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栩:梦幻一样的胜利 芝野虎丸一力辽们要努力了

弈城围棋网    12-04 08:25
张栩:梦幻一样的胜利 芝野虎丸一力辽们要努力了

张栩九段

  弈城围棋讯 12月3日,在第21届阿含·桐山杯中日围棋快棋冠军对抗赛中,下个月就满40岁的张栩九段执白1/4子击败范廷钰九段,为日本第六次赢得这一比赛的优胜。赛后,张栩接受了现场媒体的联合采访。

张栩:梦幻一样的胜利 芝野虎丸一力辽们要努力了

华学明主持赛后采访

  记者:首先祝贺张栩九段获得优胜,请简单回顾一下本局的进程。

  张栩:在没看AI的数据之前,其实是不知道该怎么说的(笑)。局面有一度也是蛮困难的,大官子的时候好像赚了一点,在角上,那时候觉得好像应该赢下来了。(后边)官子能力不太够,因为提子很多,点空也没有很清楚,一直到最后一刻都很紧张。最后运气很好。

  记者:您是获得(日本)阿含桐山杯冠军次数最多的棋手(5次),请谈谈与这个比赛的缘分。

  张栩:能够拿到这么多次冠军也是很幸运,其实一直有点遗憾就是这个对抗赛没有赢过。感觉日本围棋界和中国围棋界的差距越来越大,在这个对抗赛中比分差距也很大,我感觉自己责任也很大,实在没想到还有机会赢回一盘。

张栩:梦幻一样的胜利 芝野虎丸一力辽们要努力了

张栩在棋盘背面签字

  记者:刚才看您赛后签下的字是“惜福”,是不是代表了您现在的心情?

  张栩:真的没有想到能赢下棋在这里接受采访(笑)。“惜福”这两个字是我30岁以后常用的,感觉自己在围棋的路上走得还蛮顺的,要感谢围棋界。

张栩:梦幻一样的胜利 芝野虎丸一力辽们要努力了

张栩:惜福

  记者:此刻的心情怎么样?

  张栩:像在做梦一样(笑),真的没想到能在这里接受采访,实在是太幸运了。范廷钰是我认为非常强的棋手,我觉得和我不是一个等级的,能赢他的几率是很小很小的。当然他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下这盘棋他的压力肯定比我大。那在对局之中有些地方他可能下得太保守太慎重了,可能比较放得开是我比较有利的一面吧。范廷钰的棋我也常常有在研究,他的棋以我来讲是一种蛮理想的棋,他的下法很多都是(我)只能学习的。

  记者:您现在在日本棋界还能保持在一线,还能拿到头衔,是怎么保持的状态?平时训练是不是也在用AI?

  张栩:其实我的棋现在是不太行了(笑)。家里是有AI可以研究,不过对于AI这个时代,虽然我也下了一点功夫,可是还是觉得有点跟不上时代,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以我这个时代的棋手来讲,好像很难有一些新的创新,很难再下出自己的棋,越来越难,还有年轻的棋手越来越强大。在日本还能够有一点成绩,其实也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不过现在赢棋越来越难,其实每赢一盘棋都是奇迹。

  记者:您当初毕竟是日本第一人,拿过全冠王,可能那时候觉得身负责任,压力更大。而现在把围棋当做一种快乐来下,所以能感受到快乐呢?

  张栩:现在我想比起年轻的时候应该是心态不太一样,尤其输棋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一次一次输棋,其实打击也蛮大的。最近就比较看开一点,(觉得)尽了力就好,就算了。当然(输的)棋本身是都需要反省,只是不要太多的去后悔。现在是压力比较小一点,过得比较愉快一点。(笑)

张栩:梦幻一样的胜利 芝野虎丸一力辽们要努力了

张栩九段

  记者:这次日本阿含桐山杯决赛,你对一力辽,历史战绩好像是一胜八负,但最后你获得了胜利。作为“80后”棋手最后的屏障,你觉得年轻一代和你们那一代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张栩:我想对棋的想法都不太一样,年轻的棋手更善于向AI学习。可能因为我常年下棋累积了很多经验,在AI前面好像没有什么优势,觉得要跟年轻人竞争还是蛮困难的。这次比赛能够获胜真的是很可贵,在赢一力辽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真的是奇迹出现了。

  记者:刚才听到你说的那些,觉得你可能对AI的发展也有一点困惑。如果你的学生要步入一线棋手的行列,你觉得他们会受到AI的局限还是说希望他们要去找一些创新的突破东西?

  张栩:这个问题还蛮难回答的,蛮深刻的。我自己作为棋手也是常在想要怎么样在棋盘上表现自己的特性,表现自己的不同。越来越难,不知道该怎么说……AI让我们看到了很多新的东西,有非常好的一面。要怎么样让围棋更有魅力,这是蛮伤脑筋的,蛮需要智慧的。作为棋手,在这方面需要更花脑筋。

  记者:对这次比赛有什么准备?

  张栩:其实在比赛前一两周才确定知道是30秒(一步)的快棋,我觉得不太妙,我以为时间会更长一点。时间越快越短感觉压力越大,越难掌控。不过实际上今天这个对局好像也是因为时间的压迫,范廷钰的表现好像也有点失常,感觉没有在棋谱中看到的那么强。(笑)

张栩:梦幻一样的胜利 芝野虎丸一力辽们要努力了

张栩九段

  记者:你现在作为前辈,觉得日本棋界后辈里边有没有能够取代井山裕太成为第一人的?

  张栩:芝野虎丸的棋,还有他的气势,都非常好。其他的一力辽也是非常强的棋手,跟他下基本上赢的几率不是很大。其他的年轻棋手比如许家元也都很不错,不过他们还需要努力,现在跟一线棋手还是有差距的。

  记者:作为目前日本的最后一位世界冠军,你觉得在你之后还有谁有希望拿世界冠军?

  张栩:我想芝野虎丸、一力辽他们真的要努力了。今天这场像梦幻一样的胜利,我想对日本年轻棋手也是一个很大的刺激:既然张栩下得赢,年轻的棋手还要更努力才行。

  记者:您对自己下一步的目标尤其是国际大赛有什么样的心理准备?

  张栩:我已经快要40岁了,觉得现在的棋界这样的年纪要再拿成绩实在不容易,不敢想太多。尤其现在更有双重的身份,在日本也是在国家队里算是教练,对出场的选手我也出一点意见,要派谁上场,要选自己太难了(笑)。如果在日本国内的棋赛再拿到大头衔有更好的成绩的话,那可能还会有一点机会参加世界比赛,基本上我参加国际比赛的机会不是很多,期待年轻的棋手好好地表现,把机会让给他们。(曲江)

棋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