。

       十几年前,我在武汉体院认识一位三十多岁刘姓研究生。为何那么大年龄还读研?后来知道,他出身武术世家,父亲晚年得子,甚是呵护。奈何他幼年丧父,父亲将其托付给大徒弟。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大徒弟常年居住师傅家,亲如儿子,勤如管家,即使如此,师父在晚年才将全部绝学系数传授。对此,大徒弟耿耿于怀,百般刁难,就是不愿认真教师父的幼子。

       此事可见,即使拜师,一时也难学到真东西。当然,这里还有一些其他因素。

       一般人能学到真东西,都是磕过头求过人,花过钱受过罪,受过伤流过血的,当有人愿意教你,甚至免费教你的时候,要珍惜,更要知道感恩。

       我免费教了十来年的太极拳,曾有两个月凌晨五点多起床,教完再回家换洗上班。有学员在街上偶遇,连个招呼都不知道打,向你请教个问题,说是“不耻下问”。后来,我就不再教了,偶尔看到别人打拳,知道这个错误动作练下去早晚要把膝关节废掉,我看看后,默默离开。我不能求着你去学拳,更没有好为人师的热情。

我是跪着学出来的,不能再跪着教出去……

       经济社会,这种师徒关系淡化很多。若非对某项艺术特别痴迷、追求高境界;或者从事相关职业,一般都不再拜师。师徒关系,变成了交学费换技艺,简单的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

       即便如此,对老师起码的尊重,对艺术本身的敬畏之心,还是要有的。因为老师只是授业解惑的一个媒介,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中间人。

       首先,对老师见面问好等起码的礼貌和敬意要有。

       其次,与人学技艺,是不该讨价还价的。就像你感冒了去医院拿药。医生可以让你查个血常规,做个胸透……也可以一分钱不要,让你回家喝点热水多休息。老师是个良心活。同样可以使劲儿折腾你让你学不到东西,也可以一句一要害,都是干货。所谓“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

       曾有某教练教一位日本学员,动作花哨夸张。下课后,问及原因。他说,我就是不想让小日本学会。

       最后,只要老师真心教你,你别打乱他的教学计划。有些东西只有等你技艺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能教。教早了或多了,反而让你丧失了孜孜以求的信心。

       我曾与一位跆拳道馆长闲谈时,他说,我都恨不得给那些孩子跪下,他们还不学呢!

       遇到一个有真本事又肯传授真东西的老师不容易,就算遇到,你会发现他们时常保持沉默。他们不愿言语的原因,此文只写出了一部分,总之,得已不易,我不能跪着教你。

武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