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比武大会:第一控卫之战

维权骑士品牌馆l社会    12-04 17:07

话说上次第一小前锋之战结束之后,联盟各路英雄蠢蠢欲动,皆欲摘下天下第一人的桂冠。

盟主肖华思量如今控卫盛世,何不举办一场控卫比武大会呢?

圣旨一下,东西联盟风起云涌,皆赶赴金州大桥比武场去也。

曾经的第一控卫克里斯-保罗今年数次败于史蒂芬-库里之手,满肚子不服气,一心要摸西决地板,便猛提真气,施展轻功,一路狂奔,眼看就要见着金门大桥了,不料前方杀出一条好汉,冷眉冷眼道:“保罗大人欲往何处去。”原来却是玫瑰花园的利拉德伯爵。

保罗大怒,斥道:“后生小辈,安敢阻我去路?”便左右三军一起冲杀,自己施展绝世神功,专找利拉德厮杀,保罗潜心修为多年,内外神功已峥化境,堪称史上最全能的控卫,海外有人称他为:“我的圣保罗爷爷。”可见威望之高,堪称联盟控卫的泰山北斗。

然而利拉德这厮自从于库里战罢之后,学了一身邪魔外道,不做近身攻击,专门四处游走放风筝,一招一式,颇有库里的神韵,然而准头太差,卖弄了半天,却无一招命中。眼覻这保罗迫近,利拉德一拉弹弓,大叫一声:“着”。只见三点寒星直奔保罗而去,保罗徒手接下三颗弹,冷笑一声:“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NBA比武大会:第一控卫之战

保罗暗运神通,要把弹丸搓成粉末,不要掌力一运,弹丸当即爆炸,原来这是峨嵋派的“霹雳雷火弹”。大宗师保罗猝不及防,居然被炸断一根掌骨,利拉德大喜,喊道:“开拓诸军,能生擒保罗者,赏西决地板一块,封邑万户。”

保罗已受重伤不能抵挡,护法长老格里芬带伤出战,伤势却更加恶化,形势危急万分。

忽见一员小将白衣白甲,白马银枪,直杀前场,单枪匹马阻住利拉德,口中大叫:“休伤吾主。”诸人定神一看,确是小太子里弗斯,此时神魔附体,以一挡百,掩护保罗撤退。

NBA比武大会:第一控卫之战

此战保罗虽意外惨败,小太子里弗斯却一战成名,血流满脸不下火线,赢得了世人的称颂。

再说西南战区那边,老将托尼-帕克对阵瘸了一条腿的迈克尔-康利。

两人看着洛杉矶和波特兰杀得血流成河,保罗重伤,心惊肉跳。帕克便问:“康利啊,你看那边保罗,端的是好惨哪。”

NBA比武大会:第一控卫之战

康利转头望着那边的战场,附和道:“是啊是啊,为了天下第一的虚名,何必呢?我说托尼,你也老了,我也瘸了,不如放下刀枪,倒戈来降,我们好好喝茶聊天岂不美哉......”

却听发动机轰鸣,耳边风响,回头看时,帕克已经闪电般溜过,远在千里之外了,口中还在大叫:“等你去了圣安东尼奥,我们慢慢喝茶聊天,回见!”

NBA比武大会:第一控卫之战

康利跺脚大骂:“法国老贼跑得到快!裁判裁判,好歹是比武大会,你也不管管?”

裁判说:“不好意思,他刚刚过了你四次,四次......"

托尼帕克一路狂奔,眼看把康利甩得没了影子,再看东区比武场,林书豪和肯巴-沃克双战德拉季奇,帕克暗笑:”真是菜鸡互啄。“

正在得意,忽然眼前一黑,似乎撞上个什么东西,砰地一声,帕克飞上了半空,老半天才掉下来,正要大骂,仔细一看,撞他的人圆头龟背、满脸横肉、筋骨虬结、虎目圆瞪,气势不凡。原来是雷霆崖的拉塞尔-威斯布鲁克。

NBA比武大会:第一控卫之战

拉塞尔道:”帕克大师,你年事已高,还是回法国养老去吧,这是年轻人的战场,与你无关。“

托尼-帕克大怒,心想鼠辈安敢如此,老子好歹地球第一速度,曾是内线得分王,会怕你这脑子里长肌肉的忍者神龟?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便问了问自己装甲内的智能系统:”贾维斯,我还有多少油?“

贾维斯说:”对不起,托尼老爷,你发动机漏油了,刚刚一路狂奔,你已经没油了!“

”什么?“帕克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NBA比武大会:第一控卫之战

利拉德自从击败保罗之后,一路顺风顺水,直扑金州大桥,来到桥上一看,史蒂芬-库里的宝座上并无一个人影。

一个瘦高个摇着羽扇踱着方步走出来,却是那库里的影子武士利文斯顿,利文斯顿拱手道:“在下利文斯顿,执掌金州控卫一职,见过利拉德少主。”

NBA比武大会:第一控卫之战

利拉德很生气,大声道:“你是谁,老子不认识你,叫你家库里出来,我要和他比箭法。”

利文斯顿笑道:“杀鸡焉用牛刀,比箭法,找我就行了。”

利拉德怒极反笑:“就你那臭箭法,天下闻名,你百步之外必然脱靶,也配和我比?”

利文斯顿说:“有本事不比百步,咱就比五十步之内的箭法。”

NBA比武大会:第一控卫之战

“比就比”,俩人距离拉到五十步,互相射箭,此时利拉德暗骂上当,因为利拉德的命中率远近如一,靠近了因为心理压力反而更不准,倒是那无耻的利文斯顿,仗着身高臂长,靠近到50步之内打,简直是百发百中,别说射箭,丢石头都能砸死人。

利拉德越打越吃亏,忽然一个变向,跑到百米之外,抬手就是一顿连环箭,射的利文斯顿手忙脚乱,而利文斯顿的石头射程极为有限,再也够不着他了,利文斯顿大骂:“你耍赖。”

却听背后一声低唤:“肖恩,退下”

利文斯顿退在一边,之间宝座上已经坐了个眉清目秀的小学生,史蒂芬-库里终于露面了。

NBA比武大会:第一控卫之战

利拉德不管他是谁,操起诸葛连弩又是一顿狂射。

库里叹息道:“如果靠火力覆盖就能打赢的话,要神射手做什么呢?”

他弯下腰,从一公里外捡起一块石头丢了过去,利拉德啥都没有看见,忽然一块石头就从天而降,砸中他背心护心镜,眼前一黑,一口热血喷出。当下魂飞魄散,大叫:“风紧,扯呼。”于是速速领兵退去,不敢对敌了。

库里坐在宝座上,跷起二郎腿,抱着一大袋爆米花大吃大嚼,享受群臣众将山呼万岁,煞是快活。

忽听天上一声雷霆炸响,桥头一道闪电划过,拉塞尔-威斯布鲁克雄壮的身躯已经站在了金州大桥上,他手提狼牙棒,威风凛凛,目光直视库里。

NBA比武大会:第一控卫之战

库里收起笑容,一脸严肃,放开爆米花,对身边伺候的伊戈达拉沉声叫道:“安德烈,取我的弓来!”

NBA比武大会:第一控卫之战

【本文作者平原公子授权维权骑士士值品牌馆】分发

林书豪 安东尼 雷霆 骑士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