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大学运动员通过姓名、肖像权获利,NCAA真准备好了吗?

懒熊体育    11-26 11:23

在美国,体育迷们对NCAA(全美大学体育协会)倾注的热情,比职业体育有过之而无不及。相比于职业体育中因为球员交易而产生的阵容更迭,NCAA粉丝们的粘性和忠诚度往往更强,强烈的身份认同感是NCAA模式的核心。

很多大学生运动员从进入学校时就成为好友,他们的家长在观赛时坐在固定的家属席位,赛后也会一同参加各种活动,增进家庭间的情谊。这些忠诚度极高的粉丝社群为NCAA创造了数亿美元的价值。

据权威网站Business Insider统计,NCAA大联盟在2016-2017学年的收入达到了十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收入来自于由68支球队组成的大学男子篮球一级联赛(NCAA Division ITournament)的电视转播权与市场营销。

然而就在这些天赋异禀的学生运动员将大把大把的美元不断送入NCAA囊中时,NCAA却拒绝向这些学生运动员支付报酬,同时也不允许学生运动员从自己的肖像权中获利。NCAA称此项规定是为了保持“联赛的业余性”。在2015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NCAA前任执行副总裁奥利弗·拉克(Oliver Luck)表示,与学生运动员建立“雇主-雇员”关系将会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为这些大学生运动员支付酬劳会在很大程度上让他们偏离最该追求的东西:教育。

长久以来,学生球员们对此项规定怨声载道,却又无能为力。亚特兰大老鹰队的球星贾巴里·帕克在向Sports Nation谈及自己在杜克大学打球时的往事时说道:“最疯狂的事情莫过于当我走进商店,却发现自己根本买不起印着自己名字的杜克球衣。”

今年三月,NCAA一级联赛北卡对阵杜克的平均票价达到了3296美元,照去年的1880美元几乎翻了一番,已经超过了超级碗的最低票价3100美元,最贵的门票被炒到超过一万美元。然而,此次对决的主角,引领“锡安经济“的NCAA超级巨星,锡安·威廉姆斯却一毛钱都没有进账。

大学运动员在赛场上的光辉似乎无法掩盖他们在生活中的窘境,而这种现象也并不仅仅发生在篮球运动员身上。在2013年的纪录片《大学体育的代价》(Schooled: The Price ofCollege Sports)中,现效力于休斯顿德州人队的橄榄球明星阿里安·福斯特诉说了自己在田纳西大学打球时的辛酸往事:“赛场上有17万人看我打球,他们高呼我的名字,向我索要签名。然而回到家,我却依然只能面对空空如也的冰箱。”据福斯特回忆,曾经有一次球队教练在赛后为球员们购买了塔可钟(Tacobell,人均5-10美元)作为晚餐,并神色慌张的要求球员们“不要声张“,因为此举违反了NCAA禁止球员获利的规定,被发现会遭到重罚。

允许大学运动员通过姓名、肖像权获利,NCAA真准备好了吗?

反应美国大学生运动员境遇的纪录片《大学体育的代价》

随着“肖像,姓名,和形象权是人的自然权利“这一呼声越来越高,NCAA最高管理委员会于今年10月29日,迫于压力宣布允许大学生运动员使用自己的姓名权和肖像权进行盈利,此规定将在2023年生效。这一决定对于NCAA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转变。

在此项规定正式生效之前,NCAA下属三级联赛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在10月29日之后,NCAA官方派遣了专门的工作小组听取各方报告,收集意见。并协助三级联赛各自在2021年1月之前拟定计划,并根据新举措修改相关规则。

先不说还需要时间去制定计划,这项政策的实际执行本身恐怕仍会有很多现实的阻力。这还要回到NCAA的大学运动员一直以来想争取的主要目标上来说,即是能够获得工资。

首先,对NCAA选手商业化持反对意见的人一直以来有一个较为普遍的观点,大学生运动员获得报酬会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到联赛的纯粹性与比赛质量。

NCAA模式的核心之处,在于高校各自的强烈身份认同以及各大高校间的宿敌文化。而球员和粉丝的身份认同,来自于各大高校球员的不流动性:哪怕是不上大学的人也可以通过相同地域文化在本地或附近的高校球队上找到强烈的身份认同感,而宿敌文化恰恰也来源自这种身份认同感。比如NCAA传统宿敌明尼苏达大学和密歇根大学,之所以从上世纪开始就互相仇视仅仅是因为两队的队名缩写都是UOM,双方各自都认为是对方剥夺了自己的“地域认同感”,并以此为由展开了长达数十年的恩怨纠葛。

事实上,NCAA官方允许大学生运动员从他们的姓名权、肖像权获利,仅仅是为NCAA大学生运动员的商业化打开了一个小窗口。此外,本次宣告还附加了很多条条框框:宣告着重声明大学生运动员的学生身份,并强调这些大学生运动员首先是学生,其次才是运动员,而绝非大学的雇员。同时,明确了大学体育的“业余性”,强调了大学体育与职业体育的不同。

如果NCAA未来选择全面倒向商业化,联赛的纯粹性有可能将要为经济效益和资本让路。“今年还是宿敌,明年就变成队友”的这种投敌戏码势必会对NCAA模式的根本造成打击。试想,如果明尼苏达大学和密歇根州立大学因为商业利益而握手言和,那双方的球迷该如何自处?失去了宿敌文化的球迷们热度骤然下降,所造成的收入损失和联盟商业化带来的经济收益相比,孰轻孰重?

NCAA既然在此次选择放开,之后便需要从其他方面去确保赛事的质量,但目前还无从预判。

允许大学运动员通过姓名、肖像权获利,NCAA真准备好了吗?

“双M之战”是NCAA宿敌文化的一个缩影

其次,无论球员们和粉丝们多么怨声载道,这项看上去似乎根本不合情理的规定已经被NCAA坚决实施了多年,其中一个理由来自于尼克松总统在1972年签署的教育修正案第九条(Title IX):

“在美国,任何人不得因性别而被排除在任何接受联邦财政援助的教育项目或活动之外,不得被剥夺福利,或受到歧视。”

(“No person in the United States shall, on the basis of sex, be excluded from participation in, be denied the benefits of,or be subjected to discrimination under any education program or activity receiving Federal financial assistance.”

-Title IX,1972)

NCAA之所以被世人熟知,是因为他高水平对抗的男子篮球比赛。但事实上,NCAA所包含的比赛项目几乎涵盖了所有现代体育项目,篮球仅仅是它最重要的一环。也即是说,依照尼克松总统签署的《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如若NCAA要给大学生运动员发放报酬,便不能只顾男子篮球,男子橄榄球等热门项目。对其它小众项目和女子项目则必须一视同仁,发放的薪酬也必须在同一水平线上。

允许大学运动员通过姓名、肖像权获利,NCAA真准备好了吗?

得益于1972年颁布的《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截止至2013年,320万名女性运动员可以活跃在高校体育的赛场上。而这个数字在法案颁布的1972年仅有29.5万

需要注意的是,NCAA的现状正是靠着这些热门项目来维持一些小众项目包括女子项目的日常开销。根据纽约时报记者科迪·麦克戴维斯报道,近年来在NCAA全美1000多项大学体育比赛当中,仅有20项在盈利,一级联赛的350所参赛学校中,仅有24所没有亏损。由此可见,即便是凭借着热门项目的收入补贴,这些小众项目和一些女子项目依然入不敷出。

事实上,已经有学校做出尝试,给这些亏损的项目发放一定的补贴。2015年8月,在NCAA开始允许第一分部的大学采用“出场费”津贴后,北达科他州立大学(NorthDakota State University)宣布,将为16项运动提供这种津贴,这项举措耗费了体育部门每年60万美元的经费。6天后,该校的竞争对手北达科他州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Dakota) 也效仿了这一做法,最终结果惨淡,以北达科他州大学两年内削减了五支球队来填补空缺而收场。

此外,NCAA开放肖像权获利这一举措也会产生新的不平衡。像男子篮球,男子橄榄球等受欢迎的项目将会从这个举措中获得更多的收益。而那些小众项目依然会无人问津。如何在开放肖像权获利后平衡其它项目的收支,也是NCAA面临的一大问题。

最后,NCAA球员获利最大的障碍来源于美国各州不同的法律,这些法律让事情变得极为复杂。

作为美国第一个通过法案允许大学生运动员获得赞助并雇佣体育经纪人的州,加利福尼亚州在今年又出台了“公平薪酬比赛法案”。可以说,加州是全美NCAA球员获利呼声最高的周。然而,加州曾在2016年立法,使大麻合法化。这也就意味着加州的大学生运动员可以合法地为本地大麻药房的产品代言,此举明显与美国世俗的道德观不符。

事实上,也有不少反对者借此隐患发出抗议。前NBA球员、体育播音员、现任哥伦比亚大体育管理项目教授的莱恩·埃尔莫尔认为,目前NCAA最大的难题就是决定允许学生运动员为哪些产品代言。“毕竟,有些东西能让学生运动员为了钱去学校,而不是为了教育和体育运动。”埃尔莫尔这样说道。

由此看来,NCAA允许学生运动员利用其姓名权、肖像权获利,这项变革的外部成熟度尚且不够,但大学体育监管机构数月以来承受的社会和政治压力让它的出台成为可能。

2021年1月前,这是NCAA给其下属三级联赛的最后期限,在那之前三级联赛必须各自制定详细的规章制度。此次开放大学生球员肖像权获利的举措到底是闹剧还是改革,都将在那时见分晓。

延展阅读:

老鹰 nb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