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跑马拉松了!

跑步教授    11-26 11:22

来源:跑马去旅行,兔三格格

今年的马拉松比赛中,一位美女被关门,单手掩面哭泣的照片爆红网络。这姑娘报的是半程项目,因为比赛被关门,她哭的梨花带雨让人心疼。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跑马拉松了!

与此同时,也有一名差点被关门的美女,坚持跑完全程。她一路的全马历程比较艰辛,甚至直言:南京马拉松是她最后一次马拉松。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跑马拉松了!

今年的南马其实没有中签,后来的名额是买的,花了一千多块钱。

现在回想起来,没有中签也许是天意,因为我根本不具备跑全马的实力。

可是我还是想跑。

我是2014年10月开始跑步,那时候单纯只是想减肥,后来渐渐萌发出跑马的念头,于是2015年10月,我跑了人生中第一场半程马拉松,是在合肥。

一个月后,南京迎来第一届马拉松,我当然义不容辞报了名。

就这样,开启了我的南马之旅。

刚开始跑步的两年,在跑步上面花了很多时间,每周跑四次步,跑一休一。最多的时候,月跑量有150公里。

但这真的很浪费时间,夏天为了不影响上班时间,不得不四点半就起床。冬天在冰天雪地的夜跑出去,光换鞋就要纠结半小时。

当然也都坚持下来了。所以那时候跑全程不能说很轻松,突际上马拉松就没有“轻松”二字。但起码那时候的我,是可以以比较均匀的配速跑完全程而不用走。

最好的成绩是430,对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但渐渐的我发现一周跑步四次成了奢侈,因为比跑步更重要的事太多了。

于是,渐渐疏于训练,南马的成绩一年比一年差。但我还在苦苦支撑,我心里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陪伴南马一起成长。

我总是对自己说:还有时间,还可以练。但我终究没有练,有一次跑了一场半马,跑完我就感冒了,持续了半个月。

反正就这样,没有任何准备的,迎来了南马。

昨晚我跟一起跑了五年的好友陈在说:明天我可能会拖你的后腿。

反正就这样,没有任何准备的,迎来了南马。昨晚我跟一起跑了五年的好友陈在说:明天我可能会拖你的后腿。

他说:没关系,我们前面用630的配速,后面用730的配速。不追求成绩,完赛为主。

我说:好。

昨晚12点才睡,今早5点起床,做了全麦饼,煮了鸡蛋,切了黄瓜西红柿,慢吞吞的吃完饭,然后打了一辆车出门。

今天到得比较早,以往总是要拍照留存,今年这些就都算了,只想着怎么样可以完赛。我问陈在你觉得我可以跑完吗?

他说:跑完未必,但一定可以走完。

那时候我在心里想的就是:就算爬,我也要爬到终点。

我们站在队伍的第二梯队,离起点比较近,刚开始还是比较容易的,一直以630左右的配速跑着。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跑马拉松了!

跑到中山门,一有坡我就不行了,就必须要走。特别是龙脖子那里,真的挺要命的。我就算走,心率也达到了180。

那时候我就预感到我不行了。

过了龙脖子,是一段下坡,也是全马和半马的分界点。

那时候我真的很羨慕那些跑半马的人,因为他们马上就要结束了。

而我,战斗才刚刚开始。

半马全马分流之后人少了很多,这时候我已经感到大腿无力,但我一声不吭,不想拖陈在后腿。可我已经明显感觉即使我跑起来,我也已经追不上他的步伐了。他跑几步又要回头来等我,这给我很大的思想压力,因为我不愿意成为别人的负担。

咬牙熬到22公里,我跟他说:你先跑吧,按你的配速跑,到终点等我就行了。

他迟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不远处的500的官免,然后他说:那你跟着500的官免跑吧?争取跑进5:00。

我说好的好的。

等他跑完,我如释重负,开始闲庭信步。

这时候陆续有人开始走了,但是路边的吃瓜群众不同意,他们说:加油啊!

于是我就跑几步。等到人烟稀少的地方,我就停下来走。勉强挨到23公里,我觉得我可能.真的跑不动了。我决定一步也不要跑了,我打算走完全程。

原来在我后面的人,一个个都超过了我。我看着他们从我旁边飞驰而过,而我无能为力。

今年南马的补给非常好,过了15公里基本2.5公里就有补给,各种蜂蜜蛋糕香蕉橘子黄瓜西红柿葡萄干萝卜干。

所以支撑我向前的动力,就只剩下:再往前跑2.5公里,那里有吃的。但我确卖又跑不动,小碎步的跑,大概只能叫做“”。我就那样颜几步,然后走很长一段,然后退赛的念头在我心里越来越强烈。

现在退赛会怎样?我问自己。也不会怎样,可是也许很久以后,你会后悔为什么今天没有坚持。

我就这样一边和自己对话谈心一边拼命遏止自己想要退赛的念头。

我走过新模范马路,走过江东门,我在烈日下走着,我真的很想跑,但是我跑不动

我想起半个月前的越野比赛,我和陈在说:其实参加南马,就是为了所谓的情怀,想着在家门口的比赛,以往的四年都参加了,今年不参加,该是多么可惜,多么的不够圆满想到这里我看了看时间,好像只剩下两个小时了,而我才走到30公里,感觉再这样走下去我会被关门。

不,我绝不能被关门。

于是我又开始强打精神开始跑了。

我跑几步,走几步,中途见到一位老爷子两眼发黑,志愿者扶他在旁边坐下,劝他退赛。

我心想:完赛固然重要,但我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所以我一直盯着心率看,超过170我就停下来走几步,然后再跑几步。

我观察了一下身边的人,基本都在走了。能跑的已经跑到前面去了,剩下的这些人,应该都是和我一样没有训练的,到最后撞墙,只能机械的往前走。

一辆又一辆的收容车从我旁边缓缓开过,我看着车上的人,我有点想流泪。他们已经跑了30几公里啊,却败在了最后的时刻。

可是这样是对的,如果身体不允许,安全是最重要的,不应该跟自己较劲。

但我不能允许自己退赛,我也不能流露出想上收容车的念头。

于是看到收容车过,我就虚张声势的跑几步,表示:你看,我还能跑,我并不需要退赛。就这样,四辆收容车过去了.我,始终没有上去。

而我走走停停,也终于,在离关门时间只有7分钟的时候,跑到了终点。

这是我有史以来最差的全马成绩,它印证了你付出多少,你就得到多少的理论。

我想,这大约很大程度是我最后一次参加南马了。

毕竟除了跑步,生活中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我去花时间。

此刻躺在床上,浑身酸痛,想想也许未来一个星期我都要扶墙走路了。

所以我写下这些,来记录我可能是最后一次也是最艰难的一次全程马拉松。

本文转载互联网公众号,标题和内容有部分修改,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v

就这样,开启了我的南马之旅。

刚开始跑步的两年,在跑步上面花了很多时间,每周跑四次步,跑一休一。最多的时候,月跑量有150公里。

但这真的很浪费时间,夏天为了不影响上班时间,不得不四点半就起床。冬天在冰天雪地的夜跑出去,光换鞋就要纠结半小时。

当然也都坚持下来了。所以那时候跑全程不能说很轻松,突际上马拉松就没有“轻松”二字。但起码那时候的我,是可以以比较均匀的配速跑完全程而不用走。

最好的成绩是430,对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但渐渐的我发现一周跑步四次成了奢侈,因为比跑步更重要的事太多了。

于是,渐渐疏于训练,南马的成绩一年比一年差。但我还在苦苦支撑,我心里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陪伴南马一起成长。

我总是对自己说:还有时间,还可以练。但我终究没有练,有一次跑了一场半马,跑完我就感冒了,持续了半个月。

反正就这样,没有任何准备的,迎来了南马。

昨晚我跟一起跑了五年的好友陈在说:明天我可能会拖你的后腿。

反正就这样,没有任何准备的,迎来了南马。昨晚我跟一起跑了五年的好友陈在说:明天我可能会拖你的后腿。

他说:没关系,我们前面用630的配速,后面用730的配速。不追求成绩,完赛为主。

我说:好。

昨晚12点才睡,今早5点起床,做了全麦饼,煮了鸡蛋,切了黄瓜西红柿,慢吞吞的吃完饭,然后打了一辆车出门。

今天到得比较早,以往总是要拍照留存,今年这些就都算了,只想着怎么样可以完赛。我问陈在你觉得我可以跑完吗?

他说:跑完未必,但一定可以走完。

那时候我在心里想的就是:就算爬,我也要爬到终点。

我们站在队伍的第二梯队,离起点比较近,刚开始还是比较容易的,一直以630左右的配速跑着。

跑到中山门,一有坡我就不行了,就必须要走。特别是龙脖子那里,真的挺要命的。我就算走,心率也达到了180。

那时候我就预感到我不行了。

过了龙脖子,是一段下坡,也是全马和半马的分界点。

那时候我真的很羨慕那些跑半马的人,因为他们马上就要结束了。

而我,战斗才刚刚开始。

半马全马分流之后人少了很多,这时候我已经感到大腿无力,但我一声不吭,不想拖陈在后腿。可我已经明显感觉即使我跑起来,我也已经追不上他的步伐了。他跑几步又要回头来等我,这给我很大的思想压力,因为我不愿意成为别人的负担。

咬牙熬到22公里,我跟他说:你先跑吧,按你的配速跑,到终点等我就行了。

他迟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不远处的500的官免,然后他说:那你跟着500的官免跑吧?争取跑进5:00。

我说好的好的。

等他跑完,我如释重负,开始闲庭信步。

这时候陆续有人开始走了,但是路边的吃瓜群众不同意,他们说:加油啊!

于是我就跑几步。等到人烟稀少的地方,我就停下来走。勉强挨到23公里,我觉得我可能.真的跑不动了。我决定一步也不要跑了,我打算走完全程。

原来在我后面的人,一个个都超过了我。我看着他们从我旁边飞驰而过,而我无能为力。

今年南马的补给非常好,过了15公里基本2.5公里就有补给,各种蜂蜜蛋糕香蕉橘子黄瓜西红柿葡萄干萝卜干。

所以支撑我向前的动力,就只剩下:再往前跑2.5公里,那里有吃的。但我确卖又跑不动,小碎步的跑,大概只能叫做“”。我就那样颜几步,然后走很长一段,然后退赛的念头在我心里越来越强烈。

现在退赛会怎样?我问自己。也不会怎样,可是也许很久以后,你会后悔为什么今天没有坚持。

我就这样一边和自己对话谈心一边拼命遏止自己想要退赛的念头。

我走过新模范马路,走过江东门,我在烈日下走着,我真的很想跑,但是我跑不动

我想起半个月前的越野比赛,我和陈在说:其实参加南马,就是为了所谓的情怀,想着在家门口的比赛,以往的四年都参加了,今年不参加,该是多么可惜,多么的不够圆满想到这里我看了看时间,好像只剩下两个小时了,而我才走到30公里,感觉再这样走下去我会被关门。

不,我绝不能被关门。

于是我又开始强打精神开始跑了。

我跑几步,走几步,中途见到一位老爷子两眼发黑,志愿者扶他在旁边坐下,劝他退赛。

我心想:完赛固然重要,但我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所以我一直盯着心率看,超过170我就停下来走几步,然后再跑几步。

我观察了一下身边的人,基本都在走了。能跑的已经跑到前面去了,剩下的这些人,应该都是和我一样没有训练的,到最后撞墙,只能机械的往前走。

一辆又一辆的收容车从我旁边缓缓开过,我看着车上的人,我有点想流泪。他们已经跑了30几公里啊,却败在了最后的时刻。

可是这样是对的,如果身体不允许,安全是最重要的,不应该跟自己较劲。

但我不能允许自己退赛,我也不能流露出想上收容车的念头。

于是看到收容车过,我就虚张声势的跑几步,表示:你看,我还能跑,我并不需要退赛。就这样,四辆收容车过去了.我,始终没有上去。

而我走走停停,也终于,在离关门时间只有7分钟的时候,跑到了终点。

这是我有史以来最差的全马成绩,它印证了你付出多少,你就得到多少的理论。

我想,这大约很大程度是我最后一次参加南马了。

毕竟除了跑步,生活中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我去花时间。

此刻躺在床上,浑身酸痛,想想也许未来一个星期我都要扶墙走路了。

所以我写下这些,来记录我可能是最后一次也是最艰难的一次全程马拉松。

本文转载互联网公众号,标题和内容有部分修改,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v

田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