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俱乐部称青训球员违约索赔2000万元:三度开庭同意调解

芒格山竹的财经思考    12-04 17:25
万达俱乐部称青训球员违约索赔2000万元:三度开庭同意调解
万达俱乐部称青训球员违约索赔2000万元:三度开庭同意调解

万达俱乐部资助少年球员王振澳赴西班牙培训五年,并约定其年满18岁成为职业球员后,注册所有权和处置权归万达方面所有。但王振澳未经万达同意即加入了丹麦一家俱乐部资助少年球员赴西班牙培训五年,球员职业化后却加盟其他俱乐部,万达足球俱乐部就此与球员王振澳打起了官司。2019年10月15日,该案在北京朝阳区法院第三次公开开庭,被告王振澳方同意调解但未给出调解方案,审判长随后宣布休庭,当庭未宣判。

2018年5月,北京万达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下称万达俱乐部)以教育合同纠纷为由,将18岁的足球运动员王振澳及其父亲诉至法院,要求二人支付培训费及违约金2002.7万余元。

万达俱乐部诉称,2012年8月4日,该俱乐部与王振澳及其父签订了《派遣球员赴西班牙培训协议书》,约定派遣王振澳作为俱乐部注册业余球员,前往西班牙马德里竞技足球俱乐部接受足球培训。合同同时约定,王振澳年满18岁成为职业球员时,其球员注册所有权和处置权均归万达俱乐部所有,如需转会须经俱乐部同意。三年培训期限届满后,万达俱乐部于2015年8月、2016年8月分别两次与王振澳续签为一年的培训协议书。2017年6月,包括王振澳在内的万达俱乐部首批球员职业化,俱乐部决定与王振澳签订职业合同,但多次联系未得到答复。2018年1月,在未取得万达俱乐部书面同意的情况下,王振澳加盟丹麦瓦埃勒足球俱乐部。

万达俱乐部表示,其为王振澳的培训项目花费了大量人力、财力、物力,王振澳父子的行为构成严重违约,给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故以教育培训合同纠纷为由,将王振澳父子诉至法院,要求二人支付俱乐部因履行协议而支出的所有费用302.7万元,并索赔违约金1700万元。

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受理该案后,始终未能直接与王振澳父子取得联系,依据万达俱乐部申请,法院进行了公告送达。2018年11月12日,王振澳父子未出庭应诉,朝阳区法院进行了缺席审理。2018年12月,王振澳在接受《足球报》采访时称,万达方要找到自己是很容易的事,不明白为什么变成失联。且否认了外界“出口转内销”的说法,称自己想在欧洲继续踢下去。

2019年1月11日,朝阳区法院再度开庭审理此案。王振澳及其父亲未到场,两名代理律师出庭参加庭审。因双方还有相关证据需要补充提交,该案转为择日开庭。

九个多月后,2019年10月15日上午,该案第三次公开开庭。庭审中,原告万达足球俱乐部补充提交了四份证据,分别是中国足球希望之星招生简章、王振澳足球运动员注册转会参赛资格登记证、王振澳国内转会证明及中国足协在2017年4月至8月期间发的三份通知,主要证明王振澳于2012年7月已从武汉足协的武汉足球学校永久转会到北京足协的北京万达足球俱乐部。2017年9月12日,王振澳在临时代表地方参赛后,已从武汉足协转回万达足球俱乐部。王振澳于2018年1月加入瓦埃勒足球俱乐部时,属于在北京万达足球俱乐部业余训练期间。中国足协在2017年4月至8月期间发出的三份通知中,均认可王振澳是北京万达注册球员。

双方争议焦点主要在于王振澳加入瓦埃勒俱乐部行为是否违反培训协议,以及索赔违约金是否过高等问题。

万达俱乐部代理律师认为,王振澳与万达俱乐部签订的培训合同明确约定了王振澳年满18周岁的注册所有权和处置权归万达足球俱乐部所有。王振澳擅自加入瓦埃勒俱乐部的行为明显违反了培训协议,导致万达俱乐部丧失其注册所有权和处置权。

王振澳方代理律师则认为,根据法庭调查的结果,王振澳是2014年至2016年在万达俱乐部注册,2018年转会时并非万达俱乐部注册球员。其次,根据中国足协的转会规定,培训协议最长时间至球员年满18周岁,2017年8月9日时王振澳已年满18周岁,培训协议期限届满,应整体终止,不能再约束王振澳。此外,根据《劳动法》规定,劳动者有权自由选择职业。即王振澳年满18周岁、成为职业球员后,有权自由决定与谁签订工作合同,不能仅因为万达俱乐部出资培训过王振澳就完全任由万达俱乐部决定其职业工作合同。培训协议这一规定本身违反《劳动法》,应为无效。

庭审中,审判长宣读了2019年4月8日法院工作人员在中国足协的调查笔录。中国足协注册登记负责人称,2014年,王振澳在万达俱乐部注册;2014年后王振澳是否在万达俱乐部注册,查询不到相关信息。

对于索赔金额2000万余元,万达俱乐部认为,索赔违约金是补偿其实际损失的合理请求。万达俱乐部举例,,2019年中超联赛冬季注册转会期间,转会到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四名球员转会费在公开新闻报道中均为2000万元且这四位球员所在俱乐部与联赛水平不及王振澳,并由此认为王振澳的转会给万达俱乐部带来的损失至少为2000万元。此外,双方的培训协议中明确规定了1700万元的违约金。

对此,王振澳代理律师林丽称,转会费实际上没有法定的行业规定。根据相关转会规定,王振澳在转会至丹麦瓦埃勒俱乐部时,万达俱乐部可以向瓦埃勒俱乐部主张相应赔偿。根据法律规定,如万达俱乐部在一定期限内没有提出这个主张,则视为放弃,不应该计算为万达俱乐部的损失。

万达俱乐部法务部副经理表示:“核心问题还是国内很缺球员,所以国内球员的价值很高。像王振澳这样的球员,转会费至少5000万元。王振澳跟万达脱离关系后,他可以去任何一个俱乐部,而那个俱乐部不用付巨额的转会费。但万达从他12岁到18岁,不就白干了吗?”

林丽告诉财新记者,第二份、第三份培训协议中的确有对违约金的规定,但王振澳方在签订时以为和第一份一样,没有注意到。而万达俱乐部方面也没有根据《合同法》规定对其进行相关提醒。

公开资料显示,王振澳出生于1999年8月10日,是万达西班牙留学项目的第一批球员。2019年1月,丹麦瓦埃勒足球俱乐部官方宣布两位中国球员王振澳、余威加盟球队。

瓦埃勒俱乐部官网称,瓦埃勒已经引进了两位中国年轻球员王振澳与余威,他们在为期三年的“万达西班牙青少年发展计划”中已经接受了足球教育并学习了西班牙语,如今将会代表U19梯队征战丹麦U19联赛。

国内青训体系最完善的可以说就是鲁能青训了。作为中国最成为的青训学院,他们拥有着从1999-2008的10个全年龄段的14支后背梯队,队员也有着330+人,而且他们还引进了国外的青训教练以及海外培训经验,来帮助青训小将们的成长。

然而,付出并不总是能获得回报,甚至有时候只能换来“狼心狗肺”的背叛,最近几年最出名的叛逃者就是韦世豪和唐诗两人了,但是韦世豪和唐诗仅仅是鲁能甚至中国青训制度不规范的缩影而已。

所有青训的球员都打着海外镀金、提升自己水平、然后为国效力的口号,在海外转一圈后,在经纪人的支使之下“出口转内销”,青训的红利也就不了了之。那谁家俱乐部原因去当这个冤大头,为中国的足球青训真正卖力呢?

梯队里像高天语、黄鑫鹏这些球员,一般都是八岁就进梯队,学杂费全免,还有定期的出国拉练,费用都是俱乐部一手包办的。按目前的规定,这些球员若在合同期的时候离队,按合同纠纷走,俱乐部确实是会获得一些赔偿,但这部分赔偿毕竟有限,大部分都是入不敷出。

广州恒大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