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拉姆;失去三年的自己,在破晓里遇见光明

桎毒舌    12-04 00:38

在困境的无奈中绝处逢生,在茅庐的寒风里心系天下。

困境哪里有?茅庐何处寻?洛杉矶不知道。因为仅凭湖人这两个字,就足以代表它承载了多少荣誉,西海岸里,有挥霍不尽的金钱,有让人一夜成名的媒体,有取之不尽的关于“爱情”,唯独没有——篮球里最本真的初心。

毕竟,它可是NBA最辉煌的豪门。

英格拉姆;失去三年的自己,在破晓里遇见光明

巨星们趋之若笃,媒体们如鱼见腥,球馆里座无虚席,荣誉数不胜数,种种种种,凝聚成了湖人最美丽的光景。

可当这座豪门里被掺入了太多利益关系时,豪门的靓汤,也就变了味道。多少蝇营狗苟汇聚在一起,卷成一股势不可挡的洪流,让余下的善念消失殆尽。

去年这个时候,豪门破落成了茅草屋,在困境中风雨飘摇。

2018年,随着自由市场的平地一声惊雷,联盟第一人做了从东部跨越到西部的决定,勒布朗的大驾光临,洛杉矶的拥趸们受宠若惊。

“勒布朗是来帮助我们夺冠的!”志比天高的话,听起来提神醒脑,毕竟有勒布朗的球队就是总冠军争夺者的话从来不只是说说而已。

英格拉姆;失去三年的自己,在破晓里遇见光明

可被冠军心态冲昏头脑的他们忘了,忘了湖人四少并不是勒布朗最得意的助手,忘了管理层内部的乌烟瘴气,忘了当现实无法匹配心气,悲剧总会如时相遇。

于是,置身于海市蜃楼里的湖人四少,被提前宣判了死刑,成了战绩萎靡最适合的替罪羔羊。

可这一切,又能怪得了谁?

怪得了以四少为首的英格拉姆么?

不能够,湖人的三年里,他本就过得不如意,坐拥超级得分天赋的他,得不到球队的资源倾注,只能在场上一次次做着折返跑。每当球队组织训练,他总是最积极。每当球队发生冲突,他总是第一个冲在前面为队友撑腰,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无法改变球队的貌合神离。

努力遇到了戏剧般的环境,临了只能感叹一句;“抱歉,我真的无能为力。”

阵容的不兼容,核心的不确定,主教练的不信任,三个不,成为了英格拉姆湖人生涯的三个标签。

三年可以有多快?快到转瞬即逝。

英格拉姆;失去三年的自己,在破晓里遇见光明

可三年可以有多慢?慢到日长似岁。

当戏剧的大幕拉开,湖人的所有人都被威逼着站起身来扮演不同的角色,有人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威武霸气,有人是微不足道的喽啰,低声下气。

在这场宫斗剧中,没人能够笑着保持初心,这只是一场权力的游戏。

于是,英格拉姆成了其中最可笑的舞者,哈特球哥陪衬在身旁,他们背上行囊,随时准备下场,带上假面,以免自己的眼泪被别人发现。

可这就完了么?

还没有

因为喜剧总会带着多种面具,而悲剧总是如出一辙,有人说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可这句话在英格拉姆身上却被完全翻转过来,他太过悲剧的悲剧变成了茹毛饮血的怪物,暴力的克扣了喜剧的戏份,让属于英格拉姆的一切,推倒重来。

英格拉姆的右臂被查出了静脉血栓,这对于运动员来说是毁灭性的伤病,上一个因为这类伤病而退隐的龙王例子像一只恼人的幽灵,日日夜夜侵扰着英格拉姆的内心。

英格拉姆;失去三年的自己,在破晓里遇见光明

这时,相信命运的安排,倒成了一句合理的解释,一句对自己全盘否定的解释。

场外无关痛痒的祝福,更像是直白地对英格拉姆说;“你的未来,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时间来到休赛期的自由市场,几家欢喜几家愁。

湖人们很欢喜,因为新奥尔良的大个子与他们遥相呼应,戴维斯立志要成为洛杉矶的下一位救世主。四少们很忧愁,因为交易戴维斯的筹码就是以他们为首。

苦苦煎熬与挣扎后,一切还是如是到来。新奥尔良的发布会上,英格拉姆有些平静,面对记者的采访,他的语气里没有仇恨,没有懊恼,多的只有无奈。

这是一种怎样的无奈?就好比你在高级公司工作,虽然职位不高,才华无处施展,落得高不成低不就的生活,倒也算乐得其所。

突然间,你患上了无法治愈的病疾,利益至上的公司为了更好的发展,把你下放到偏远的山野乡村,那里的环境像一片百废待兴的废墟。

英格拉姆;失去三年的自己,在破晓里遇见光明

到达目的地后,英格拉姆心如死灰,新奥尔良的土地,没有关注,没有好运,没有期许,只有一众青涩模样和一个大个留下的影子。

看到这里,他甚至连行囊都不愿背了。

一位佝偻的老者站在远处,蹒跚地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嘿!年轻人,这里,需要你来拯救!”

英格拉姆热血涌上心头,攥了攥拳头,这种热忱,三年从未有过。结语

蜿蜒的大路上,你可能会在错误的地点遇到一些错误的人,犯下一系列的错。

在无数个夜晚为自己无数的错辗转反侧后,破晓的光明总会如期而至式的拨开阴霾。因为,这一切都因为——你终于在黑暗里等到了对的时间、降临在了对的地点、遇见了对的人物。

嗯,或许这才是属于他的宿命。

湖人 nb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