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文:是冷血杀手,却也是教练杀手?

杨毅侃球    11-25 10:59
拉文:是冷血杀手,却也是教练杀手?

比赛还有7.1秒,看起来已经没有太多悬念,黄蜂还以115比110领先客队公牛5分,原本就上座率不足的光谱中心球馆此时已空出了一大片座位,夏洛特球迷站起来准备回家。

这是一个看起来相对漫长的夜晚,双方打得和联盟这么多年来所有年轻但没有明确希望的球队一样起伏不定,黄蜂一度落后到14分,但当比赛来到最后46秒,他们反而领先8分,比永博接到传球双手暴扣时,身旁五公里内空无一人,看起来他们的对手已经如约崩盘,导播也适时在屏幕上打出一些趣味数据统计,其中就包括:

黄蜂本赛季赢的6场比赛中,有5场逆转了至少10分。

所以这也许就是另一场黄蜂式逆转,如果这批小伙子未来取得成功,那么这样的比赛就会为讨论这支球队性格时增加一点谈资:没有人喜欢艰难险阻,但人人都爱坚韧不拔。

拉文:是冷血杀手,却也是教练杀手?

至于拉文如何在接下来的20秒内连续投进两个高难度三分,让自己本场的三分命中数来到12个,将成为黄蜂本赛季第6场逆转取胜的注脚,一个值得叙述的故事,总该有个像样的反派。

所以当比赛来到最后7秒,黄蜂领先5分,夏洛特球迷有理由准备离开,毕竟最近女王之城也已经开始降温,夜间温度最低接近5℃,风倒是不大,但早点走,也就意味着可以早点回到家中温暖的被窝里,用5分钟时间回味下这样一场比赛,然后沉沉睡去。

但公牛的小伙子们决定给这份回味加点老干妈。在站起来准备离开的人群中,有人看见萨托兰斯基点开布里奇斯,投进了一个三分球,公牛追到只差2分。

拉文:是冷血杀手,却也是教练杀手?

依然不足为惧,7秒钟,只需要把球发出来,然后等待公牛的下一个战术犯规就可以了,甚至都不需要过半场,只要不再出现罗齐尔此前的两罚一中,一切依然手拿把攥。罗齐尔虽然并未如约替代肯巴成为下一代蜂王,但本场砍落28分的表现已足够优秀,而在比赛还剩23秒领先4分时两罚一中,也只不过是恰好落入了他本赛季那15%的罚丢区域,无伤大雅。

更何况,接下来执行战术犯规罚球的格拉汉姆两罚全中,这位2018年的二轮秀控卫本赛季异军突起,现在已经成为黄蜂最值得依仗的发起点,本场他也有18分10助攻的两双入账,依然稳定,依然值得信赖。

罗齐尔负责底线发球,格拉汉姆拥有绝佳的接球位置,而且两人之间并没有任何波兰运动员,那么皮球就很自然地发到格拉汉姆手中。

公牛立即三人合围,此时格拉汉姆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弯腰,抱住皮球,等待犯规。

拉文:是冷血杀手,却也是教练杀手?

2004年12月9日,丰田中心的一场比赛过后,评论员巴克利说了一句和猫三一样的点评:“此时他只要站着不动,抱住球,然后等待罚球就行了。”

他说的是这场比赛最后11.2秒,马刺同样领先2分,球队发挥最出色的德文·布朗在前场拿到了皮球,他的决定是:向底线转身。

然后他滑倒了。

15年后,布朗终于得到了极大的安慰,格拉汉姆同样做出了一个决定,我们看不出来他究竟想干嘛,大致的意思是他想从三人合围中运球突破出来。

球被公牛的阿西迪亚科诺和怀特同时碰到,然后掉到了这支球队在这个夜晚最恐怖的杀手面前。

拉文毫无犹豫,他捡起皮球便向外运去,此时时间还足够他完成一次近框上篮追平比分,但和15年前麦迪的选择一样,他根本没有考虑过加时。

拉文现在就想赢。

他在马文面前出手了一次难度极大的半后撤漂移三分,两腿自然摆动极为舒展和谐,他的出手姿势也十分漂亮,他的弹跳高度更是毋庸置疑,33岁的马文甚至都没有尝试跳起来干扰。

拉文出手的瞬间,马文看着地板的踉跄模样就好像他知道有些事情即将发生,现场解说员音量陡然提高,一声OhNo刺破耳膜,远端三分线外赶回来的比永博看着皮球的轨迹,沮丧地踢出了右腿。

拉文投进自己本场第13个三分球,拿到了生涯最高的49分,带走了这场胜利,公牛本赛季第6场胜利。

赛后,拉文意犹未尽,宣布这样一场惊心动魄的胜利将成为球队的转折点,“每支球队都会有这样的转折点,这将是我们在正确的方向上迈出的一大步。”

所以,在以这样的方式赢球之后,我们需要考虑一下,什么才是这支公牛的“正确方向”。

拉文:是冷血杀手,却也是教练杀手?

从拉文本人来说,无疑他正走在一条符合时代需求的康庄大道上,本赛季他增加了三分出手,大幅减少了自己此前热衷的中远距离出手,言简意赅地描述他的行为,就是将自己塑造成这个时代最典型的魔球化球员。

而且拉文的野望不止于此,在赛季开始之前,他就宣布了新季三大目标:

1、不能畏惧失误,要送出有杀伤力的助攻;

2、没有理由在防守端不能进步;

3、我会成为全明星。

第一个目标截止目前的效果是拉文场均失误达到了生涯新高的3.8次,却只能完成4.3次助攻,至于其中有几个是“有杀伤力的”,不得而知。而且就在本场爆发之前,拉文刚刚打出了3场尴尬的比赛,三场合计以不足3成的命中率拿下31分,三分线外14中3。

前一场公牛输给热火,博伊兰在比赛开局3分27秒被对手13比0后请求暂停,就将拉文换下。

拉文:是冷血杀手,却也是教练杀手?

赛后拉文接受采访,说的是:

“看来就是怪我吧。我之前就被他提早换下过。我想可能这是他的爱好。我需要坦然接受。他说换下我的原因是什么?”

记者转述博伊兰赛后的解释,“你在比赛一开始就犯下了3次非常严重的防守错误”。

看起来,拉文本赛季的第二个目标也未能得到主教练的充分赏识。

对此,拉文的回应是:“扎克·拉文被对手在他头上连得了13分,看来是这样?还是整个首发五人?我不记得了。我以为我是在场上做自己该做的。”

这不是拉文第一次直接顶撞主教练,2018年霍伊博格还在位的时候,拉文就曾经公开表示“我让霍伊博格放开来执教,我也期望他能允许我们放开来打” 。

而在“两个放开”背后的真实意见拉文也强调得很清楚:“我们要打正确的战术,把球交给该给的人。”

至于谁才是“该给的人”,拉文说得同样明白:“ 如果我没有得到25分或者30分,那球队看起来就要糟。”

拉文:是冷血杀手,却也是教练杀手?

2018年时拉文说出的“正确的战术”,和2019年拉文说出的“正确的方向”之间,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

本场比赛之后,博伊兰立即献上了自己的赞美:“我总是在说拉文是个很好的小伙,他希望打好球,他希望帮到球队……我的工作就是将他往极限上推,为此有时我们之间会有一些很艰难的对话,可能还有一些不舒服的时刻,但这就是我的工作。”

博伊兰的话说得很隐晦,实际上并不存在什么艰难的对话,拉文已经接近指着鼻子在骂了,他在对阵热火赛后说出的那句“很难去相信那些不相信你的人”,与2018年的“两个放开”,基本上就是同一个意思:别说我翻脸,是你先不相信我的。

与此同时,博伊兰也确实在悄然做着一些看起来与拉文本身无关的工作,他开始大批量使用控卫线的轮换。

拉文:是冷血杀手,却也是教练杀手?

拉文确实是这支球队球权占有率最高的人,但和其他那些球队的绝对持球核心相比依然太少,在战术选择上,拉文有大量的无球跑位选择,更多作为终结点而非掌控者角色存在,而拉文自己是否能够吃下更高的球权确实也是一个疑问,至少博伊兰并没有在这个赛季更多尝试这点。此前拉文表现不佳,博伊兰说话自然硬气,现在拉文在球场上用球说话了,就该轮到博伊兰做点什么了。

拉文已经24岁了,仍然可以搭上“天才少年”这种称谓的尾巴,有这样一场比赛垫底,我们知道他能做到些什么,但我们仍然不清楚如何规避那些他做不到的,而博伊兰主教练生涯也才步入第一个完整赛季,他能否承受得住这样一场经典个人英雄主义的比赛带来的压力,从此改弦更张,进一步提升拉文的战术地位,同样很难说。有时候我们常常会说,一个优秀的导师,和一名优秀的球员之间,是互相成就的关系,有些东西,确实是越磨砺越锋芒,而有些东西,一摩擦就会崩坏,至于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最终还得看打磨者的手法,和打磨的对象究竟是不是那块材料。

拉文:是冷血杀手,却也是教练杀手?

2018年底拉文表达不满后,霍伊博格旋即下课,即便博伊兰在本场险胜之后宣布“现在我俩之间已经没问题啦”,依然没人知道这样一场胜利究竟会成为公牛的“转折点”,还是这个冬天一条漂亮的遮羞丁字毛裤。

公牛 马刺 nb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