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特专访三:执教东京经历最糟心,明年要带南通冲超

周到客户端    11-25 11:40

“赢了球,他们却像死了人一样”

他至今经历过最糟心的时刻是在东京绿茵。“在我执教的后半段,球队成绩不错,我们有整整7场比赛不败,但是我没有感受到来自上层的支持。就好像,无论你做什么,他们针对你的决定都已不可改变。”

他是在去年年底收到东京绿茵的邀请后毅然离开香港的,怀特在执教期间获得的成功是现象级的。就在他离开前,香港足协正准备推出一款连帽运动夹克,夹克上印了一句口号,“怀特革命”。东京绿茵是一支老牌球队,他们的辉煌时代是上世纪末,曾经获得过不止一次联赛冠军,还登顶过亚冠杯。但是,球队在J2联赛已经有十个年头了。“我无法拒绝东京绿茵,他们就像是日本的利兹联。”

怀特专访三:执教东京经历最糟心,明年要带南通冲超

他很快明白,这样一支俱乐部常年混迹J2不是偶然。“不是教练和球员不够好,而是干涉过多。他们有很多赞助商,还有大约25名股东,大家为了各自的利益而战。”怀特对于球队没有控制权,“球队买来的球员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告诉他们自己想要的球员,最后却来了高层自己选定的球员。甚至我也不能挑选自己的团队,我的教练班子也是他们定的,里面只有一个我自己带去的人。你们给我的团队不是我想要的,当我不能赢球的时候,你们倒来怪我。”

尽管如此,怀特的带队成绩不算差。今年5月,他甚至当选了联赛最佳主帅(之一)。有一件事加速了他的离开,“有一回我们2比0战胜了柏太阳神,他们也曾经是在亚洲足坛称霸的俱乐部。上赛季结束降了级,但今年联赛踢完又重回J1。我们可以战胜这样的对手,对我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然而终场哨响,他发现自己的助手们看起来就像死了亲朋好友一样。“我走向了其中的一个,我盯着他的眼睛问,‘你在干嘛?这么多观众,这么多摄像机镜头在拍,你看上去却像死了人一样。’这是让我无法理解的一点,一个教练团队的人怎么可以怀揣自己的小心思而各自为战?一个最好的反例,就是当南通赢了青岛之后,我们所有的助教高兴得就仿佛我们赢下了世界杯。”但是他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他们毕竟给了我这个一个机会,让我接触到更高水平的足球,积累了管理经验,完善和提升了自己。”

怀特专访三:执教东京经历最糟心,明年要带南通冲超

一句话,东京绿茵更多是关于政治,而非足球。这和他在南通感受到的是南北两极,“我的老板范先生(范兵)和孙先生(孙国华)都是对足球充满激情的人,没有他们的帮助,我无法靠一个人的力量实现保级。他们给了我舞台,给了我支持。希望明年,他们能继续支持我冲超,因为俱乐部和球迷配得上中超。啊不,“希望”这个词太烂了。应该说,我“相信”。为什么?几乎是战胜青岛后的第一时间,范先生就对我说,‘明年,中超。’”

怀特和他想到一起了。

“我不是一个很容易享受当下的人,完成了一个目标,几乎是一转身,我就开始设定下一个目标。在青岛我们保级成功,我在那个瞬间确实非常激动,但很快,这种激情消退了。我开始想:接下去要干什么?我想带队踢中超,我得补充哪些位置上的球员?我能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球员?”

怀特专访三:执教东京经历最糟心,明年要带南通冲超

“这其实并非一个很好的习惯。”他承认,“我应该多花点时间享受当下,比如我们刚刚看了一场中国队的比赛,踢得不太好,但是今晚的月亮很美啊,看那光晕!”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