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六十年:最好的赛制一去不返,乏味的当下皆因利益

球场十二人    12-02 18:54

欧洲国家杯(UEFA European Nations' Cup)诞生于1960年,后来在1968年改名为欧洲足球锦标赛(UEFA European Football Championship),名称沿用至今。在国内我们通常称其为欧洲杯,而明年将是这项赛事的60周年庆典,考虑到欧洲杯不像世界杯那般家喻户晓,很多球迷对于一些基本知识不够了解,特在此开设“欧洲杯六十年”系列专栏,为大家做简单的科普,希望各位读者朋友能够喜欢,有疑问和意见也欢迎前来探讨。

本系列为今日头条独家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者商业引用。今天是第一篇,我们来讲欧洲杯的赛制沿革及其相关的轶事。

欧洲杯六十年:最好的赛制一去不返,乏味的当下皆因利益

上周末,2020年欧洲杯的抽签尘埃落定,尽管还有4支附加赛晋级球队等待揭晓,但是整体的局势已经比较明朗。由于新创立的欧国联与欧洲杯参赛名额直接挂钩,加上四年前的扩军本已让欧洲杯“十分臃肿”,此次抽签被誉为史上最烧脑的一次,从预赛到决赛圈的整个比赛过程,也是非常复杂的。

不过当我们回溯历史就能够发现,欧洲杯的赛制一直特立独行,早年间与世界杯的思路完全不同,只是近年来相互借鉴才慢慢走向了同质化的道路。宏观上来看,1960-1976年是第一阶段,1980-1992是第二阶段,1996-2012是第三阶段,2016年至今是第四阶段,每一时期都有着鲜明的烙印,值得我们去探究。

1960-1976:上古时期的“三无”杯赛,周期漫长,随缘参赛

1960年欧洲杯始创的时候,是一个没有东道主、没有小组赛,甚至预选赛和正赛界限都很模糊的“三无”杯赛。一个草创期的大型比赛,一般都得不到传统势力的重视,像英格兰、意大利、联邦德国等豪门都拒绝参加,最终第一届欧洲杯只有17支球队报名参赛。

而最早的赛制也借鉴了1955年创立的欧洲冠军杯,刷掉一支球队之后16支队伍开始捉对厮杀,用两回合淘汰赛决出晋级者,并以此类推。而等到四强产生的时候,从这4个“战胜国”中挑选一个作为“主办国”,将4支球队集中到这里进行单场决胜的半决赛、三四名决赛和决赛,一届欧洲杯就这么结束了。

欧洲杯六十年:最好的赛制一去不返,乏味的当下皆因利益

早年的苏联队是欧洲杯决赛的常客

后世一般把最后的四强PK算作所谓的“决赛圈”,而在此之前的较量都是预选赛。其实以当时的视角来看,并不是这么泾渭分明。以第一届欧洲杯为例,苏联和匈牙利的首轮预选赛1958年9月底开战,而决赛苏联对阵前南,则已经是1960年7月的事情了。

以那时人们的观点来看,这长达将近两年的周期,都可以算作是“欧洲杯进行时”,至于最后的四强“决赛圈”,可以算作皇冠上的明珠,类似一种“欧洲足坛王中王”的感觉,在只有四支球队参与的前提下,我们很难把他视为整届杯赛“正赛”的全部。

不过这一赛制并非延续到了1976年,在1968年有过一次微调,核心在于增加了小组赛,减少杯赛的偶然性,确保有实力的球队能够脱颖而出。诱因就在于1964年的丹麦队,他们一路上的对手包括马耳他、阿尔巴尼亚和卢森堡,就这样兵不血刃地“混进了”最终四强,这样的奇迹甚至不亚于他们28年之后登顶欧洲之巅。

不过基于1968年改良后的赛制,冷门指数还是远高于当下。其一就是虽然增加了小组赛,但是只有头名才能晋级下一轮,而当年种子分档等原则都还在萌芽阶段,没有很完备的抽签规则。

欧洲杯六十年:最好的赛制一去不返,乏味的当下皆因利益

1976年欧洲杯上的克鲁伊夫

例如1976年预赛第1轮的第5小组,集中荷兰、波兰与意大利三强,当时的荷兰和波兰队都是本国史上的最强球队,集中了克鲁伊夫、伦森布林克、戴纳和拉托等顶级球星,意大利队虽然在70黄金一代逐渐淡出后式微,但是依然有法切蒂、佐夫、阿纳斯塔西等人坐镇,而他们三队血腥厮杀之后,荷兰仅以极其微弱的优势拔得头筹,而其他两队提前出局,非常让人遗憾。

冷门迭出的另一个原因,是当时整体大环境的不协调。那时并没有统一的国家队比赛日,甚至在欧洲杯期间,有些无关国家的国内比赛照常进行,所以早年间足球强国一般不招入海外国脚,就是为了保证国家队内部协调一致。

欧洲杯六十年:最好的赛制一去不返,乏味的当下皆因利益

德尔-索尔因故未能参加1964年欧洲杯决赛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1964年欧洲杯决赛,当时西班牙球星德尔索尔在尤文图斯效力,结果欧洲杯决赛附近尤文要踢意大利杯的比赛,俱乐部不放人导致德尔-索尔错失了那场决赛。这样的情形今天看起来让人啼笑皆非,但是在那时却司空见惯,俱乐部与国家队之间无法协调自然是要因之一,却也反映出当时欧洲杯的地位还不高。

1980-1992:东道主诞生,扎实前行走向辉煌

欧洲杯诞生之后第一次赛制大变革发生在1980年,从这届赛事开始,出现了真正的东道主,有了8支球队构成且名副其实的决赛圈,更重要的是基于这样的变革,预选赛和正赛阶段有了明确界定,这便是此后沿革的基本雏形。

分清主次之后,预选赛也“瘦身”了,除了东道主直接入围正赛以外,其他的球队分为7个小组,每组4-5支球队,小组第1入围正赛,其他全部淘汰。这种简化的模式一目了然,美中不足的是仍然无法杜绝强偶然性。

有意思的是,变革之后的第一届杯赛,借鉴了1978年世界杯第二阶段小组赛的模式,直接取消了正赛阶段的淘汰赛。8支球队分成两个小组,每组4支球队,小组头名晋级决赛,第2名参加季军争夺战。

欧洲杯六十年:最好的赛制一去不返,乏味的当下皆因利益

20岁的舒斯特尔在1980年欧洲杯上一战成名

这种模式其实有一定的可取之处,小组赛的每一场都至关重要,少有疏忽可能就是决赛与直接被淘汰的区别。所以这届杯赛留下了联邦德国与末世荷兰的经典大战,而20岁少年舒斯特尔御敌于股掌之中的故事,至今传为美谈;正是这场关键的胜利,帮助联邦德国晋级决赛,才有了后来赫鲁贝施的经典绝杀。

不过这一阶段的欧足联显得没有主见,当1982年世界杯恢复了半决赛之后,1984年的欧洲杯也萧规曹随,没有自己必须坚持的立场。不过至此之后欧洲杯的模式就相对稳固,一直延续到了90年代中期。

1996-2012:精英足球的巅峰盛世,无与伦比的人类狂欢

客观上来说,1980年代欧洲杯8个正赛名额,还是显得“僧多肉少”。那是一个欧洲足坛百花齐放的年代,除了联邦德国、意大利、法国、英格兰、西班牙这些老牌球队以外,诸如比利时、丹麦、波兰等球队都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他们也拥有瑟勒芒斯、大劳德鲁普、博涅克等顶尖名将,可惜总有一些意外让他们无法凑在一起共襄盛举。

欧洲杯六十年:最好的赛制一去不返,乏味的当下皆因利益

1996年扩军后的欧洲杯非常精彩,图为加斯科因的经典射门

当时欧足联并没有改革的紧迫感,但是随着1990年代初期电视转播的普及,利益驱动下的当权者们开始“蠢蠢欲动”。很多人都可以预见到,电视转播分红在未来必然是一块肥肉,而一项赛事要想扩大品牌影响力,让更多的球队入围,比赛的场次增多,自然是最简单的捷径。

于是在1996年,欧洲杯正式扩军为16支球队,这也是中国球迷最为熟悉的欧洲杯赛制。从此之后,多数时间预选赛就无足轻重了,球迷们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在为期20多天的正赛之中。而且除了2008年的英格兰队,豪门几乎从不缺席,这段时间也是欧洲足球的巅峰盛世。

16支球队数量正好,“肥而不腻”的小组赛(每组)只有2个出线名额,保证了比赛的激烈程度;8强淘汰赛捉对厮杀,传统模式的经典演绎让球迷们大呼过瘾。更为重要的是,这段时间正好是70后球星的黄金生涯,作为足球史上最伟大的一代人,遇上最合理的赛制,能够擦出耀眼的火花也在情理之中。

欧洲杯六十年:最好的赛制一去不返,乏味的当下皆因利益

2000年欧洲杯的经典程度举世无双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欧洲杯16支球队就像世界杯32支球队一样完美,让强迫症都感觉顺滑无比的赛制,却还是在利益的侵蚀下,变得越来越臃肿。而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模样。

2016至今:臃肿的体态,悲观的未来

从欧洲足球发展的水平来看,2016年欧洲杯扩军为24支显然不合时宜,作为曾经的精英足球盛世,门槛大幅度降低对于赛事本身伤害极大。小组赛结束24进16,淘汰赛混乱的排序模式,这一切的弊端在2016年欧洲中凸显出来,似乎整届比赛除了最后的几场球,其他既没有悬念,也没有观赏性,却充斥着很多“低劣的残次品”。

欧洲杯六十年:最好的赛制一去不返,乏味的当下皆因利益

2016年欧洲杯暴露的赛制顽疾引发热议

尽管作为主导欧洲足球发展的机构,欧足联让更多小国参与的目标没有问题,但是他们的核心还是在于利益。如果不单纯从金钱角度考虑,24队的赛制可以效仿1998-99赛季的欧冠,24支球队分为6个小组,每组第1加上两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2出线,共同构成8强。

这样可以极大提高比赛的激烈程度,1998-99赛季就曾经诞生了曼联、巴萨、拜仁、布隆德比构成的超级死亡小组,而如果这次的赛制也是这样,法国、德国与葡萄牙的小组显然也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欧洲杯六十年:最好的赛制一去不返,乏味的当下皆因利益

2020年欧洲杯德、法、葡同组也难言激烈

然而电视转播的肥肉摆在面前,拉长赛事战线带来的旅游业收入也很可观,这一切都是以牺牲赛事内核为前提,着实让人失望。今天欧洲杯的基调,已经变成了全民参与,在欧国联出现之后更是“鱼龙混杂”,对于未来,实在不敢抱有什么期待。

或许2020年夏天,真正的球迷,多数会选择从8强之后才开始认真观赛,其他的时间,也许只是为了欧足联印钞准备的。

世界杯 德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