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女排遭遇逆转,球迷不该将情绪发泄在陈友泉身上,他已尽力

董小胖说体育    12-04 01:30

从2比0到2比3,天津女排在世俱杯赛中的首秀遭遇了逆转。一时间球迷们将因喜爱的队伍输球而不满的情绪发泄到主教练陈友泉身上,认为陈友泉应该背负输球的主要责任。一支队伍输球,主教练确实应该承担责任,但冷静思忖后,笔者想问——“这届世俱杯上哪支队伍是弱队?天津队面对实力不俗的欧洲俱乐部老牌强队诺瓦拉队就一定能赢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毕竟天津队在整体实力上并不占据明显的优势。

天津女排遭遇逆转,球迷不该将情绪发泄在陈友泉身上,他已尽力

这场比赛,天津队在前两局中打得顺风顺水,以25比17和25比15连胜两局。客观而言,这两局比赛能够轻松胜出,除了天津队及时进入角色之外,对手“慢热”也是原因之一。若两队正常表现,诺瓦拉队能两局加起来只得32分?那也太低估拿到世俱杯赛参赛的水准了吧?对于这两局,陈友泉指导道出了胜利的原因:“前两局能够取胜,我觉得在接发球、拦网,包括发球这些环节方面做得还是不错的。”

之后的三局比赛,天津队的状态有一些起伏,在第3、4局中都曾较多比分落后。在接发球质量不佳的情况下,天津队要扭转局面,只能通过调整攻突破对手拦网。但欧洲选手普遍身材较高,拦网能力较强,她们在欧洲打比赛时常能见到打高点强攻的选手,因此诺瓦拉队丝毫不会惧怕天津队的调整攻。对于后面三局比赛的失利,陈友泉指导在赛后也进行了分析:“后面的比赛,对手加强了攻击性,我们一传到位率下降,调整攻比较多。打调整攻时,对手的拦防做得比较好,对手在之后三局在节奏上做得非常好。”

这个赛季国内联赛,朱婷的加盟让天津队的网口实力大幅度增强,同时该队引进胡克尔,也是想提升网口实力。然而,胡克尔已经超过30岁,已经过了竞技状态的巅峰,也许是还未完全适应联赛的节奏,也许还在和二传一起找攻传节奏的最佳默契点,胡克尔进攻的实力还没能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这场比赛,胡克尔状态不佳,在1、2号位的进攻基本“哑火”。数据显示,胡克尔在23次进攻中只得到了4分,也可以由此对她的状态得出结论。

因为胡克尔不擅长接发球,因此这个赛季联赛,天津队的主要接发球体系是靠朱婷、李盈莹和孟子璇组成。在双主攻加自由人的接发球体系下,接应的进攻显得尤为重要。因为主攻毕竟精力有限,无法同时最大化地做好进攻、接发球和防守等环节。在胡克尔状态低迷的情况下,天津队要想赢球,只能依靠两位主攻去打开局面。

前两局,诺瓦拉队的发球质量一般,天津队在一攻方面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在一传质量得到保障的情况下,天津队可以通过点与点之间的配合,攻传之间的配合拉开对手的拦网,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进攻突破对手拦防的难度。

天津女排遭遇逆转,球迷不该将情绪发泄在陈友泉身上,他已尽力

从第三局开始,随着对手的发球力度陡然增强,天津队的接发球质量开始有所下降。赛后,一位记者问陈友泉指导:“我们的队员在联赛中有没有遇到过她们这种发球?”对此,陈友泉坦率地道出了自己的观点:“就是说这种大力发球在国内联赛还是比较少的,这种力量,包括高球。在准备会时我和大家说了,对手发球的力量和速度,包括高球的力量相对于联赛都更强。”

在天津队接发球质量不高的情况下,诺瓦拉队队员心里很开心,因为比赛开始进入该队适应的节奏。只要天津队接发球不到位,对手的拦网队员就很容易形成2人或3人拦网。因为胡克尔的进攻状态不佳,因此对手敏锐地观察到这一点,将主要的拦防精力放在朱婷和李盈莹身上。又要参与接发球、面对对手高质量的发球,又要打调整攻,这让朱婷和李盈莹的任务显得更重。

李盈莹全场进攻55次得到16分,其进攻次数占全队进攻次数的比重约为40%。朱婷在36次进攻中得到了19分,进攻成功率为52.78%。这个数据在朱婷要主要负责接发球的情况下实属出色。朱婷的进攻次数占全队进攻次数的比重约为26%。

另一方面,从技术统计的数据也可以分析出一些结论。1.天津队和诺瓦拉队5局总得分为94比97,天津队少了3分。但在进攻得分方面,诺瓦拉队得到了62分,天津队只得到了49分。这就说明诺瓦拉队的防反得分超过了天津队。

此外,在拦网和失误这两个方面,天津队的表现是好于对手的,拦网比对手多得了4分,失误比对手少了8分。在非得分环节方面,天津队的防守起球数为44个,比对手少了6个;接发球出色数为19个,比对手少了9个。这些数据也从另一个角度验证了笔者之前的观点。

从第三局局面不利开始,陈友泉就一直在想办法,他尝试了多种方式,甚至启用了几套二传和接应搭配组合的方式,只是可惜都没能成功。

在第三局中,他发现胡克尔状态不佳时,改变了战术套路。果断地放弃了接应这个进攻点,与其2号位打不开局面,他就将杨艺替换下胡克尔,改变了接发球体系,从3人接发球阵容变为4人接发球阵容,在一定程度上减小了朱婷和李盈莹的接发球压力。

第三局落败后,陈友泉在第四局局面被动时还是在想办法,她通过更换二传,尝试来改变全队的进攻节奏。陈馨彤出场后,天津队的进攻确实比第三局打得稍微顺畅一点,但胡克尔的状态依旧没有改变。无奈之下,陈友泉再次将杨艺派出场,而杨艺和陈馨彤搭档的组合也没能帮助天津队扭转局面。第5局,天津队曾在开局打开局面,但在此后对手把握住防反机会,实现了比分的反超。

客观而言,天津队除袁心玥之外的出场队员组成的这套阵容,在联赛中够用,是夺冠的“热门队伍”。但在国际赛场上,一旦遇到接发球质量不高的情况,天津队接应这个进攻点若遭遇阻碍,就会显得全队进攻点较少,面对以拦防见长、串联较快的意大利俱乐部队是会打得较为吃力的。

天津女排遭遇逆转,球迷不该将情绪发泄在陈友泉身上,他已尽力

对于杨艺的表现,陈友泉给予肯定,“后三局,对手发球攻击性在加强,我想队伍在接发球保证工作上做得更好一些。应该说杨艺上场后,队伍在接发球环节上的表现会好一些。对手的韧劲非常强。我之前和对手说过这次比赛欧洲俱乐部没有弱队,对手在打开了以后,防守、进攻和接发球能力都是较强的。”

客观而言,陈友泉指导在面对不利局面时已经尽可能地挖掘现有阵容的潜能,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这场比赛负于诺瓦拉队,若不考虑到对手实力不俗,而将失利的责任强加在陈友泉指导身上也是有失公允的。

还好这只是小组赛的第一场比赛,输了并不意味着就无缘半决赛。只要打好之后两场比赛,天津队依旧有希望晋级半决赛。陈友泉指导在赛后也通过对比赛的分析,道出了队伍应该改进的3点,分别是——“把接发球的保障做得更好。在调整攻时,做好保护。发球发出攻击性。”

排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