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鹏宇:换一种身份现身赛场,昔日国羽“拼命三郎”归来

羽毛球杂志    12-04 19:27

在常州中国公开赛上,除了几位备受关注的中国队新教练,同时走马上任的杜鹏宇也成为关注的焦点。退出中国羽毛球队五年后重回赛场一线,成为中国香港队的男单教练,阿杜自己也没想到教练生涯是从这里出发的。他说,当运动员时就很拼命,现在作为教练,会依旧秉持这种精神。

杜鹏宇:换一种身份现身赛场,昔日国羽“拼命三郎”归来

再见,却从未远离

杜鹏宇最后一次参加国际比赛是2014年的汤姆斯杯,当时,中国队在半决赛中0比3不敌日本队,无缘卫冕。杜鹏宇作为第二单打上场,对阵的是当时的新秀、现在的“男单一哥”桃田贤斗。尽管拼尽全力,阿杜还是没能突破年少气盛、能力突出的桃田。在那之后,杜鹏宇告别了奋斗多年的中国队。有不舍,有遗憾,但他说不后悔。

当初,杜鹏宇没有走从一线运动员到一线教练这条路,而是成为一名“羽毛球边缘人”。因为他没有参与专业和一线队伍的教练工作,所以边缘;因为没有离开羽毛球圈,所以还是羽毛球人。退出国家队后,杜鹏宇经历了很多身份的转变,做过羽毛球产品,投入过资金和精力到公司经营,担任过青少年俱乐部的教练,恢复训练备战全运会,还升级成为奶爸。这些身份间的跨度很大,却都是跟羽毛球有关的。

很多人以“二次创业”来标签杜鹏宇在近几年的发展,然而在阿杜看来,不当运动员就等于二次创业。他说:“不管是当教练还时从事其他与羽毛球相关的工作,我们都还是在这个圈里的,只是角色和职能不一样。在我看来,从运动员转变成任何其他职业,都是一种重新出发,都是二次创业。只不过我的这种再出发会更独立,不确定性更大。”

当初跨出这一步,对于杜鹏宇来说是不容易的。如果选择成为一名教练,他会有稳定的收入,也会有相对应的任务和压力;但走出了这个范围,他就得事事操心,面对经济上的困难。回想起刚离开国家队的那段日子,阿杜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每个月都要自己跑去社保局给自己缴纳社保。每天睡醒,他都会考虑今天要干点什么,怎么去挣钱养家。后来成立公司和俱乐部,资金分配和投入又得自己衡量,这对于从运动员转型过来的阿杜而言,困难很大。

当运动员时,杜鹏宇的风格就是拼命、勇敢。他说,自己认定了一件事,就不会瞻前顾后,只会一股劲儿地坚持下去。也正是这些年的经历,让原本就很能豁出去的阿杜选择了中国香港队。

杜鹏宇:换一种身份现身赛场,昔日国羽“拼命三郎”归来

执教,要把队员身中的火点燃

瑞士世锦赛前,中国香港队的教练通过朋友联系到杜鹏宇,向他抛出橄榄枝。要不要接受这个邀请?这个选择挺难的。

杜鹏宇的家在河北,一直以来他的主要活动范围都是京津冀地区,这次一下子到了南方,家庭方面必然要有所牺牲。再者,他这几年主要做的是青少年基层培训,成绩要求和压力都不大,但接受这个岗位则意味着他要负责世界排名前三十的优秀球员,直面所有世界一流对手。

不过,这一系列的阻力没有影响杜鹏宇,他在权衡后选择了这个机会。

9月,中国公开赛在常州如期开战。比赛第一天,记者无意间瞥见了教练席上的杜鹏宇,几经询问最后确认了是他本人。这是阿杜时隔五年后重新回到世界级赛场,回到大众视线中来。在中国公开赛上演教练首秀,这样的回归给阿杜带来不少关注,甚至连队员都认识到这点,他们在出发前就明白这次常州之行会有特别关注。

第一次坐到顶级比赛的临场教练席上,杜鹏宇有点小紧张。坐在教练席上,他显得比队员还着急。在常州,伍家朗在1/4决赛时对阵谌龙,杜鹏宇和昔日的同屋队友成了间接对手。看到这一幕,观众们都很感慨,但阿杜却投入得完全没有别的想法。韩国公开赛首轮,中国香港的伍家朗对阵日本的西本拳太,伍家朗在决胜局开局以0比10落后,坐在后面的杜鹏宇急得都快跳起来了。

现在,杜鹏宇和队员处在相互适应的阶段。虽然队员的国语都说得很不错,但阿杜还是在积极地学习粤语。经过几站比赛的磨合,阿杜已经渐渐明白了“再急也不可能自己上”这个称不上是道理的一句话。在他看来,当这群世界准一流水平队员的教练,更多的是要把他们心中的火点燃。所以,阿杜说自己现在很啰嗦,只要有机会就跟队员交流,希望有那么几句话能说到点子上,让队员有一点共鸣。

曾经的“拼命三郎”,希望把自己经历过的这么多东西转化为在教练岗位上的责任和担当,用自己的热爱去感染队员,让队员更积极地面对顺境和逆境。杜鹏宇说:“我希望把自己累到极致,付出到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付出,给队伍以有效的帮助。所以,我给自己的压力还挺大的。”

新官上任三把火,阿杜的火却是都留给自己的。换种身份,阿杜教练继续为事业拼命。

羽毛球

网站地图