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孩子:加盟曼联前的埃里克-坎通纳

球场十二人    12-02 16:21

在埃里克-坎通纳巅峰时期, 球衣赞助商(耐克)出了一个广告,将他的脸摆在了圣乔治十字旗(英格兰旗)上。广告词写:“1966年,英国足球史上伟大的一年。埃里克出生了。”

可怕的孩子:加盟曼联前的埃里克-坎通纳

这条天才的营销广告足以说明这位法国人和英格兰关系多亲近。他在25岁那年来到英格兰,在利兹联初露锋芒,在曼联斩获诸多成就,跻身传奇。他在利兹联获得了(英甲)联赛冠军,又在曼联赢得四次联赛冠军,以及两次足总杯冠军(1994,1996两届),见过他踢球的曼联球迷也深深热爱着他。

然而,他刚来英格兰的时候,为什么要去谢周三试训?“国王”驾临英格兰后,荣获了94年英格兰PFA球员先生以及96年FWA足球先生。 那为什么教练和球迷都会质疑他,以至于当时小报称他为“疯子埃里克”还有“坏小子埃里克”呢?

为什么一开始有人认为利兹联购入他,要承担很高的风险?这些问题,可以从坎通纳在法国那动荡的生涯中找到答案。尽管他在国家队各个年龄段以及成年队中表现优异,评价甚好,但他在家乡的俱乐部生涯充满了争议。虽然他显然具备国家队水平的实力,但从没有收获如曼联那般的家的感觉,也没有收获同弗格森爵士那般的师徒关系。

可怕的孩子:加盟曼联前的埃里克-坎通纳

他的生涯是从家乡俱乐部卡洛莱(S.O. Caillolais,Sports Olympiques Caillolais)出发。这支青年队在马赛当地很有口碑。他在15岁的时候,迈出大胆的一步,前往距离家乡500英里的勃艮第市镇欧塞尔。欧塞尔当时的主帅是法国传奇居伊-鲁,也是弗格森之前,最会开发坎通纳的主帅。在鲁对年轻人那父亲般的管教和信任下,欧塞尔从死气沉沉的低等级俱乐部,不断上升。

坎通纳在青年队效力多年后,终于在1983年首次代表成年队出场, 但并没有坐稳成年队位置。在1985年,他被租借到了法乙的马迪圭斯。笼统地讲,他在那里的生涯很成功,一共打进4球,在效力期间比队友都要多,也帮助球队保级。然而,就如同预演一般, 他与看台上的观众发生了争执。

不过鲁依然相信这位新星,而坎通纳也成为欧塞尔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如马特-高尔特2015年在TLS发表的文章中所言:“1985年,欧塞尔进攻枢纽安杰伊-萨马赫离队,坎通纳在鲁的进攻线上确保一席之地。他果断抓住机会,代表欧塞尔打入17球,助球队名列第四,获得欧冠名额。”坎通纳荣获1987年最佳新秀奖。

可怕的孩子:加盟曼联前的埃里克-坎通纳

“坎托”在勃艮第一直效力到1988年。当时,他已经是货真价实的球星,法国各大豪门都争取着他的签字。几经抉择。他选择回到家乡,为他童年母队(至少是初恋,之后他爱上了克鲁伊夫的阿贾克斯)马赛效力。

但这次回乡并不愉快。马赛老板是贝尔纳-塔皮,一位充满争议的企业家。他的生涯布满法律上的问题,最终进了监狱。塔皮和坎通纳相处十分不愉快。在记者、作者费利佩-奥克莱尔出色的传记《坎通纳:成为王者的反叛者》中,他写到坎通纳痛恨的人之内,这位前马赛老板位列在前。

埃里克处理得也不好(埃里克对其他关系处理得也不好)。他落选了法国国家队(本意是让他休息,只是沟通不畅),他因为对教练发表了一句不当的评论,被国家队禁赛一年。他因为一时意气,而错失了U21世界杯决赛,当年他本可以作为法国核心带队杀入决赛。之后,他因为在对阵莫斯科鱼雷的慈善赛上被换下,向教练扔球衣,又惹出事端。塔皮表示他不会再为马赛效力了(尽管之后又回来了)。从那以后坎通纳开始了流浪的租借生涯:波尔多、蒙彼利埃——他在此与巴尔德拉马并肩作战(蒙彼利埃),因为在更衣室打架,被禁赛两场,也赢得了法国杯——最终到了尼姆。他在哪个俱乐部都很成功。尽管进球没那么多,但是表现都有口皆碑,也能够打进关键而漂亮的进球。

可怕的孩子:加盟曼联前的埃里克-坎通纳

不过这段经历还是以伤心收场。在尼姆效力期间,因为对判罚不满,他闷了裁判一脚,因此被禁赛一个月。听取纪律小组判罚后,他逐个走到小组成员前,骂他们是蠢货,扬长而去,当时当场就决定退役。他还决定结束与尼姆的合同,若是真的如此他将会遭遇严重财政问题。

不过并没有发生。利物浦得知可以签下他,但是放过了这一机会。他在接受谢周三的试训后,本可把天赋带到希尔斯堡,但是他没有收到合同,只是延长一周的试训,他又不想去了。而利兹联和霍华德-威尔金森并没有犹豫:他们参考了普拉蒂尼的意见 ,听从了未来的利物浦主帅、时任法国助理教练热拉尔-霍利尔的建议,在1991年将坎通纳带到埃兰路;13个月后,他又背着骂名转会曼联。

利物浦 曼联 英超 世界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