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特专访二:是中国足坛唯一的英国教练,也是亚洲足球的专家

周到客户端TB    11-25 11:21

“为自己找点空间,挤进去,活下来”

他喝一口红酒,等不及把杯子放下就宣布,自己作为一个红酒爱好者,在南通几乎没有喝过一次酒——因为没时间。“8场比赛无论胜负,我都没有犯过一个错误。只要一个错误,你就完蛋。”他说,“我这话听上去很傲慢,但这是事实。我自信,却绝不傲慢,人一旦傲慢就有了弱点。”

回到本文的开头,《太阳报》这番形容看上去有些嘲讽,但却揭示了一部分的真实。在他25年教练生涯中,共执教过5支国家和地区代表队,每一支都在他带领下创造了史上最高的排名。2006年,巴哈马首次排到第145位;2015年,关岛146位;英属维京群岛161位;中国台湾更是从161位上升到121位。

当他执教中国台湾的时候,球队保持了连续8场比赛不败,缔造了最长的不败纪录。“当我去了中国香港后,第一场比赛就是和中国台湾。这是东亚杯半决赛第一回合,就是在中国台湾的主场,我曾在这里创造过主场不败的纪录。我离开是在去年9月,11月我们就在东亚杯相遇了。这场比赛,我们战胜了对手。就等于说,是我开始了中国台湾的连胜纪录,又亲自终结了他们的纪录。足球是很奇怪的。”

怀特专访二:是中国足坛唯一的英国教练,也是亚洲足球的专家

他在自己足迹到达的几乎任何地方都取得了成功,但他的成功是边缘化的,为主流的足球圈所不屑的。在英格兰,尽管《每日镜报》在他2015年率领关岛战胜印度,赢得了一场历史性的世界杯预选赛后就发起过一项“我们是否该给加里·怀特英格兰主帅的工作”的调查,当时45%的人选了“是”,但在更广泛的层面上,他的成功并不为大众所知。英足总当然注意到了他,前两年英格兰U21国家队选帅,他进入了最后三名候选者之一。

怀特说过一句话,“我是中国唯一的英格兰足球教练,也曾是日本唯一的英格兰足球教练,我为自己开拓出了一点点的空间。”这是事实,如果说这名教练如今终于拥有了一些认可,那完全是靠他自己打拼得来的。

“自我怀疑是一种病毒”

几个月前,当我们采访怀特在申鑫时的一名助教时,他曾经留下一段无奈的感慨,“当你既没有了不起的球员生涯,又没有强大靠山的时候,准备好把每一天的每一分钟都奉献出来吧,为了成就你的目标。”

这既是怀特的状态,也是全世界足球圈里绝大部分教练的状态。他们死死抓住出现在眼前的机会,错过这一次,可能未来很多年都不会再遇上更好的机会。怀特执教申鑫时还有另一名助教,在来中国前得知了父亲癌症恶化的消息。“当时他来看我,我告诉他如果自己去了中国,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所以我问他希望我怎么做。他说,自己不想拖我的后腿,‘你必须去!’我7月12日搭上飞往中国的航班,我父亲是8月2日过世的,我甚至没有回去参加他的葬礼。”

他后来和怀特一起加盟了中国台湾队,有一个问题是他经常问自己的同行和球员的,“你们愿意为了自己的事业牺牲多少?”而一个更残酷的现实是,有时候即便放弃了一切,付出了所有,并取得了一些成功,教练仍然得不到来自俱乐部上层的认可。这就是发生在2016年怀特帮助申鑫保级成功后的事情,他并没有获得新的合同,尽管队里很多人认为他完全配得上。“他们做了一个糟糕的决定,如果我还在申鑫,他们不会是现在这样的结局。但我不会抱怨,当初球队给了我这样一个执教的机会,使我的职业生涯得以提升。一些门关上了,总会有新的门开启。”

怀特专访二:是中国足坛唯一的英国教练,也是亚洲足球的专家

“不要愤怒地回望,永远。”怀特说,“这是绿洲一首歌的歌名。当我回望每一个失望的时刻,每一次失败,我发现那其实是一个个转折点,都可以被扭转成积极的一面。与其抱怨,我会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怎样做才能获得更好的结果上。”这是一个即使身处至暗时刻也不会对自己产生怀疑的人,“你一开始自我怀疑和自我打击,你就完了。自我怀疑是一种病毒,它会在你身上蔓延。你都不珍爱自己,谁会来爱惜你?”

太正能量了,怀特,以至于简直不像一个典型的英国人了。“对于任何人来说,积极都不是一种具有普遍性的性格元素。绝大多数人抱着消极的态度,就像我们谈到中国足球的时候往往会采取的态度一样。前两天一档上海的英语节目邀请我,主持人几乎是一上来就问我中国足球有哪些负面的东西。我的反应是,‘你先等等,中国足球明明有很多积极的东西啊!’你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消极是件太简单的事情,你不需要花费脑力和心力就能成为一个消极的人。”

真正的挑战是,即使在那些看起来最糟糕的事情里找到积极的一面。“输球了,被解雇了,立刻从中挖掘积极的因素。被女朋友甩了?好啊,我可以少花点钱了!”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