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劳琛:除了球迷外,足协、投资者还是球员只是想通过足球谋利

小诸葛曼斯坦因    12-02 21:28

11月对于中国足球来说,可能是最难熬的一个月了。各级国字号球队均在不同场合输球,并且大都打破底线。

11月10日,亚青赛预选赛第3轮,中国国青1-4不敌韩国国青。通过积分比较,国青没能成为成绩最好的4个小组第二之一,确定无缘晋级2020年亚青赛决赛圈。这是国青时隔26年再次无缘亚青赛正赛。

11月14日,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40强赛第5轮,中国队1-2不敌叙利亚,4场过后取得2胜1平1负的战绩,落后榜首的叙利亚5分,与菲律宾同分,仅以净胜球的优势排在小组第2。

昨天下午,伴随着中超联赛最后一轮落下帷幕,关于中国足球的2019也基本宣告结束;如果说球迷喜提第六联赛是中超联赛善意起哄的话,足协负责人在足代会那样庄重的场合将其定为发展目标,反映的则是中国足球的主事者仍然既好大喜功又无知无畏。

近日,前85国青主帅克劳琛就直言不讳,中超其实就是一个“伪职业联赛”,除了球迷外,足协、投资者还是球员缺乏对于足球的热爱,他们更多地只是想通过足球谋利益。

不得不说,克劳琛的话有点不中听,却是一针见血指出中国足球的痛点,也让我们根本无力反驳;当我们回顾刚刚结束的2019赛季时,我们似乎并不能忘却去年九月开始的一系列“折腾”。特别是“国家集训一队”、“二队”的变相实施,再到联赛赛程安排的支离破碎,以及其他一系列政策与举措的实施,所有这一切都决定中超联赛不可能是一个稳定的基础上发展的联赛。

克劳琛:除了球迷外,足协、投资者还是球员只是想通过足球谋利

事实上,中国足协一直都是用行政思维、官僚思维来指挥具体的业务行为。中国足协似乎也更习惯于“行政命令”,而不是“协商”的方式行事。为了自己的政绩,他们颁布实施了太多奇葩的政策,像取消升降级,头球算两个,国奥打中超、U23政策等等,这些都违背了足球的发展规律。

其实他们大多数人都并不了解足球,甚至从来没有涉及过足球,很多事情都是拍脑袋做的决定。既没有理论支持,也没有实践检验,所以出现这些奇葩政策就不足为怪了;此外,一些人并非不知道想要发展足球就要打好基础,做好中国的青训体系,可是这个过程实在太长,花费又非常巨大,见效又非常慢;而他们一般的任期最长5年,基本上是3年,谁愿意做“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那个“前人”啊?

而中国的俱乐部,有多少不是企业或者老板带着目标任务来的?这些人都知道搞足球可以减税、免税以及低价拿地,甚至有些还能转移资产到海外;他们从来没有打算让球迷参与到俱乐部的日常运营,球迷更像是他们的赚钱工具;一旦自己商业目的达到,就毫不犹豫地把俱乐部甩卖甚至解散,这也是为什么职业联赛运营才二十五、二十六年,不计其数的俱乐部昙花一现,山东鲁能、北京国安这样一直没有改变的俱乐部屈指可数。

中国球员似乎只是想从中赚钱,一旦得到了金钱的满足,他们就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如果放在日本J联赛或者韩国的K联赛,很多中国球员根本没有出场比赛的机会,但现实情况却是,他们竟然在中国拿着让人惊讶的薪水;尤其是国字号球员,动辄收入千万以上,出门开的豪车,住的豪宅,收入之丰,令人感叹!相比之下,为国家争得无数荣光的女排、乒乓球羽毛球等等,就显得太过寒酸了。

北京国安 山东鲁能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