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优秀的路跑运动员转去参加越野跑,会发生什么?

毅道体育传播    11-26 00:16

某些人能在越野跑这项运动中脱颖而出,仅仅是因为优秀的跑者都去参加路跑了?

如果优秀的路跑运动员转去参加越野跑,会发生什么?

顶尖马拉松跑者卡拉·古切尔

(Kara Goucher,66分钟跑完半马的女性选手)

卡拉·古切尔最近参加了莱德维尔越野赛(Leadville Trail Marathon),虽然首次参赛,但这位曾经参加过两届奥运会的美国中长跑选手依然获得了第五名。但她与大家对于顶级路跑精英们所应该具备的卓越表现似乎还有一点距离。(当然,40岁的古切尔肯定比年轻时的速度要慢了一些,但越野跑比赛对经验的要求更高些。2015年,另一名奥运会选手Magda Boulet在41岁时曾拿下西部100的冠军。)

“毫无疑问,这是我这辈子参加过的最难的比赛。”古切尔在Twitter上写道,高原反应导致她呕吐了好几次,第二天,她的膝盖看起来就像是在孕育外星生命(莱德维尔赛海拔约3569.3米)。

古切尔可以说是最有成就的路跑运动员,我们看看她在挑战全新的越野跑领域时是怎么想的。

Q&A

第一次参加越野赛,感觉怎么样?

老实讲,我就像个傻子。40岁的人,跑起来像个刚出道儿的10岁小孩。我知道前10公里全是上坡,一般来说,9到10分钟的平均速度可以让你登上领奖台。我原本计划在62-65分钟完成10公里……结果第51分钟就赶到了,我太争强好胜了,如果一开始我没那么傻,那将会是一段完全不同的经历。我给自己挖了大坑,当真正开始翻山越岭时,我记得,这恐怕是我一生中经历过的最大的痛苦,比生孩子还难。然后我低头看了眼手表,上面写着18.66公里。我说,天哪!然后开始怀疑自己能不能完赛。

如果优秀的路跑运动员转去参加越野跑,会发生什么?

扎克·米勒(Zach Miller)在夺得2015年UTMB CCC组冠军后接受采访

2015年UTMB CCC组冠军扎克·米勒(Zach Miller)曾将路跑和越野跑比作“自动挡”驾驶和“手动挡”驾驶。现在,你如何比较这两者?

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项目。我记得大约在13公里的时候,有几个人在我前面走,当我从他们身边跑过时,就像个傻瓜。比赛临近结束时她们超过了我。下坡我没有任何优势,完全蒙了。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陡峭的学习曲线,我已经习惯了路跑的模式,经受得起两个半小时的特定速度训练。这是一个很难打破的心态,尤其是你已经做了一辈子。与路跑不同,你要学会认真选择地形和脚下的路线。

关于这点,对于路跑运动员来说,他们很容易低估极端条件对越野赛挑战的影响程度。

绝对的。我想以一种无法彻底理解的方式挑战自己,尽管我很天真,也很尊重身边的每一个人,但还是大大低估了这一点。在过去的几天里,我试着回想在比赛中经历的最大痛苦。首先想到的是我跑的第一个半程马拉松,在那里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最后5公里非常难熬。我以66:57的成绩跑完了全程,但之后难受了整整6个小时。我想起了2008年的纽约,也是前所未有的疲惫。但都不如这次比赛来的痛苦,我甚至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周围一片黑暗,我只想蜷缩在路边或让别人把我打晕,这样我就能神奇地从床上醒来。太可怕了。

此前有篇文章把精英路跑选手和越野跑选手作了比较,许多读者反应这好比苹果和橘子,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学科,试图比较它们是没有意义的。你同意吗?

一年后再问我这个问题吧。到时候,我相信自己能成为一名真正的跨界跑者。我想到了德西·林登(Desi Linden),她是一个非常有耐心的选手,总是专注于自己的比赛,而不是周围发生的事情。她不像我那么白痴,一定可以成功跨界到越野跑这个项目里。但我认为,人们或许低估了这项运动的难度,虽然越野跑者不可能永远保持在5:30的速度,但我想让路跑的人知道,他们也是正规的运动员。虽然他们在公路上跑得没那么快——也许可以,我不知道——但他们所做的一切令人难以置信。

如果优秀的路跑运动员转去参加越野跑,会发生什么?

德西·林登在纽约马拉松比赛中,图片来源 @des_linden

备战莱德维尔超马,与备战标准的马拉松有何相似之处?训练上有什么不同吗?

我放弃了速度训练,而是在山地进行了很多重复性的长距离训练。30公里跑配合2公里爬坡,然后慢跑下山,如此反复。我在野外跑了很久,因为平常在公路上跑步,我根本不会盯着脚下,而是朝前看。但越野跑不同,脚下是岩石、砂砾,即使像莱德维尔这样宽容的赛道,也着实令人难忘。

如果优秀的路跑运动员转去参加越野跑,会发生什么?

古切尔在莱德维尔越野赛中

优秀的跑者,更倾向于路跑似乎与奖金有关(像UTMB或西部100这样的赛事奖金很少,甚至没有奖金)。你觉得随着越野跑的发展,这种现状会发生改变吗?

我还是个超级新人,但这次跑莱德维尔,越野跑这个大家庭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少了他们的陪伴,我根本不可能完赛。很多人停下脚步,陪我走路,或者在前面不远处领跑,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他们获得赞助应该不难。我想说的是,跑得快慢无所谓,完赛最重要。或许这是越野跑赛事奖金少的原因。跑得快是因为很兴奋。从田径的大背景来看,对速度的要求其实挺高的。但在越野跑,这更像是朋友间的聚会,大家共同努力完成一项赛事。

有些人担心,持续的职业化正在对这项运动产生威胁,例如出现兴奋剂。另一方面,一些粉丝想知道越野跑是否能够成为奥运会项目。你怎么说?

我觉得,越野跑很干净。能进奥运会就真的太棒了,这项运动很酷。你只有真正融入这项运动,经历其中的痛苦与折磨,才能了解它本身。你很难想象他们付出了多少。能在一个更大的世界舞台上展现自己,是非常棒的事。

你觉得自己近期还会参加越野赛事吗?

要是刚完赛那天你问我,我绝对会说“没门!”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我的兴趣越来越浓。我已经开始寻找下一场越野马拉松赛了,甚至想尝试80公里以上的比赛。所以,我会回来的。

如果优秀的路跑运动员转去参加越野跑,会发生什么?

附录  

2015年《Outside》曾发表过一篇名为“马拉松选手和越野跑选手比赛的话,哪方会胜出?”的文章。 田径运动和超跑运动的蓬勃发展,已经促使许多有天赋的田径运动员开始尝试这项运动。

我曾用一整天时间观看世界上最长的跑步比赛,这是在纽约皇后区举行的3100英里赛跑,12名参赛者绕着同一个街区跑了5649圈。2015年的冠军得主是芬兰快递员阿什普里哈纳尔·阿尔托(Ashprihanal Aalto),他在40天9小时内完成了这一壮举,创造了新的纪录。现年44岁的阿尔托第13次参赛,在运动员简介上,他被描述为“世界上最好的耐力运动员之一”。 读到这篇文章,我想起了一句古老的体育格言:“你的实力取决于你的竞争对手。”虽然阿尔托可以声称自己是地球上最优秀的3100英里长跑运动员,但把他称为世界上最优秀的耐力运动员之一似乎有些天真。

如果来自主流田径和公路比赛领域的顶级运动员开始对迄今为止一直处于跑步舞台边缘的赛事(越野跑)产生更大的兴趣,会发生什么?虽然我们不太可能看到莫·法拉用上1个月的时间只是围绕着皇后区的街道绕圈。

在2015年俄勒冈州本德举行的USATF山地锦标赛中,所有优胜者都是有田径背景的运动员。冠军帕特里克·史密斯(Patrick Smyth)是一名62分钟的半程马拉松选手,曾代表圣母大学参加过7次NCAA。 在训练有素的超跑选手看来,50公里听起来就像是小孩子的游戏,因为它只是在全马的基础上加了8公里而已。康奈尔大学的尖子运动员马克思·金(Max King)夺得IAU 100公里越野跑冠军,也拿过西部100系列赛的首秀第四的成绩。

如果说,西部100系列赛是对有抱负的超跑选手真正的考验,那么两届卫冕冠军罗伯·克拉尔(Rob Krar)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目前美国最优秀的超马运动员。 而像史密斯、金和克拉尔这样的人都是非常好的路跑运动员,他们的马拉松PRs分别为2:15、2:14和2:25。史密斯和金还获得过参加奥运会马拉松赛的资格,但遗憾未能入选。

这样的“第二梯队”或许也能成为如安东··克鲁皮卡(Anton Krupicka)或基利安·霍尔内特(Kilian Jornet)这样的英雄,而至今仍未行动,只能说明越野跑赛事对他们而言奖金缺乏、动力不足。 但在克鲁皮卡看来,路跑比赛的速度并不能保证他们在越野跑中取得成功。“尽管他们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但仍有一些2:20以下的马拉松选手无法在竞争激烈的超马赛事中站稳脚跟。”

问及原因,他表示:“长时间的极端比赛条件需要一套单独的技能体系,包括体能和耐力。虽然他们能在the Way Too Cool 50公里这样的比赛中崭露头角,但像UTMB那样的赛事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北美的很多比赛的路都是快速、平坦的,” 克鲁皮卡说,“但在欧洲,赛道更垂直,技术含量更高,而且通常从晚上开始。阿尔卑斯山脉和比利牛斯山脉的天气也比加利福尼亚等地更不稳定。所以说,变量很多,这些拥有田径、路跑背景的人能否对国际舞台产生影响,还有待观察。”  

-E N D-

作者|Martin Fritz Huber

翻译、编辑|冯珺珺

图片| Outsideonline

田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