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滑卡来了,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还会远吗?

财旅运动家    11-26 20:33

近日,由国内五大滑雪场联合推出的“2022通滑卡”业已开售,消费者购买此卡后可在五家雪场滑雪,产品定价为2022元。通滑卡的推出,不仅让外界看到了五大雪场的合作态度,更让“滑雪大众化”得到了进一步的普及和推广。但这背后也隐含着中国滑雪人口的不足。要想实现“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仍需要更多的“通滑卡们”推出。

通滑卡来了,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还会远吗?

5大雪场的联合出击

2019年11月18日,以“一起滑向2022”为主题的“2022联盟通滑卡”(以下称为“2022通滑卡”)新闻发布会在京举行;11月22日,“2022通滑卡”官方销售渠道正式开通,消费者不仅可以通过五大雪场的线上平台进行购买,还可以通过中国银行的多个相关渠道购买。与此同时,这五大雪场还成立了滑雪场联盟,包括万龙度假天堂、北大湖滑雪度假区、鳌山滑雪场、丝绸之路国际度假区、亚布力阳光度假村,成为了中国首个滑雪联盟。

购入此卡之后,消费者可通滑万龙度假天堂、北大壶滑雪度假区、鳌山滑雪场、丝绸之路国际度假区、亚布力阳光度假村5大滑雪场。这5大滑雪场分布在华北、东北和西北三大区域,覆盖全国101条多样雪道和648万平方米的优质雪域,但这一产品仅为滑雪票(索道/缆车票)产品,不包含雪具,适用于自带板客户群体。

根据使用规则,该产品的使用时间分为两种,一是“丝绸之路、鳌山、北大壶、亚布力四家滑雪场2019-20雪季不分平日、周末、节假日,全雪季畅滑(具体营业时间以各家雪场官方发布为准)”;二是万龙滑雪场自2019年12月9日起可在2019-20雪季平日畅滑(平日指周一至周五、元旦春节除外)。

通滑卡来了,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还会远吗?

根据“2022通滑卡”的售卖信息,购入此卡后滑雪场根据“季卡已使用”和“季卡未使用”制定了不同的换购政策。包括退卡、更换卡种、按照单次使用价格换购等方式。从而解决已购季卡用户的不便。

这一滑雪产品的出现出乎意料,但反响却十分好。一是五家原本分别运营的滑雪场可以走到一起发展,二是通过降低冰雪运动的门槛,从而增加国人参与滑雪运动的兴趣与机会,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有业内人士对此指出,对于“通滑卡”这种产品形式,业内早已期待很久,但要想让不同滑雪场甚至存在竞争关系的滑雪场通力合作,并非易事。然而,此次“2022通滑卡”的推出,却打破了这一固有看法。

北京市滑雪协会主席李晓鸣对此分析指出,五家雪场能够共同推出通滑卡的原因有三。一是因为这五家雪场分布在不同的省市;二是它们之间不形成竞争关系;三是它们各自在当地都是龙头滑雪场。

通过价格降低滑雪门槛

虽然这几年呼声很高,但滑雪运动并不便宜,甚至有些“贵族”。一次滑雪所涉及的消费包括交通、住宿、餐饮、雪具、滑雪教学、门票等等。算下来一次消费上千实属便宜,爱好者甚至会产生更多的消费。

以崇礼万龙为例,该滑雪场单日雪场收费情况如下:工作日半天雪票330元、一天雪票510(均不含雪具) 周末半天370元,全天590(均不含雪具),单租雪具雪服手套头盔雪镜全套加总300多元,押金2000元,大柜子50元,小柜子30元。

通滑卡来了,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还会远吗?

从价格上来说,“2022通滑卡”十分具有优势。在“2022通滑卡”出现之前,滑雪场的产品主要由各滑雪场独自开发售卖。比如,万龙平日季卡售价为6999元,北大壶全季卡为4988元,鳌山全季卡为3499元,丝绸之路全季卡为6888元,亚布力阳光度假村全季卡为3780元。这5家滑雪场的季卡加起来,共计26154元。不少滑雪爱好者表示希望以后的雪季,“2022通滑卡”的价格还可以维持本雪季的价格优势。

在价格优势之下,“2022通滑卡”的产生降低了大众参与冰雪运动的门槛,满足了中国滑雪消费者群体的市场诉求。中国滑雪场联盟创立的发起人之一、万龙度假天堂董事长罗力对此表示,这张卡片蕴含的不止是五家顶级雪场独特的冰雪资源优势,更让更多消费者有机会参与并喜爱上滑雪这项运动,为冰雪产业的发展奠定了强而有力的群众基础。”

一组数据显示,“没卡消费”和“有卡消费”带来的结果差别很大。“有卡一族”可达到平均20次的雪场消费,而“无卡一族”一般仅能达到4次左右。这也标志着,此举推出也有望大幅增加人们去往滑雪场消费的次数,从而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推动当地消费。

另一方面,此次通滑卡的推出可谓强强联合。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指出,中国共有滑雪场742家,其中雪道面积在100公顷以上的仅有8家、垂直落差在500米以上的仅有7家,而此次联盟的5家雪场均在其中,并承载了全国75%的滑雪消费者。这种强势资源加上价格优势,对中国的滑雪者吸引力不小。

另外,为方便对比相关滑雪场的价格,小编根据部分滑雪场的公开信息整理如下:

一、万龙度假天堂

通滑卡来了,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还会远吗?

二、鳌山滑雪场(教学价格)

通滑卡来了,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还会远吗?

鳌山滑雪场(单次滑雪价格)

通滑卡来了,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还会远吗?

滑雪平民化与“三亿人”

虽然中国的滑雪产业借助冬奥会的契机和“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成为了“热经济”中的一环,但真正的滑雪人口却十分少,比起瑞士35%、挪威25%、德国18%、日本9%的滑雪人口渗透率(根据业内规定,滑雪人口应为每年滑雪3次及以上的居民),中国的这一数据十分不可观。

此外,滑雪对中国消费者来说仍是新鲜事物,滑雪体验者居多,滑雪爱好者较少。此前企鹅智库发布的《中国冰雪人群&潜在用户调研报告》显示,根据对2017年的市场调研,国内80%的滑雪者属于初学者,国内滑雪占比仅为1%。到了2018年,这一数据并没有明显改善,滑雪体验者向滑雪爱好者的转化仍是市场需要共同克服的难题。根据《2018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8年一次性体验者人数超过995万,占据滑雪总人数的75.38%。

《2018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2017年中国的滑雪人数为1210万,滑雪人次为1750万,2018年这两个数据分别为1320万和2113万。同时,业内普遍预测,中国的滑雪人次有望在2022年达到4000万-5000万。不过,这其中,属于真正的滑雪人口的,只占一部分。

通滑卡来了,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还会远吗?

虽然很多数据指出中国冰雪产业正在强势发展,滑雪人次不断增加,滑雪场数量也一直在刷新,但中国的滑雪运动发展仍处在初期阶段,其中很重要的表征就是滑雪人口的不足。因此,“2022通滑卡”的产出,正是希望将滑雪运动推向大众化,增加滑雪运动人口的基数。

自2015年我国正式申办成功2022冬季奥运会后,中国的滑雪产业进入快速发展阶段,近些年来全国各地的室内外滑雪场如雨后春笋般的增加,也渐渐形成了崇礼、华北、新疆、东北四大滑雪大区。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的滑雪场达到了742家,但滑雪场的盈利问题仍是难题。为此,滑雪场方面也在不断通过各项调整试图改变微盈利甚至不盈利的现状。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滑雪场十分分散,主要集中在东北、华北、西北等地,南部较少,而滑雪人口主要集中在华北区域。这种格局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滑雪场充分吸纳客流。

以上只是滑雪市场一隅,还有不少其他问题直接影响滑雪市场的规模。为此,业内纷纷寻求改变,以期更好的抓住中国发展冰雪产业的契机。李晓明对此认为,“通滑卡”的方式是中国滑雪场联盟化、集团化发展的开始,也是中国滑雪场未来的发展方向。

通滑卡来了,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还会远吗?

除了通滑卡的模式,另一方面,为了推动更多人来滑雪,政策方面也在鼓励推动“冰雪进校园”等系列活动,此次通滑卡中五大雪场之一的万龙,也发起了“万龙大学生免费滑雪计划”。这些年龄段的学生,未来也将成为滑雪运动的潜在客户,推动着滑雪市场的持续发展。

此外,国家体育总局此前发布的《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则指出,要让冰雪运动群众基础更加坚实。“冰雪运动普及度大幅提高,群众冰雪活动极大丰富,参与冰雪运动的人数稳步增加,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数超过5000万,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同时还要让冰雪运动产业体系初步形成。“政府引导、社会参与,初步形成以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运营为基础,冰雪大众休闲健身和竞赛表演为核心,以冰雪体育旅游为带动,冰雪装备制造为支撑的冰雪产业体系。到2020年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6000亿元,到2025年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0000亿元。”

相信在政策的引导鼓励、业内的通力协作之下,中国的滑雪事业和冰雪事业将不断突破,最终在2022年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